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文起: 周小川后继有人 十九大后中共财金班底成形|明镜博客

20160531054807819

628日上午,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投公司)召开会议,宣布上海市委常委、市人民政府常务副市长屠光绍,正式出任中投公司总经理,接替原任中投公司总经理李克平。对此消息,国内外舆论界均视为上海市地方班子的变动,以及国企金融公司领导的技术性调整,只进行了一般性报道,未给予过多重视。

2016-7-22

            依据以往的经验,以及中共高层人事任免常规,中共在重要人事变动方面一贯采取诡异行事风格,瞒天过海,声东击西,之前不露半点风声;特别是十九大的重要人选,更是谨慎异常,严格保密,不让媒体抓住任何线索。但是离十九大还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中共要进行如此大规模的高层换届,需要事先做很多工作;提前布局而不露出任何蛛丝马迹,彻底地保持黑箱作业,这是神仙也做不到的事,是不可能的任务。时间不等人,丑媳妇最终要见公婆。我们可以做出初步判断,屠光绍的回归财金领域,应视为中共调整高层财金管理团队换届的第一步;中国十几年来实际掌控经济主导权的周小川,其接替人选已浮出水面;中共未来操盘财金运作大权的班底已然成形。

           中共在任命高级干部时,往往根据现实情况,分别采取不同方法,一种方法就是所谓的“一步到位”,直接任命到位,这是主要的方法;另一种方法,考虑到直接任命到位可能有一定的副作用,或者被使用者资历不够,需要在其他位子上养一些资历,或者干脆就是要掩盖领导真实用意,等等许多不同的具体情况,而采取“分两步走”,甚至“三步走”的方法,让被使用的干部先在其他位置上兜一个圈子后,才到最终职位上任职,以减少不良反应,更好完成领导用人意图。这是一种不太常规的干部任命方法。而此次中共对屠光绍的任命轨迹,明显地就是使用了这种打破常规的“分两步走”的方法,让屠光绍提前进入状态,熟悉情况,暗中准备接替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职位,届时水到渠成,既让大众不感意外,也淡化其天下金融干部出于上海的潜规则,同时掩盖十九大高层换届整体布局线索,真可谓算计精到,用心良苦。

           那么我们凭什么认定屠光绍一定就是中共未来的央行行长人选,而不是降职使用,或者打乱上海班子配备等等别的什么意图?央行行长难道不会是别的什么人,比如山东省长郭树清等人哪?对此,我们如果对目前中共政局,央行行长的政治角色、地位,屠光绍个人经历,以及上海市地方班子等等情况,进行具体的综合分析,我们就会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一点,即屠光绍所具有的良好条件,应该是目前中共掌权者眼中最佳的央行行长人选。

           第一,央行行长是掌控中国经济的关键职位,是元老派和第五代领导人争夺经济主导权的制高点

            随着中共十九大新一届领导班子调整的临近,中共政局一如既往,又进入了外松内紧,各方加紧博弈,争夺人事主导权的敏感时期。习近平年初由于自认核心,强令各省表态,触怒幕后中共真正“核心”江泽民,因而在“两会”期间被以李克强为首的江泽民系势力围攻,惨被修理,痛失经济主导权,专注于党务工作。随着李克强公开投入元老阵营,江系势力已在常委中占有绝对优势。除了王岐山、栗战书两个人以外,习近平在高层孤立无援,遭受重挫,处于尴尬境地。可以断定,江泽民系势力总动员,围攻习大,目标正是夺取政局主动权以及十九大人事主导权。

           中国人民银行是中国的联准会,掌握着储蓄、信贷、利率、汇率、股市、印钞、外汇等国家金融命脉,是宏观调控的核心关键部门。其下属的银监会、保监会及证监会,均是重要的金融监管部门;四大专业银行以保险公司,以及印钞公司、中投公司等一大批国家级金融公司,构成庞大金融系统,掌握着举国的财富,其网络分支,深入到社会各个角落。可以说中共掌权者,要想掌握经济主导权,必然要争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一职;谁占有央行行长一职,谁将是经济的主导人。

           自2002年江泽民开始垂帘听政,其亲信周小川执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以来,秉承江的旨意,做大股市,疯狂印钞,掌控经济方向,成为十几年来真正的中国经济沙皇。在胡温执政期间,周小川予取予求,任性而为。习李上台初期,李克强曾反对周小川的做大股市、印钞透支未来的做法,用“李克强指数”指导经济,发展实体经济,减少未来风险,因而受到了周小川所策划的“钱荒”的报复,李克强受到当头棒喝,从此放手周小川去搞,“李克强指数”从此被抛弃;经济主导权复归于周小川之手。

              但是,2015年股市崩溃,给周小川的做大股市,豪取民财的权贵经济致命打击,几乎断送了中国经济,致使江的经济政策彻底破产,也动摇了江泽民垂帘听政的根基。为此江只能制造习李矛盾,因势利导,转嫁危机,转而为十九大人事布局作奠基石。周小川无奈之下,放低姿态,重回习李旗下,应付差事,祈求十九大后安然退休。而江泽民对于金融崩塌,势必要在十九大上修补,重建忠于自己的金融管理队伍,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一职,将是重中之重。所以,央行行长一职,必然是江系人马出任,这将是央行行长人选的最深刻背景。

                第二,屠光绍回归金融界,是老马识途

               作为当今中共的央行行长人选,应具备以下几个条件:年龄相当,出身金融界科班,具有丰富的金融管理经验,以及地方行政经验,并曾独当一面,有着较强的行政领导能力及国际视野,当然,最重要的是与江系势力有着极深的渊源。

            从屠光绍的经历来看,出生于19591月,北京大学毕业,正牌经济学硕士,从1989年其开始在银行系统工作,逐步提升,1997820002月,曾任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党委书记并兼任证监会秘书长。并于20022007年,任证监会副主席。应该说,屠光绍是从事股市管理工作的行家里手,很有可能在任上海证交所总经理期间,与江系韩正、杨雄等结下不解之缘;并于2007年起,开始任上海市常务副市长,长达近10年时间,直到今年6月。从此经历,我们可以看到,屠光绍自2002年起就已经是副部级高官,特别是担任常务副市长,工作繁杂琐碎,表现出较高的协调领导能力,任劳任怨,不计辛苦,得到好评。不论从年龄、经验、能力及作风来看,屠光绍都具备所有担任央行行长的条件,

                屠光绍现在的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即赫赫有名的中投公司,它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国有大型投资公司。该公司的资金将来源于中国的国家外汇储备;成立初期的注册资本金为2000亿美元,是全球最大主权财富基金之一。以境外金融组合产品的投资为主,并在可接受的风险范围内,争取长期投资收益最大化。该公司仅每天需支付的特别国债利息及营运费用就达3亿美元之多。截止2014年底,中投所管理的资产总额7467.3亿美元;大约60%资产投资于美国,其余投资于欧洲、其他亚洲国家和加拿大。调屠光绍来这个公司,很可能也有补其外汇管理及投资方面的短板,拓展专业领域,为当好央行行长进一步获取经验。

        第三,屠光绍是江系铁杆,绝非李克强的人马

                我们之所以敢于断言屠光绍是江系人马,其根据就是他在上海当了近十年的常务副市长。我们知道,上海是江泽民的老巢,其书记、市长基本上都是江泽民的嫡系亲信。而屠光绍的常务副市长,是仅次于韩正、杨雄的人物。作为中国金融中心、经济中心,金融工作极为吃重。屠光绍分管这一方面近10年,为上海的经济腾飞做出了极大贡献。特别是长期做韩正、杨雄等江泽民近臣的属下,从18大后,更在江泽民、江绵恒的家臣马仔杨雄的直接领导下,事无巨细,鞍前马后,与这两个上海帮大佬配合默契,水乳交融,心心相印,是可以想见的事。按照官场的惯例来看,上海市常务副市长虽然不是正职,但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位子,掌握着相当的财权和资源;不是市长亲信,是坐不到此位的。如果屠光绍不适应这一岗位,或者与韩正杨雄有矛盾,稍有不满,屠不可能在这个位子久坐,必然早被调离,另寻他处。而且可以看出,屠光绍15年的部级干部,任劳任怨,作风踏实,积累了宝贵的人脉和资历。江泽民最终把他作为重要亲信,委以重任,是有充分理由的。

             有的媒体认为他曾在北京大学读硕士时,曾与李克强共同师从着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有此渊源,所以认为屠光绍应是李克强的嫡系人马。实际上这种说法根本不了解李克强的为人和从政之道。首先,李克强性格孤闷寡恩,在大学期间,从不与人深入交往,从不管别人的事;从政后对同事战友,也是一样,工作关系,全无私交。后来的团派同事可看出,他与共青团人士,没有任何私人来往,不讲任何同事情谊;即使胡锦涛,为提拔他不遗余力的老领导,他也是平淡如水,从未有报恩的想法,在老领导危难之际,甚至落井下石,没有丝毫感情流露。平时对下属秘书公事公办,从不会为下属的提拔多说一句话。这样私心自用的人在政坛没有任何知心的人,当然也更没有任何政治追随者,这就是他的处事风格,扶摇直上的独家秘诀。而江泽民正是看中了他孤身一人,从不拉帮结派,从不与任何人交往,认为他政治上清白可靠,这才委以重任,超常提拔。说屠光绍是李克强的亲信,会让了解情况的官场中人笑掉大牙。

           其次,屠光绍是在1981年到84年在北大攻读经济硕士;而李克强在此期间在法律系读书,后到团中央工作,直到1988年才回到北大在职攻读经济学硕士、博士,直到1994年。这几个时间段,两个人应该没有交集。当然不排除两人早就认识,但是据此就说两个人的政治关系,则是一种很牵强的说法,毕竟这十几年毕业于北大经济系,并进入政界的人,何止成千上万。最后一点,中共的高层用人职权,掌握在江的手中,李克强没有这个职权,也没有这个胆量,更没有这个必要提出央行行长人选,提了也是白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否则引起江泽民警觉或者不快,自身地位马上就会有问题。从各方面来看,屠光少在政治上和李克强不可能发生任何关系。

第四,横向比较屠光绍比郭树清有着更大的优势

            当前中共政坛,出身金融科班,并升到省部级地位,有条件作为央行行长人选的人并不多见。其中一个就是原任证监会主席,现任山东省长的郭树清。但是郭生于19568月,到十九大召开时,年龄已到61岁,已经超过正省部级官员的退休年龄。而且,他在山东省任职,与江系势力缺少交集,缺乏担任央行行长的广阔政治背景。郭树清的调职山东很可能是步当年央行行长戴相龙的先例,调出金融系统,到北方大省做省长,仕途就此画上句号。

 明镜博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