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 对中国器官移植愤怒的声称和激烈的否认|博谈网

1.jpg

目光闪烁,嘴唇轻蔑地翘着,一名中年妇女举着反法轮功的标语,命令我离开香港会展中心外面的人行道。来自世界各地的器官移植专家正聚集在该会展中心(开会)。

2016-8-25

作者: DIDI KIRSTEN TATLOW. 编译: 赵亮

本文译自《纽约时报》记者DIDI KIRSTEN TATLOW 8月24日的报道。

“走开!”她喊道。“你不是好东西!”

我的罪?她与一个名为反邪教协会的团体站在一起,我采访了她。之后,她见到我采访了一名在那里抗议的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功是一种打坐炼功的精神修行,中国政府1999年取缔了该团体,监禁了很多修炼者。反邪教协会说自己是一个民间组织,但是它的宗旨紧密反应了中国政府的旨意。

法轮功学员说该运动被取缔后,许多学员在拘押中被验了血型,成为人体器官移植的一个秘密器官来源。中国政府及在其网站上自称弘扬“儒家思想科学”的反邪教协会否认这一点。

对强制摘取器官的灼热争论并不是新鲜事。中国政府及其支持者和法轮功修炼者及调查人员之间已经炸开锅了很多年。然而,当数百名全球领先的移植外科医生,包括来自中国的医生,上周和本周聚集在香港召开器官移植界两年一次的大会时,这个问题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火爆——或许因为该大会是第一次在中国的土地上召开,把这个辩论带到更近家门。

强制摘取器官的指控是“荒谬的”,负责重新打造中国器官捐献系统的中国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一个发言中说。中国政府称它已在2015年1月1日从一个依赖死刑犯器官的系统切换到了一个基于非刑囚人员自愿捐献的系统。

“我压力很大”,黄洁夫医生说。“晚上都睡不好觉。”

“中国每年有10万例的移植来自死刑犯器官”,这是“天方夜谭”,他补充说。他可能把使用死刑犯器官和使用来自良心犯器官的问题混为了一谈。

一些调查人员和法轮功学员说他们从一家家医院汇编出来的数据显示在中国一年至少做了6万例器官移植,大约是官方给出一年总共约1万例的6倍,之间的差别来自强制摘取的良心犯器官。

在香港会展中心的一间咖啡馆里,2006年第一个发表了关于这一问题报告的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说,他们已熟悉了这种普遍怀疑,甚至是敌意,不仅仅来自中国政府,而且许多来自中国之外,包括新闻媒体。

他们同意,调查人员和法轮功学员所引用的统计数据是压倒性的。而且,顾名思义,受害者死了,无法说话。

“没有名字,没有声音”,前加拿大国会议员乔高先生说。

许多法轮功学员陈述这个问题时,带有歇斯底里(该话题的紧迫性以及中国广泛咄咄逼人的宣传风格造成的一个副产品),这也使人们疏离,他们说。

“在法轮功群体里,他们不读人权组织的那些报告”,人权律师麦塔斯先生说。“他们不使用人权语言,他们是无组织的。每个人想做什么做什么”,这削弱了他们的信誉,他说。

如果,有一天,这些指控被证明是真实的,就象对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指控?那时中国政府将如何处理呢?

“或许他们会说这是一种失常,是几个人的责任”,麦塔斯先生说。

原文Angry Claims and Furious Denials Over Organ Transplants in China

bota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