思文: 虚假的共识与真实的撕裂|民主中国

2.jpg.png

撕裂是一个非正常社会的必然,如果大陆纷纭芜杂的社会生态呈现出来的不是撕裂而是共识,那才是咄咄怪事。撕裂是观念市场的常态而不是病态,撕裂也是思想活力的体现,撕裂并非是为撕裂本身,而是通过撕裂进行观念辨识和立场厘清,既然虚假共识已然不在,那么真实撕裂就不可避免。重要的是,撕裂其实是为了构建真正的共识,是为了指向未来的努力。

2016-8-24

近些年,大陆知识界一直有人在努力构建共识。不但有人联署发表各种共识言论,如许纪霖等人的牛津共识,思想类网站共识网更是着意如此标举。一拨又一拨的人试图构建共识的努力正好折射出大陆知识人的集体焦虑:面对一个日益撕裂的中国社会,如何呈现知识人在公共领域的集体认同?知识人对当下中国无力又不甘的精神危机处处闪现。尴尬的是:这些主要由大陆知识精英发起的共识呼吁常常被现实消解,也常常遭到民间反对者的嘲弄和无视,他们构建共识的努力几乎流于空谈。何以如此?在笔者看来,一方面,是源于大陆知识精英对社会现实的严重误判;另一方面,中国社会和民间思想市场如今已经是一个严重撕裂的所在,试图构建共识的努力不可避免的会失败。在一个遍布撕裂的社会场域,构建共识看似必须,但由于对社会现实的认同严重撕裂,所谓构建共识就常常成为小圈子的自说自话,成为试图在沙滩上打造大厦的海市蜃楼般的幻想。

以历史的的眼光来看,《零八宪章》可称得上是大陆民间最辉煌的一次共识努力,《零八宪章》揭橥的理念是六四之后大陆民间主要是知识界的一次集大成的异见呈现,以张祖桦、刘晓波为首的大陆异见联盟持续多年的努力如火焰般照亮晦暗的时代。至此以后,大陆民间围绕着改良与革命、变革路径、各类热点交锋,呈现出越来越撕裂甚至碎片化的局面。

国人在专制社会浸淫太久,对思想的大一统具有强烈的心理期待和潜意识趋同倾向。在一个健康的尤其是法治的社会,基础性的共识是普遍存在的客观现实,是主流民意的集中反映,也常常是一种集体认同的政治正确。一个没有基本共识的社会必然会土崩瓦解。然而在大陆,基础性的共识已然不在。每次社会热点事件出来,意见市场都会出现迥然有别的极化撕裂。如前不久的钱杨事件、考拉事件、《炎黄春秋》事件等,每一次卷入论争的群体都不同,但呈现出来却是严重的撕裂。某种意义上,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毕竟,大陆社会不再是文革时代的只有一个脑袋的万马齐喑的社会,思想的多元化本来就是观念市场的正常生态。大陆经过了近三十年的市场社会发育,极权意识形态早已破产,初步的意见市场已经雏形毕露。

在这个意识形态破碎不堪而转型尚未开启的晦暗时代,撕裂于是成为人们目睹的日常生态。

如果说在中共十八大以前,民间还有所谓共识的话,在新极权之后,民间共识已经基本不存在了。在江胡时代,民间的主流思潮是公民社会、渐进转型、经改推动政改等话语,然而十八大后,新极权对民间的残酷扫荡让这些曾被认为是政治正确的观念基本破产,改良梦呓在新极权的铁幕面前成为惨淡的笑话。那些仍然在鼓吹政改、持改良立场的人经常会在争论的时候对于反对观念进行猛烈回应,真是让人啼笑皆非。殊不知,碾碎改良梦幻的并不是反对者,而是新极权的专政现实。反对者们与其说是对改良者的批判,不如说是对残酷现实的诚实描述与回应。正是面对新极权的残酷现实的分歧,民间才呈现出观念的极化与严重的撕裂。

应该说,是新极权的暗黑现实成为民间撕裂的主要原因。也有敏锐的观察者揭示出,几年前的茉莉花事件才是民间撕裂的源头和开端。当民间在茉莉花事件中遭遇专政大规模暴力的时候,以公知群体为主的知识精英却视若无睹,依然在一些伪公共议题上与当局虚与委蛇,逢场作戏,这着实让人深感恶心和无耻。

其实,撕裂是一个非正常社会的必然,如果大陆纷纭芜杂的社会生态呈现出来的不是撕裂而是共识,那才是咄咄怪事。撕裂是观念市场的常态而不是病态,撕裂也是思想活力的体现,撕裂并非是为撕裂本身,而是通过撕裂进行观念辨识和立场厘清,既然虚假共识已然不在,那么真实撕裂就不可避免。重要的是,撕裂其实是为了构建真正的共识,是为了指向未来的努力。如尹春博士所言:“撕裂并非与共识是对立的,撕裂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摧毁共识,而恰恰是建立真正共识的过程。通过撕裂,持有各种理念的人分别建立属于自己的共识圈,撕裂摧毁的仅仅是以前没有认清的‘伪共识’”。

诚实的观察者会承认:曾经被认为是政治正确的渐进转型论、公民社会发育等思潮,其实是业已被证明的“伪共识”,这样的虚假共识如同涂抹在暗黑中国上面的彩色泡沫,虽然能迷惑许多人的眼球,寄托犬儒、苟且的国人的意淫想象,但再迷人的泡沫毕竟还是泡沫,搓破它才是唯一正确的事情。既然皇帝没有穿新衣,那么说真话的孩子就是正义的。只有说真话的孩子越来越多,真正的共识才可以构建出来。

由此看来,真实的撕裂貌似激烈的交锋,其实也是思想市场上自我净化的良性发育,尤其是对于长期在专制下生活的人们而言,撕裂即使容易走向极端,也是公民理念矫正与成型的自我训练的必由之路。回想一下大陆自有互联网以来,公民们从论坛、BBS上的讨论和骂战,到社交媒体时代的微博、微信、推特、Facebook的表达,公民们的观念无论是个体还是群体,都经历了罕见的成长,但凡网龄有五年以上的人都不可能否认这一点。发生在大陆社会的线上或线下的撕裂是真实存在的,这样的撕裂不过是撕裂社会的观念反应,一个撕裂的社会必然会引发观念市场的撕裂,撕裂的社会是观念撕裂的土壤,无视这个撕裂的土壤存在而迁怒于观念市场的撕裂,不过是虚伪而愚蠢的乡愿而已。

民主中国

Advertisement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