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浩成: 中国宪政改革是准许其他政党合法存在|中国政治改革走向的探讨(4)|明镜

BVZIYmgCUAAJSYW.jpg_large

三、中国政治改革的方向是实现宪政民主

在中国大陆实行宪政改革并不是要推翻共产党,而是要共产党准许其他政党的合法存在和参政的权利。通过自由、公正的选举,如果共产党获胜仍然可以继续执政。这就是说,在现行宪法的基础上,以和平、渐进方式实行宪政改革,在中国实现宪政主义的民主政治。

宪政主义,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宪法学专家亨金教授阐述,一共有以下九项特徵:

1、 政府权力应由宪法加以限制;

2、 分权制衡;

3、 人民主权和民选政府;

4、 建立宪法审查制度;

5、 司法独立;

6、 警察应受控制;

7、 文官控制军队;

8、 保障个人权利;

9、 发生紧急状态时坚持宪法实施

参照其他权威论述,上述九项可以概括为以下三点:一是限制政府权力;二是保障个人权利;三是实行法治。按照以上标准,当前中国大陆虽有宪法,但无宪政,距离宪政主义即民主政治尚远,从这一现实出发,在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大体上似应采取以下一些步骤:

1、 自由是民主的先决条件

自由是民主的基础,是民主的先决条件,政治改革的突破口应是首先争取将已经载入宪法的各项自由权利成为实有权利。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但在大陆连公开讨论政治问题即“议政”的自由都没有,又如何能“参政”,真正当家做主人,即实现“民主”呢?胡平在西单民主墙时期就写了《论言论自由》。後来他在《我为什麽写〈论言论自由〉?》中说:“谁控制了人们的思想,谁就控制了一切;而谁控制了思想的表达,谁就差不多是控制了思想本身。”“解决言论自由问题是战胜极权主义的第一步。

”当代着名的民主理论家乔瓦尼.萨托利在《自由政府能走多远?》一文中讲道:“民主作为一个整体是由两个不同因素组成的:因素之一是使人民获得自由(自由主义);因素之二是使人民掌握权力(民主)。这也就是说自由民主包括:一、保护人民,指的是人民免受暴政的压迫;二、人民掌权,指的是建立人民的统治。”“上面所说的两个因素哪一个更重要?……从程序上说,获得自由(霍布士所说的外在障碍不复存在)和保护人民(自由宪政主义)乃是民主本身的必要条件。因此,保护人民在自由民主的两个因素中乃是不可缺少的,决定性的因素。”
结社自由是指不受执政党和政府控制的公民社会和政治上反对派公开合法存在的自由权利。这也是实现民主政治的先决条件之一。如果像当前中国大陆的那样,只允许中共及其政府能控制的团体存在,那还有什麽民主可言呢?当前大陆上得以合法存在的八个“民主”党派,都是在中共严密控制之下的,根本谈不上对中共及其政府进行制约和监督。他们在一九五七年反右派运动中的遭遇就足以证明问题。

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这两项人权和公民权对专制统治的重大威胁往往使专制统治者态度强硬,寸步不让。这就是新闻法、出版法、结社法、政党法在大陆迟迟不能出笼的原因,也是何以在香港回归中国前夕,中共当局一定操纵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临时立法会还原“恶法”,修订公安、社团条例,对香港人民这两项自由权利力图施加限制的原因。而台湾从国民党的威权统治走上民主化道路正是从蒋经国晚年开放报禁和党禁才开始的,专制统治者拒绝或推迟实行民主的理由往往藉口条件不够,如民众文化教育程度低之类,但是这两项自由均属英国政治哲学学以撒.柏林所说的“消极自由”,只要政府不予禁止和干涉,人民当即享有,统治者“放下屠刀,立即成佛”,更没有理由加以反对。

2、 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

中共专制统治者总是以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或当前实行民主条件不足为藉口,拒绝或推迟实行民主,如邓小平说:“中国有十亿人口,人民的文化水准不高,要普遍地实行直接选举,条件并不成熟。”“如果我们现在十亿人搞多党竞选,一定会出现‘文化大革命’那样全面内战的混乱局面。”我们姑且承认他们讲的或许有些道理,但是,如果我们提出是否可以先在一切有条件的地方开始实行民主,看来他 们就很难再坚决反对。赵紫阳於一九八七年十月在中共十三大的报告中提出:差额选举可先在党内各级委员会中实行,後来就有人提出:既然邓小平在经济上主张“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麽,在政治上“让一部分人民先民主”又有何不可能?西方先进国家的民主也不是一下子就普及到全体民众的。

如美国黑人和妇女的选举权是在较晚时间才逐渐取得的。因此,公正和自由的选举完全可以先在各学术团体和大专院校中实行,立即改变在选举学术团体领导人或大专院校学生会干部时须在选举前将候选人名单交中共党委审批的反民主做法,再有,如果说农民中文盲较多,农村居住分散,县以上领导官员的直选还有困难,那麽在大中城市中进行普遍、直接选举,条件还是具备的。近年来大陆各地乡镇一级选举的情况和经验应该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因为在台湾,正是基层选举为後来的政治民主化奠定了一定基础的。

(《中国政治改革走向的探讨》连载4, 1997年5月31日,于浩成,《风雨宪政梦》,明镜出版社,2016年》)

mingjin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