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琳: 与国保斗争中的硬话软说策略|参与

image

硬话软说是我在与国保、警察的斗争中摸索总结出的一个经验。作为一个有立场、有追求的人当然要表现出硬的一方面,要有骨气,这样才不会被对手看不起,甚至还会赢得他们内心的佩服。但是,这种硬应该是内在的,外在上不要再通过强硬的语气、声调、表情去表现,不要作出慷慨激昂、义正词严的样子,那样的话会使对方觉得你伤了他的气势、面子,让他下不了台,甚至会激怒他,从而做出对你不利的行为,有些国保、警察甚至会产生一种“看看你到底有多硬”、“我倒想看看你屈服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心理。

2016-8-30

举个例子。2012年我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刑拘的时候,国保多次提审都没得到想要的东西,换了人提审也没用,最后国保说今天有个领导来,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好自为之吧。我心里想,也许是个级别较高的官,官越大架子就越大,越要面子,如果不给他面子,说不定真的会对我很不利,得罪他没必要。但是我肯定不能屈服。我思考了一下,想好了对策。

那个领导来了,有点白头发,年纪不小,看样子职位不低。他先声夺人地摆出一副官架子对我训斥一通。等他说完了,我就用平和缓慢的语气语调说:中国有一句成语叫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现在的思想立场是二十多年来慢慢积累形成的,要想叫我一下就改变,这恐怕不太可能。至于你们把我关个十年二十年会不会让我改变,这我也说不准,你们可以试试吧。

我这番话里,一是表明了我的立场是不会改变的,二是表明我不怕坐牢,关我十年二十年我也有心理准备,这就是“硬话”,但表达的时候是用平和缓慢的语气语调说的,这就是“软说”,而且我故意说会不会改变“这我也说不准”,表面上是没把握、不够坚定,有点软,但实际上是说“你们试过就会知道”。

他一听这话,知道我是没那么容易屈服的,再多说也没用,而我的话没有伤到他的面子,他也不好发火,于是扔下一句话“好吧,就这样吧”就走了。之后也没再对我采取其他措施,满一个月后转为指定监视居住(秘密关押),又关了两个月,就把我释放了。之前国保声言“即使你零口供我们也可以起诉你判你的刑”,结果并没有起诉我。

刑拘期间我没有受到任何酷刑虐待和人格侮辱(尽管我基本上是零口供),而且由于经常提审,到了吃饭时间都是国保打的跟他们一样的饭菜,吃得很好。秘密关押期间待遇就更好了,住的是公安局内部的招待所,也就是外地干警来开会办事住的,席梦思大床,有空调,还有电视看,有时候还有报纸看,还专门派了个博士生国保陪我聊天,聊不聊、聊什么都随我。还可以写东西。这一切固然也有其他原因,但与我采取的“硬话软说”策略我想还是有一定关系的。

参与

Advertisement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