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访华为了水坝? 油管? 还是⋯⋯|端传媒

有媒体形容,“亲西方”的昂山素季率先访华,是中国外交的一大胜利,但事实上作为交界两千公里的超级邻国,缅甸独立以来都以对华外交为优先。

2016-08-24

端传媒记者 林怡廷、周澄 发自台北、香港

c3ff1c7e1b3b4f019c9b1c3d9d638b70
Myanmar State Counsellor Aung San Suu Kyi (L) and Chinese Premier Xi Jinping (R) wait for Myanmar delegates to arrive for a meeting at the Diaoyutai State Guesthouse in Beijing, China, August 19, 2016. REUTERS/Rolex Dela Pena/Pool

2016年8月1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钓鱼台国宾馆接见以缅甸国务资政身分来访的昂山素季。摄:Rolex Dela Pena/Pool/REUTERS

昂山素季自8月17日以来,为期五天的访华之行,在红地毯的隆重迎接下展开。这是昂山第二次踏上中国的土地,距离去年六月的首次参访已经一年有余。当时昂山作为缅甸最大反对党民盟主席,德高望重的民运领袖,然而现在身分已经完全不同——

现在,她是新政府国策顾问兼外交部长,握有决策权的实质领导人,随行代表团成员包括电力和能源部长培欣吞、交通和通讯部长丹欣貌、计划及财政部长觉温,与外交部副部长觉丁,双方具体会谈议程包含经济合作、基建投资(包括已停建的密松水坝项目)及缅甸和平进程,重要性远大于上回的象征意义,而格外引人注目。

在拜访完老挝和泰国之后,中国是昂山第一个拜访的非东盟国家,早于近年亲密的美国。有外国媒体形容,“亲西方”的昂山率先访华,是中国外交的一大胜利。事实上,以中国为外交政策的优先,是缅甸1948年独立以来的传统,而这是基于最重要的现实——无论美国、日本如何想在缅甸增加影响力,中国才是实际与缅甸交界两千公里的超级邻国。

 

1950年代以来,中缅关系曾因中国训练缅共而紧张。1962年奈温将军(Ne Wen)发动军事政变,之后长达五十年实行军事独裁统治,期间仰仗中国大量援助,得以自我隔绝于世。但2010年军方退居后位,换下戎装的登盛政府启动一连串政改,中缅关系也出现变化。

借由政治及经济开放的“转型红利”,搭上美国重返亚洲的政策,登盛政府引进西方资本作为过去长年单方面依赖中国的平衡,延续了政治生命。

中国外交政策专家、中缅关系评论人Yun Sun最近指出,如果登盛政府对北京来说是转向西方(Pro-West),那么昂山和她的民盟政府则在实施一连串“回到东方”(Back to East)政策,在外交政策上回到传统的中立路线。

中缅关系修复真的系于密松水坝?

反政府少数民族武装部队在森林里巡逻。2011年,克钦邦独立国战火重燃,结束停火协议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创建密松水坝,十几个村庄将会被淹没。

反政府少数民族武装部队在森林里巡逻。2011年,克钦邦独立国战火重燃,结束停火协议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创建密松水坝,十几个村庄将会被淹没。摄 : ImagineChina

2009年签订备忘录正式动工、2011年9月底突然叫停的密松水坝项目,是中国从过去和缅军称兄道弟,到对军方背景的登盛政府不再信任的决裂点。而这次昂山访华的重要行程,正是此项目与中方沟通。

总投资额36亿美金的密松项目,位于缅北克钦邦首府密支那北边35几公里。这个面积达766平方公里的水电大坝,被指工程将造成的环境及社会影响,引起克钦族抗争。抗争尔后延伸至全国瞩目的事件,许多社运及环运者参与其中,而昂山也是当年的反对者之一。迫于社会压力,登盛总统在2011年9月喊停项目,承诺任内决不重启工程。

随著2015年11月政党轮替,这个暂时搁置的决定,成了昂山及民盟政府执政后,处理中缅关系的第一个试题。

在访华一周前,昂山正式宣布缅甸总统廷觉已成立一个二十人的专责委员会,重新检视伊洛瓦底江上包含密松水坝在内的七个水力发电项目。中国新华社的评论称之为“内比都领导人的正面讯息”,外界纷纷揣测,当初反对兴建水坝的昂山,是否在执政之后会因为现实而妥协?

2015年10月中,曾有一部名为《水坝、毒品、民主》(Dam, Drug , Democracy)的纪录片,追问缅甸当局:“停建后的密松水坝会在2015大选之后重启吗?””来自缅甸孟邦(Mon)、35岁的Jack Aung是这部纪录片的导演之一,他在接受端传媒电话采访时表示,“如果昂山真的答应重启密松水坝项目,这对她个人的声望及人民的信任,将是非常大的伤害。”

“人们对于昂山这次访华都抱持著审慎态度,只是目前为止还没有重大决定,所以大家没有定论。但普遍来说,缅甸社会对中国是相当有戒心的。”

Jack Aung认为,这些水坝项目是军政府时期和中国黑箱达成的合约,公众并不清楚全部的内容及其中的利益,甚至连环境评估报告(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社会影响评估报告(Social Impact Assessment)都不健全。2011年为回应抗争而进行的环境评估报告,只针对水坝周边的生态影响,但人们事实上并不清楚上游建水坝对于下游的全面影响是什么。

“我认为重新调查并不意味著项目会重启,而是将之透明化,让公众了解更多的真相。如此就算最后决定复工,舆论的冲击也会比较小。”他估计在无法完全不给中国面子的情况下,除了最具争议的密松水坝,其他六个较小的水坝项目非常有可能重启。

“此次昂山访华之行结束后,中缅联合发布的新闻稿甚至没有提及密松水坝。或许双方没有谈拢,也可能早知这一议题需要更长时间磨合,但无论如何,昂山整个访华行程,看起来并没有受到密松水坝的牵绊。水坝议题对中缅关系的决定性未如外界预料之大。”

北京也借此机会与缅甸签订协议修建战略性的跨境大桥、医院等基建项目。换句话说,即使缅方最后顾及民情不重启密松工程,双方亦会选择其他基建投资项目。

油气资源必须保障

昂山在结束北京行程后转往陕西,虽未如早前传言拜访习近平位于陕西富平县的家乡,但她专程与省长胡和平会面,表示双方能够在教育及农业等方面加强合作,都体现了她积极与中国重修关系的决心。另外,笃信佛教的昂山专程参访法门寺,也不忘参观外国元首除北京外的到访热点──兵马俑。最后,昂山于缅甸接壤的云南结束是次访华行程,无论是北京以至外界都以“成功”、“务实”形容之。

《The Irrawaddy》总编辑Aung Zaw在最近的评论则直言,密松水坝并非中国利益最重要的项目。

“以缅甸西南若开邦皎票港为起点,一路绵延到中国西南省份云南的石油天然气管道,才是攸关中国面对西方势力增强、地缘战略下的重要布局。”

这条全长793公里,在缅甸境内途经若开邦、马圭省、曼德勒省、掸邦,经南坎进入中国瑞丽,在2013年,天然气管道就已经开始向中国输气。对石油天然气有大量进口需求的中国,必须确保进口管道的畅通。过去,中国主要仰赖行经马六甲海峡的航道,但由于近年南海情势升高,缅甸作为中国出印度洋的必经之地,以地缘重要性来说,中国必须更积极经营,才能实现“一带一路”的战略意义。

然而,这条沿线近八百公里的油气管道,行经多个少数民族武装部队的控制区域。自缅甸于1948年独立以来,国内存在著严重的内战问题,联邦制的理想不曾真正实践,少数民族与缅军的对峙长达68年,如今又参杂了国际强权的角力,使得情势更为复杂。

和平进程的key player

市民在缅甸河边观看日落。

市民在缅甸河边观看日落。摄 : Anthony Kwan/端传媒

根据媒体报导,昂山这次访华最重要的议程,是促请中国作为缅甸和平进程(Peace Process)的见证者,并且“不要供应武器给民地武装部队。”应缅方邀请,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将见证8月31日于首都内比都举行的二十一世纪“彬龙会议”,孙国祥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中国一直关注和支持缅甸和平进程,也一直发挥劝合促谈的作用,希望各方早日达成和解。

民盟政府上台后专门设立民族和解与和平中心,由昂山担任主席。而8月31日将于首都内比都举行的21世纪彬龙会议,便是昂山执政后的首次和谈,检视昂山是否有能力调解军方与少数民族武装部队的重要考验。

长年研究缅甸少数民族问题的瑞典专家Bertil Lintner在接受《The Irrawaddy》专访时表示,相较于西方国家自诩为缅甸和平进城的推动者,过去支持佤邦(UWSA, United Wa State Army)、缅甸民主同盟军(MNDAA, Myanmar 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与全国民主同盟军(NDAA, 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的中国,才是真正的主导角色,是此次和谈的关键。

一名曾在缅北做过水力发电项目社会影响调研、不愿具名的影像工作者对端传媒分析,天然的资源如金、锡、柚木等都仍可以在枪口下抢夺,这类资源的掠取不需要稳定的政治。相反,大型水坝或油气开采项目,更需要资金、时间和社会稳定的保障。因此,中国会以缅甸政治稳定为主要考虑。但他话锋一转:“只是这样的话,中国会更需要介入到缅甸国内事务,以确保有筹码可以对执政者施压,得到它想要的东西。”

民族武装高层的消息源亦对端传媒记者表示,缅甸真正的和平无关乎西方、无关乎中国,而是昂山愿不愿意解决问题,或对少数民族的处境大声疾呼,就像之前为了缅族受军方压迫的处境而向国际社会发声一样。

但他也坦言,过去军政府时期中国政府与军方关系密切,自2011年登盛打开大门让西方进来,引起中国紧张,才开始把目光投注在少数民族武装部队上面。他同意中国对地方武装的支持,是为了作为和昂山及军方谈判的筹码。而他对于8月31日的“彬龙会议”的结果不表乐观。

“ 无论如何,缅甸目前的政治局势,从过去军方独揽大权,到现在已是昂山、军方、少数民族三足鼎立。 ”

去年六月,中国邀集反对党领袖昂山访华,显示中国更重视加强与未来执政者的关系,都比过去亲密却又反复的军方要为重要。但在今次昂山访华前夕,8月12日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访问缅甸,除了会见了昂山及民盟主席等行程,也在内比都会见了军方领导人、现任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缅甸巩发党主席前总统登盛、及前国会议长瑞曼,这些是台面上军方排行前三的人物。

而更让外界注目的是,宋涛还私下会见了2011年后就隐身幕后的军方首领、83岁的丹瑞(Than Shwe)将军,一般认为,他还是真正拥有实权的影武者。这也清楚预示,面对缅甸迅速变化的局势,中国再也不会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端传媒

Advertisement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