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协华: 当代民主再深入不可回避的问题|民主中国

Clipboard24_195.jpg

当中共的确在某个时刻崩溃了,作为反抗的一方和作为有强烈意愿将民主付诸大陆以体现人权之美的一方,能拿什么进行民主建设,拿什么建造一个民主的大陆,是理论、思想,还是对现实的深刻把握,还是对当代世界中平民价值的权利形态的尊重和阐述,这是一个致命的问题,是摆在我们每一个人面前,需要真诚面对并且是谢绝调侃的重大问题。

2016-10-20

社会抗争的格局变小了吗?

社会运动的底色取决于对民间抗争的准确提炼而不是相反,这种由于阶层傲慢所带来的短视,正是近年来、尤其当下民主运动阵营形成分裂与撕扯的原因。很多人误以为民主体制的体现是要靠信仰来维系并完成的,而故意忘记了信仰作为前提的存在必须要依赖于对现实的穿透力。现实就是平民的世俗生活,是最基础的存在本质。但更重要的,这也是当代民主体系价值体现和族群意义形成的核心基石。而在语意含糊的状况下,奢谈社会运动,或与党式改良和解,这种种老调和论调,其实都是对现代社会下平民权利的漠视,是泛滥成灾的、自命为精英主义的群体试图抹杀个体独立的荒谬思维。

确立民间社会抗争主体的真实性,并不仅仅局限于对底层维权的支持,而是更具体的,将大陆民主力量的版图扩大进一个已经真实存在的社会性领域,改变现有状况下对民主误区的判断。这是因为,社会抗争的形态是一种事实存在的形态,起源于大陆民众之于世俗生活最基本的愿望和要求。这必然和大多数关起门来执迷不悟的狭隘视野不同,是在于现代民主的基点是建立在平民阶层世俗领域的涵义中,这是现代政治制度体系自欧美民主以来所有进行对话的基础,也是大陆民主之所以仍然具有较高期望值的依据。换而言之,你不能将民主此一普世理念,简单为排他性的唯我主义民主,更不能将民主生命的当下存在以及其反极权的坚定意识,幻化为针对体制是否健康的荒唐理论,甚而至于仅仅因为看到中共当局对抗争人士的打压,将709事件以来所有的压制事态,都当成社会抗争领域必然走向萎缩和衰退的理由,大喊大叫民主没有前途,更甚而至于,竟然鼓吹并支持其实质是极端自私同时自戕的跑路运动(别人在抗争,你却跑路了,还要求别人赞美你的跑路,这是什么心理!)。再而言之,只要稍微具备一点常识,就会认识到大陆平民能够参与跑路运动的基数,根本支撑不了对于反抗的定义和作用,绝大多数仍然挣扎在温饱线之下的平民,他们有什么资源可以选择跑路。因此,现代抗争被理解为一种玄学,被置换成一种消极而空洞的民主视野,既没有意义,也不可能为实现民主提供必要的动力和依据。

民间社会性抗争的边界是来自于现实动力的事实存在,它不是一种语义模糊的定义,其边界具有大陆确属的当代意义。与此同时,社会抗争的现实状态是增量状态(你故意看不见是你的事,但不要歪曲事实),也就是大陆平民的社会性抗争构成了大陆走向未来民主格局的闪亮底色,是瓦解中共极权的主要现实力量。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大陆民主进程的实际问题只指向两个层面,其一,社会抗争的格局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加了,并且增加的速度要大于中共打压的速度,此为大陆民主具有积极预期的事实依据,也是支撑社会抗争运动中平民走向当代世界的重要依据。其二,当下大陆的真正问题早已不再是简单而幼稚的是改良还是革命的问题,是因为当代世界具有着互联层级的现代水准,尤其是对于倍受极权折磨的大陆平民而言,其开阔的视野与反抗行动的激烈系数,不但已经成为了反极权的主要力量,也在此全局形态的层级上,构建着未来大陆的政治版图。争论是改良还是革命,既腐朽又无耻,是我们所要警惕的反民主、反现实行为。

平民反抗预示明朗的民主前景

当代平民卷入反极权斗争的起源已经从被动状态上升到积极反抗的前沿,这种席卷而来的政治形态,区别于党知口中的暴民造反,也区别于改良派眼中的低素质刁民。尽管大多数觉醒的网民自称自己为“反贼”,也就是作为极权对立面的存在者,但是,“反贼”这一称谓所指涉的不仅是作为抵抗者的形象,它同时也勾勒出了当代文明的实际内涵,也就是现代平民之于民主宪政的建设所具有的不可代替的高度含义。这一点,尤其是对于大陆平民而言,更展示了历史性的超越层面。因为长久以来,大陆民主之所以裹足不前的主要原因不是在于原动力不足,也就是反抗不公平的特权体制早已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而是在于,无论公知派、改良派还是口炮党还是调侃系,均以奇怪的逻辑刻意回避着当代平民之于大陆反抗极权所具有的现实意义,似乎,在追求“民主”的道路上,他们在这一件事上并且也只有在这一件事上令人惊讶地达成了反历史进程的共识,达成了一致要将平民排除在民主之外的共识,甚至不但要排除,而且还要朝大陆平民泼脏水。然而,我不禁要问,将大陆平民驱逐于你们的“民主世界”之后,这个所谓的“民主世界”还剩下什么。

换而言之,一个不包括大陆平民的民主体系,难道不是特权政治的再次重现。因此,以有意忽视平民之于民主价值的视野构造未来大陆的前景就不仅是虚幻的,而且更是民主力量长期进行自我消解所积累而成的民主病毒综合症的表现。须知,大陆平民以每时每刻都在增长的反抗力量,所贡献于大陆迈向自由世界的力量和意义,相等于整个世界之于人类文明成果的具体表现。大陆平民如海中之盐,以牺牲浸泡并养育每一份反极权的力量,并已越过了大陆最漫长的边界。王默以平民之身,慷慨激烈,痛斥中共之邪恶,以推翻暴政为己任,甘受牢狱之苦。卢昱宇以平民之心,倾注热血,呈现狂澜之际民主进程的壮丽画卷,凭借低调的奉献,激励人心,造就民主之火。凡此种种,无一不是在体现着大陆之于自由世界的向往、付出、牺牲和坚定意愿,岂能随意抹杀、放肆消遣。

大陆反极权运动的社会边界所形成的扩大力量,在一方面,解构并拆毁了由一群虚拟知识群体所营造出来的大陆民主模式(这种模式之混乱已经到了让人窒息的程度),以有力的方式回击了只做一般批判而无力从纵深层面瓦解并削弱泛民主阵营所提供的简单而早已不合时宜的常识推广。不谈别的,去问问当下知识群体的任何一位,在论及大陆未来前景时,有谁会将中共排除在外,而不是从现代民主的伦理及政治谱系出发,将极权本体作为特权群体的形象抽离并抛弃在民主版图之外。以谋求海内外及社会共识为标志的《共识网》被勒令关闭,说明的也已经不再是中共恐怖政治的现实性,而是指出了特权以傲慢和暴虐所铺就的邪恶体制没有容忍任何异议的意愿。更进一步,所谓谋求共识本身,无非是当下知识群体阵营面对极权暧昧心态的体现,以为可以通过“共识”这一假面具,就可以堂而皇之配合极权对民众灌输奴隶思维,而丝毫不顾及大陆民众为实现民主自由而付出的生命。这种代天子下劝降表策略的最终失败,并且还是死于其自认的主子之手,证明了捏造的脆弱“共识”既经不起时代的检验,更经不住当下的质疑。

民主理论不是跳大绳也不是劝降表

一种极端奇怪的理论认为,全球化所带来并催生的正是共产主义思维特征的社会剪影,因此,全球化是对民主产生危害的主要原因,然而这种视野既无法以实质性的案例自证其思维逻辑的支点,也无法界定当代世界中来自平民阶层之于全球化的理论实践,究其实质,全球化并非也永远不可能成为共产主义理论的现实证明,而是恰恰相反,全球化首先在社会政治的空间内批判了共产主义作为特权阵营的自私性。而正因为如此,以知识阶层变身协同团伙为特权巩固其利益的路径就得以形成。批判全球化乃至批判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甚至批判普世价值、公民独立和平民抗争,就是此一反现代逻辑的若干系列排列。这种排序,是以分解和切断平民权利作为其理论纲领,是现代世界的阴暗反面。

同样,这也和漠视大陆社会抗争的实际状况一样,都是在权利格局的层面上,用劝降的方式抵制当代社会下公民个体作为社会主体的当代特征,违背了民主之于网际时代中人权形态的重要价值。其根本的病症是,由于大陆民主运动缺乏和现实社会进行密切接驳的理论建设,从而在最基础的领域内,与产生变革的时代失之交臂。大量的所谓“深度好文”以心灵鸡汤的方式占据了海内外民主阵地的窗口,直到最终变成仅供一时之娱博得掌声的“杂感”,在表面上进行批判,但却不能也不愿进行大陆民主理论阵地及体系的营建、扩展和延伸。

当一个人喊出中共就要崩溃时,我们可以说,他是先行者,鼓舞了人心,具有着不可忽视的参考价值。然而,当太多的人都开始像巫婆一样预言中共在某年某时灭亡但却无法提供真实确切的证据链和应对体系时,我们就要说,这种闹剧该结束了。甚而至于,除了要批判这种浅薄的表演外,还要提出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我想请问,即使如你所愿,中共的确在某个时刻崩溃了,作为反抗的一方和作为有强烈意愿将民主付诸大陆以体现人权之美的一方,你拿什么进行民主建设,拿什么建造一个民主的大陆,是你的理论、思想,还是对现实的深刻把握,还是对当代世界中平民价值的权利形态的尊重和阐述,这是一个致命的问题,是摆在我们每一个人面前,需要真诚面对并且是谢绝调侃的重大问题。

和幻想极权体制具有自我治愈、净化的可能一样,寄希望于发生一次宫廷政变,以此换得大陆民主路径的诞生,这一些论调,除了说明思想动力的瘫痪之外,更能说明的则是,完全无视平民抗争之于现代民主体制的建设作用。我相信在这些人心中,一定是怀着不将大陆污化为暴民的天堂并将大陆民众一棍子打倒在地是不会罢休的。然而,我要提醒的是,大陆民主之所以裹足不前,其真正的原因无外乎这些总要扮演高人一等以显示优越心理的嗜好者,长期抹杀民众的反抗精神,不断削弱反极权力量的影响,而早已成了民主道路上的不良物种,这种狭隘的政治思维,完全漠视了特权与垄断之间不可分离互为暴政的极权状态,也忘记了现代政治的起点是在于公民作为主权个体所应当享有的社会性政治权利,是违背民主理念的又一种隐蔽的、试图逾越民权而代替独裁体系向民众劝降的专制行径。

如何呈现当下社会抗争之于中共极权所带来的真实力量,既取决于作为在场者的主观视野,也一样在要求着作为大陆之一员所要保持的清醒而坚定的信念。确立社会抗争在当代价值中对于人类文明所具有的主体性,要比去勾勒一种和现实完全相反的图景更具有鼓舞人心的价值。而这既是在无处可退时,足以凝聚力量以最终瓦解极权的社会力量。在一般层面上争论一些早已被历史验证过的幻影议题,消耗并降低了民主运动在社会领域的资源和精确度。然而,无论如何被诅咒、歧视、抹杀,大陆民众之于民主的最终体现,之于自由世界的积极推动,一定会因为他们义无反顾的牺牲和不可代替的力量,在历史的序列中得到真实而明确的回应。

民主中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