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望: 习氏建立总统制的利弊|争鸣

2.jpg

2016年9月号第467期

如果习以“总统”名份掌控党国

今年的中共北戴河会议曾被媒体炒作为“它将是中共历来最激烈的政治大决斗”纯属扯淡。原因很简单:习氏集团在会前已牢牢掌控局势,把各种可能在会上挑战他的“团团夥夥”与个人都施了“安眠手术”。从今之后,当今的“明君”已无须别人说三道四。何况中共高级官员都是私利当头,见风使舵,即使让他们说话,谅其也不敢为自己的政见犯上(毛之后北戴河会议曾经是党天下权力共享的象征,而今又成了皇上下谕旨的清凉地)。会前被国内外媒体炒作的在会上讨论废除“常委制”建立总统制的问题,也是空穴来风,因为习氏集团没有傻到不懂实现目标欲速则不达的常识。但笔者观察,废除“常委制”,建立总统名份治国理政至少可能是习氏集团考虑的选项之一,且可能在“十九大”或之后提上日程。理由是当下中共领导权力运作已事实上废除“常委制”,由“总统”习近平发号施令了,只不过需要追加一个名正言顺的牌头,而且还在权衡这台戏出与不出的利弊得失(这种“风声”早在其党内传出,如国家行政学院的汪玉凯)。以下笔者分析,如果习氏真要选择以总统的名份掌控中国的话,它将对当下中国及世界产生什么影响。

“总统皇冠”对习及其集团的利弊

前一阶段国内外拥习集权的人士(如新加坡的郑永年和大陆的辛子陵),他们一致认为习氏集权有利于抵消中共党天下权力分散的格局,可以实现中国朝民主化政改的目标前进。这其实是一厢情愿的幻想!在此不想多加赘评,那么习氏戴上此顶“皇冠”切实的好处在哪里呢?在笔者看来至少有以下几点好处:

第一,名正言顺废除“常委制”,改变党天下各派势力共治的格局,建立习氏及其集团一统天下的独裁局面。

第二,给中共政权披上现代民主文明国家的外衣,获取更多的国内外舆论的认同从而得到执政的合法性。它可以改变党国治理天下的形象,而以民族国家的面目掩饰其一党专政的实质,安渡两个一百年,甚至可以出台全民选举或公投的花招获得俄罗斯、土耳其式的“民主多数统治”的合法性认同。

第三,“习核心”不用打造自然形成,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习氏废除常委制以总统的名分掌控党国大权,等于破坏中共已成传统的党天下权力各派共享的格局。这是对党内各派既得利益的侵犯,势必引起极大的反弹(如张德江在党校已发声),造成事实上的全党分裂,内斗必然加剧,一旦遇到局势动荡,党内反对派立即会联合起来对“总统”加以问责、搞宫廷政变。

这种打着民族主义旗号的专制独裁,对世界与中国本土都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对世界来说,以往的人类历史证明专制独裁国家尤其是大国向来是战争的瘟床与渊薮。已故的夏威夷大学教授拉梅尔在研究人类战争和民主方面是公认的专家与权威。据他统计,从一八一六年到二○○五年之间,人类一共有过三百七十一场战争,其中二百零五场发生在两个专制国家之间,一百六十六场发生在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之间,而没有一场战争是发生在两个民主国家之间,因为专制独裁国家的本性就是战争与扩张。当它翅膀未硬之前,对外树敌以凝聚狭隘民族主义打压内部异议,一旦羽毛丰满就对外扩张开战了,二战期间的德国法西斯与日本军部狂人都是明证。今天的北韩与伊朗、俄罗斯不过是在强大的西方压制下才不敢轻举妄动。奥巴马为何一再说,一个良性成长的中国对世界更有利,因为一旦中国发展停滞它必然把祸水引向世界!

对中国内部来说,一个毫无权力制衡的独裁政府对全国各大阶级都是一把悬在头上的利剑。

首先对广大共党官僚特权阶级来说,习氏集团为了重得民心获得长久的执政认同,它必然要继续高举反腐廉政的大旗,压制官员获取额外利益。这表面上看来似乎对民众有利,但实际上尤其从长远上看,对社会对国家的进步并非好事,因为当前中国整个体制尚在共党管理下运行。官员不作为,普遍处于消极怠工状态,将对经济转型产生阻力,经济下滑更加厉害,结果还是由全社会低层民众买单。

二,对民营资产阶级及中产阶级来说,因为强大的中央政权为了维护国家垄断资产的方便,它绝不会放弃垄断的利益,让中国经济真正走市场化公平竞争的道路。因为专制政权明知市场化扩大成熟就是自己灭亡之时。

三,对广大渴望中共通过政改之路成为民主自由宪政文明国家的知识分子阶层来说更是当头一棒!因为专制独裁政权视这一阶层是西方的代理人、“汉奸”“卖国贼”,是颜色革命的鼓动者。例如当前言路进一步收紧,连《炎黄春秋》这种“温吞水”刊物都活不下去了。

四,对国内广大劳苦阶级(工人、农民工、农民)来说,因为经济下滑、军费开支加重,皇上应许给他们的民生福利必将是画饼充饥而已。

此山寨“总统”与民主国家总统风马牛不相及

如果中共十九大或之后真在“全党”“全民”的拥戴下将习氏推上“总统”的宝座,那中国出现的这位明星总统也肯定是一位山寨版的伪总统,他跟现代宪政文明国家由多党制竞争、由全民选举出的总统完全不是一路货色,他甚至连袁世凯、曹锟一类总统都不如。因为现代意义下的总统不是至高无上不受制衡的皇帝,他必须是在三权分立,多党制衡的民主体制下,由全民选出。他不过单掌控一个国家的行政权,立法与司法总统都无权过问。换句话说,民主宪政国家的总统是由高度制衡的制度下为民执政的。当然认为习氏当总统一点好处也没有也不是事实,它至少让世界尤其是中国老百姓空前热闹一场!也给中共几十年来的沉闷政治形式“焕然一新”!

zhengmin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