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平: 没有一种总统制能满足北京集权胃口|明镜杂志

160314gj019

习近平对常委会制不爽早己一目了然。虽然拥有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这些今天中国至高无上的党政军头衔,习近平仍然去担任一般人难以计数的包括中央深改小组在内的各种小组组长,这就是一个他对常委体制极端不满的信号,也是他对现今中国整个国家机构体制极为不满的例子。

来源:《内幕》第54期

中共高层游戏规则确实有重写可能

习近平权力越来越大,这种势头似乎仍然没有画句号的迹象。现在传出来的三个新说法是,2017年的十九大上,将不会有隔代指定接班人出现;在江泽民、胡锦涛两代一直实行的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的规矩有可能改写;甚至还有说法,北京放风废除中共常委制。在习近平独享权力的态势下,这些“谣言”并不是空穴来风,在习近平时代,中共高层游戏规则确实有重写可能。

习近平对常委会制不爽早己一目了然。虽然拥有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这些今天中国至高无上的党政军头衔,习近平仍然去担任一般人难以计数的包括中央深改小组在内的各种小组组长,这就是一个他对常委体制极端不满的信号,也是他对现今中国整个国家机构体制极为不满的例子。

中共常委制这一制度设计的理由有两种比较主流的解读,一种是避免个人独裁(谢淑丽),一个是为了某个人“垂帘听政”(何频)。不管这个制度过去存在的理由如何,受到过何种程度的吹捧,这个制度在习近平时代正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也是众所周知。清华教授孙立平、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和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郑永年是其中有代表性的三位。孙立平认为常委制“加剧了权力内部的失控”、何频说“中国政治不稳定的根源恰恰就在於此”、郑永年则认为,常委集体领导“是典型的封建主义”。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邓小平设计的宪法造成当今中南海府院之争

邓小平於1982年4月5日找彭真、胡乔木谈宪法问题说:“总理是国家首脑,主席是荣誉职务。主席写得虚一点,不要规定有什麽实权。”

所谓习近平集权,说白了,就是他想回到一个党——一个领袖的毛泽东时代状况,在这个意义上,习近平确实是在向毛泽东时代回归,正因为这一点,总统制根本不是习近平的选项。毛泽东时代,实行的是中国特色的毛皇制,毛泽东根本不需要什麽总统制来抓权。

现在的1982年中国宪法,被认为是中共最好的宪法。相比1975年宪法,它确实是好一些,但它未必比1954年宪法好。1982年宪法的全部问题可以用一句话来总结:这部宪法有邓小平病毒,正是这种邓小平病毒成了今天所谓的中南海府院之争的制度根源之一。

曾经参加1982年宪法讨论的严家其先生最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国家元首应该掌握军权,不能另外设军委主席。严家其先生说:“我当时提出国家元首和政府总理,在武装力量的统帅权方面能不能分开?只有极少数国家是分开的,那时候伊朗是分开的。如果中国要分开是会出事的,不能分开。”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习近平要集权 法国半总统制更对胃口

总统制是唯一选项?

当下海内外中国总统制讨论出现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是,总统制似乎成了政界和知识界的“共识”,几乎看不到其它政体类型选择的讨论。民国初年袁世凯集权时,谋士们为他选择总统制,那是因为有以前《临时约法》搞的内阁制纰漏和府院冲突的惊心动魄之血与泪的教训,因此,袁世凯和他的谋士们搞政体设计时,完全不考虑内阁制,只为一个目标——让袁老大独霸大权,搞强人政治。而现今中国的习近平时代,既没有实行内阁制的教训,也没有半总统制、内阁制选项的争论和讨论,总统制似乎莫名其妙地成了习近平的唯一选项,这事能不奇怪吗?是不是因为习近平这个人已经露出强人本色,只有总统制才是他的唯一选项?
中国1982年宪法确定的“首长负责制”经过江泽民修宪,已经开始具有行政双首长制的些微特徵,而行政双首长制是半总统政体特徵之一;而且,如果纯粹从习近平延长政治任期,独享大权角度看,以法国为代表的半总统制也许更对习近平的胃口。为什麽不让习近平搞法国式半总统制呢?虽然美国总统和法国总统任期均为5年,美式总统制和法式半总统制均有可借鉴部分,但法国总统与美国总统在行政权方面大体不相上下,法国总统在与议会关系上比美国总统权力要大。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袁世凯总统制可以为师?

尽管习近平可能将总统制作为未来选项之一,但放眼世界,无论是美国为代表的总统制,还是法国半总统制,新加坡的内阁制,甚至委内瑞拉的总统制(总统无任期限制),均无法满足习近平的胃口。因为,只要习近平不喜欢普世价值和宪政,他就不可能选择上面提到的任何一种政体形式,即使委内瑞拉的也不行,因为,在委内瑞拉这个国家,其总统制虽然以无任期限制而臭名昭着,但这个国家名义上有反对党,有联邦制,有司法独立……。

也许,最适合习近平需求的是中国本土出产的“袁世凯总统制”。它是袁世凯主导的1914年《中华民国约法》(袁记约法)和《修正大总统选举法》确定的。这部宪法让总统独享行政权,满足了袁世凯的行政集权和极大满足了当时建立强有力政府的社会舆论的虚荣心,在这方面,学界对这部宪法有“独裁元首”和“一人政治”的评价。

对“袁世凯总统制”批评最多的是袁世凯对立法权的占夺。可以说,袁世凯取消了行政权和立法权的分界,将二者合一,这样,在中国就完全不存在立法权对行政权的制约问题了,这是“袁世凯总统制”的第一个中国特色;《中华民国约法》公布後,袁世凯并没有建立规定的立法院,而是以他的行政质询机构参政院取代了立法院;参政院通过的《修正大总统选举法》,规定总统任期十年,可以连选连任,这是“袁世凯总统制”的第二大特色。以我的有限知识判断看,“袁世凯总统制”应该是史上最强大总统制。在这方面,中华民国的袁世凯是委内瑞拉查韦斯总统的“先师”。有人认为,袁世凯将总统制搞成无限任制是袁世凯利用民望建立“独裁元首”体制後走向独裁的转折点。这种转折点似乎过分“滞後”,实际上,袁世凯的独裁转折点是从建立“袁世凯总统制”开始的。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mingjingzazhi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