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立: 港中冲突因“年轻人尊严受挫”加剧|民报

20160825175458284848

题图:梁天琦是香港年轻一辈活耀的政治运动者,也是新势力的代表人物之一。(美联社)

近年,香港的新势力不断的涌现,而且很容易的得到年轻人的支持,相对而言,旧有的政治论述则失去魅力。而主要受害者是香港的泛民主派,他们一直支持香港的民主也支持中国的民主,在香港的选举中,一直持有大量的票数(但因为香港的选举制度,他们并不拥有大部份的议席),他们会感觉到,自己在取得年轻票源方面,相当的无力。

2016-8-29

不过看看台湾,第三势力一直都发育不良,这始终跟弃保效应是有关系的,从大党分裂出来的新势力,最后又因为吴越同舟回到大党系统里,这也是常见的事,在香港也常出现。所以我们先不排除这看法可能是正确的。重点是,我们要理解,是甚么原因引致新势力的出现?

新势力通常都是基于一些社会议题,现任在野党长期无法解决而出来的。以香港来说,因为地产霸权资产主义导致的诸种问题,使“社会民主主义”兴起过,他们的目标就是针对地产霸权。而之后则因为民主普选制度没有寸进,使“激进民主派”兴起过,他们的目标则是要以更积极的手段去推动香港普选。

那么今天的新势力,是源自甚么议题?

这件事,其实就是从2007年不断开放自由行开始说起。从那时开始,中国人对于香港社会的影响力,就越来越明显,香港经历了产业转型,但不是产业升级,不是变成高科技或者高增值,而是很多旧产业被服务自由行为主(例如售卖奶粉的药房,金饰店)的产业淘汰。而不断之后,适逢北京奥运,也是北京政府权威的极盛期,当年的香港人很多都表达对北京政府大有能的尊崇。

中国治理下的香港,因港中价值冲突,近年屡屡引起不满的群众上街抗议。(路透社)

 

“香港人优越感”理论

但是物极必反,一切的问题就是从这里开始。北京政府其实也是想以宣扬国威的方式,去增加威望好方便统治,在中国人身上目前看来是可行的。但在香港人身上就明显出现了反效果。

不论中国人还是香港人,都希望受到尊重,北京奥运之所以能令大家兴奋,是因为他们都认为,北京成功的申办奥运,可以令中国人与香港人,面对其他国家的人,例如美国人时,能得到更多的尊严。在这点上,大家是一致的。这也是为何当年大家这么多人能代入北京奥运的原因。

如果看网路上的言论,你很常会看到中国盛行一种“香港人有优越感”的理论,然后后面就会说,香港之前经济很好怎样怎样,现在经济不好不重要了,所以香港人就变得不怎样之类。之后不论是自由行导致频繁接触,导致的港中冲突,或者是“留土不留人”,或者是说香港人不谋实业,只顾做金融地产,会衰落等,都是源自这种优越感论。

 

偏偏北京奥运所宣扬的国威,正是“优越感”,如果觉得中国快要变成世界经济中心,万国来朝,或者是世界工厂,或者会超越美国,或者说印度发展没中国好,这些其实正是优越感。之所以批评有优越感,正是因为自己追求的是优越感。

香港的一切非中国恩赐

说到这里,你就会找到为何新势力会产生。那是因为香港人面对的,是尊严问题。面对不礼貌、贬低自身的文化、经济、产业的成就,否定你未来的可能性,甚至否定你拥有对你出生地的拥有权,否定你的身份认同,并主张香港的文化与语言是落后的,终会消失和被取代的,把香港的一切成就与生存都说成是中国恩赐的。这些言语,都是在伤害香港年轻人的尊严。

这些1990年后出生的年轻人,他们没有享受过八、九零年代,某些香港人恃财傲物的“优越感”,甚至也被他们的上一辈指责,面对不少人对他们喜爱的文化与生活方式,予以否定和敌视态度。而他们因为自己不希望的产业狭窄化,做着不喜欢的工作,却被说是不事生产。并看到自己的语言有衰落的危机,自己掌握政治权力也无望,他们感到的是不公平的被人践踏尊严。

而这也是新势力产生的最重要原因:这些年轻人希望建立自己的尊严,而只有证明自己的影响力,令人留意,敬畏,才能有尊严。在一个不断说服他们走向平庸和压抑的社会中,他们需要的是反守为攻。这种反守为攻,争取尊严的需要,比起任何论述,更能驱动他们去参与政治,这也是为何他们的论述很多时候都一团糟,因为在这么多的尊严侮辱下,他们的动能比理念强太多。

 

若不能解决这个尊严的问题,这些人只会不断的增加和壮大。

 

minbao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