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松: G20杭州峰会有馅饼掉下吗?|争鸣

2.jpg

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九月四至五日召开,从时间之短及主席国给大会定下“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的主题来看,它不想让与会首脑讨论当前世界性的问题,如中东乱局、恐怖袭击、北韩核危机、南海主权争议及世界性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等等问题。因为它恐怕深入讨论时,与会多数首脑会将这些问题的乱源归咎自己。那么它想打经济牌或与俄罗斯联袂,支持俄方在会上提出构建大欧亚夥伴关系之倡议能有收获吗?

2016年9月号第467期

“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主题或遭吐槽

当下世畀经济整体形势不容乐观。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全球化进程遭到挫折,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民粹主义普遍抬头。美国的特朗普主义、英国脱欧、法国国民阵线受捧、德国选择党吃香都反映贸易保护主义崛起。那么为什么全球化、自由贸易WTO这些曾经荣光满面推进世界现代化发展的大举措,而今变得灰头土脑不受欢迎呢?不是理论错误、方向不对,而是它受到歪曲、遭受强奸生下了“狼孩”。它的祸首正是现在高唱“构建……包容的世界经济”的东道主中国。当年西方以为中共改革开放走市场化道路,它必然融入全球化发展的轨道,最后加入自由民主国家之列。但是后来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中国恰恰利用加入WTO之便,搭便车,名义上遵守规则,暗中却处处投机取巧,进行不公平竞争,如垄断市场操纵货币,侵犯知识产权,损人利己。这在当前美国两党竞选纲领中那些对中国搞不正当竞争的指责都反映无遗。无独有偶,类似指责还来自普京总统顾问莫洛夫,他在接受采访时,公开批评中国GDP泡沫增长是官僚靠两大法宝:一是土地财政;二是与美元挂鈎,通过外汇管制政策建立人民币价值。对内剥削人民,对外进行不公平竞争。这种不按规则出牌的游戏,如同靠兴奋剂刺激的运动员,当然成为赢家。但是长此以往,其它各国也不是傻子,反制必然发生。美国奥巴马牵头成立“TPP”经贸组织就是一例。它主要的一点,就是遏制垄断,不许政府伸手控制汇率。欧盟也在成立类似机构,防止不正当的竞争。用孩子的话说,你这样坏,我们不想跟你玩了。如今“全球化”成了一个贬义词,源头不就是参与“全球化”游戏的运动员中有人作弊吗?现在中国利用主席国之便,还想请君入瓮,难道人家都是傻瓜?

俄罗斯争夺欧亚经济领导权

据俄罗斯星球网八月五日报道:中国外交部欧亚司司长桂从友称,北京对莫斯科提出的构建大欧亚夥伴关系的建议表示支持。但在笔者看来,莫斯科此举不过是与北京争夺这一广大经济带的支配权而已。大家知道,中俄抱团取暖对抗西方与美国看似紧密,有时打得火热但实际上是同床异梦的,例如在南海问题上俄就没有公开支持中国。而中国在乌克兰问题上也没有公开支持莫斯科。俄国将更先进的武器卖给越南与印度,对中国就留一手。它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经济发展计划一向持冷淡态度,因为西亚南亚一向是俄罗斯的风水地。凡此种种都证明俄根本不想成为中国的附庸。普京的顾问莫洛夫公开在访谈中对中国的发展成就表示蔑视,莫斯科要借杭州峰会出风头,至少抵消北京许多风光。中方嘴上表示支持,心中肯定酸溜溜。如果真这样,准备这样长久,花了纳税人无数金钱,营造气氛如此虚高的杭州峰会不是成了替人作嫁衣裳的推介会?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郑永年先生是“六四”后流亡境外的学者,后来成为曾经行走过中南海的少数嘉宾之一。凭良心说,郑也不想中共重新回到闭关自守的毛时代。八月二日他着文《中国应借G20峰会展现大国担当》,似乎在规劝中共要“肩负推动可持续的国际经济发展和实现国际发展的公正性责任”。然而,这无疑是在叫它别服用“兴奋剂”,那它在“奥运会”上还有金牌可得吗?刚才看到“西班牙中国政策观察网站”八月九日文章,题为《G20镜中的中国》,作者也是一位经常帮中国说好话的胡利奥·里奥斯。他指出:“在评价G20在全球危机中的作用时,无能为力成为主流观点。如果在杭州峰会上,中国依旧沿着相同的方向继续划船的话,那么此次峰会恐怕也不会有多大意义。”里奥斯并说:“对不平等的纠正是最紧迫的当务之急”。里奥斯的看法跟本文作者的观点不约而同。但他与郑永年先生都抱期望态度,而笔者则认为这种期待等于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zhengmin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