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 你爱国, 但国不爱你──维也纳倾听中国滩坑水库工程移民的呼声|动向

1.jpg2016年10月号第374期

四百多华侨聚集维也纳游行

  二○一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来自奥地利、德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和波兰的四百多位浙江青田华侨聚集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市中心举行游行,抗议青田县政府利用修建滩坑水库大坝工程,骗取?夺,严重损害他们的权益。游行队伍在警察的保护下,从维也纳商业街一直游行到奥地利国家议会。游行队伍以五星红旗开道,高举“支持习近平反贪”、“打倒青田贪官”、“我爱中国”、“还我土地”、“还我祖产”、“执行宪法十三条”等横幅。这是一次梁山好汉般的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示威游行。

  青田县隶属浙江省丽水市,是著名的侨乡,全县五十三万人口有近二十万华侨,主要旅居欧洲。青田人一人出国,就陆续把亲戚朋友都带出来,无论是通过正常的劳务输出、家庭团聚还是通过地下管道。笔者曾经为几位青田的难民做过翻译,说是因“六四”等政治事件而逃亡的。青田华侨以爱国著称,促进两岸统一、抗议美国轰炸使馆、保卫钓鱼岛、反对西藏独立、反对香港独立、接待来自中国的领导人、观看中国的文艺表演,他们都积极组织和参与。

  为什么要在维也纳市中心举行游行,做出让政府丢脸的事来呢?这是因为滩坑工程违反了宪法十三条(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抢走了他们的私有财产。

  浙江的“三峡工程”:滩坑工程

  一九九二年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说这是国家行动,一切都要让路。于是省市看中央,都有了各自的省市行动,滩坑工程便是浙江省的“三峡工程”。三峡工程的最大危害是破坏了立国的基本原则。为保证工程移民的顺利进行,国务院专门制定了《三峡工程移民条例》,禁止被涉及者用法律的手段来解?移民中的矛盾。笔者曾请教大陆的律师,得到的回答是,在中国是条例管法律,法律管宪法,在三峡工程移民中宪法十三条不管用,只能照《三峡工程移民条例》处理。同样在滩坑工程移民中宪法也不管用。

  滩坑工程的设想出自一九五六年苏联专家之手。重新启动后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完成可行性研究报告;二○○一年十月组建工程建设筹备处即开展前期工程;二○○三年五月经国务院审议批准;二○○四年十月三十一日主体工程开工;二○○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正式下闸蓄水;二○○九年七月十日机组全部并网发电,工程建成投产。习近平于二○○二年十月至二○○七年三月在浙江省担任主要领导,滩坑工程是其在浙江执政时的主要工程。

  政府多征用约十平方公里土地

  滩坑工程位于瓯江支流小溪中游河段,工程的目标是发电、防洪、养殖、航运。水库总库容四十一点五亿立方米,面积七十多平方公里,为浙江省第二大水库。电站装机容量六十万千瓦,多年平均年发电量十点二三亿千瓦时,发电机使用效率极低,只达百分之二十。号称可以使青田的防洪标准从三年一遇提高到二十年一遇。二○一四年和二○一六年青田两次被淹,也没看出工程有什么防洪效益。大坝采用混凝土面板堆石坝,坝高一百六十二米,为华东最高大坝。但工程质量低下,投入运行不久,大坝的混凝土面板就出现裂缝。

  水库共淹没房屋建筑面积一百七十八点二一万平方米,总用地八十平方公里,比水库面积大十平方公里,这多征用的土地为政府提供了巨大的经济利益空间。工程移民总人数为五万零三百零一人。听上去移民人数不多,但其移民?度超过三峡工程。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移民一百一十三万,发电装机一千八百二十万千瓦,平均每万千瓦发电装机移民六百二十一人;滩坑水库大坝工程移民五万,发电装机六十万千瓦,平均每万千瓦发电装机移民八百三十三人。

  滩坑水库工程移民抗争空前

  二○○三年七月十八日丽水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滩坑水电站工程移民安置补偿标准的通知》,但在七月五日工程建设单位就启动道路建设施工。居民认为在没有移民政策之前不能施工,与工程队发生冲突。七月十九日和二十日,工程的导流支洞开工建设,引起了居民更大的反对,数千名民众在工地上与建设单位、政府干部以及公安人员发生严重冲突,工棚和警车被焚、施工机械被毁,工程队被驱逐,镇政府办公楼被占领。同年七月三十一日,八月四日,八月七日,八月十二日和十一月五日民众多次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在公安部门有记录的公开抗争活动共十五次。滩坑工程移民的抗争成浙江省自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以来的最大群体事件,也是中国水库大坝建造史上移民抗争最剧烈的工程。

  有人对事件原因进行问卷调查,百分之五十四认为是政府的问题(工作不?细致,政策不为百姓理解);百分之二十二为是个别别有用心的人在捣乱;百分之十八的人认为是老百姓忍无可忍的反抗。可见政府的错误做法是导致群体事件爆发的最主要原因。

  当时的丽水市委书记楼阳生(现山西省省长)在习近平的指示下亲自处理这个事件,采取“疏导为主,各个击破,做到大维稳,小处置;长期牵制,适时打击,公秘结合,专群合一”的方针,暂时停止工程施工,缓解矛盾,滞后地严厉打击领头任务,各个击破,然后平息了事件。

  虽然滩坑工程全面完工,但移民抗争从国内扩展到海外。移民中有近三千名华侨,他们认为赔偿标准太低,比如房屋赔偿价在每平方米一百五十元至三百元人民币,只是几杯咖啡钱,远远低于房地产的实际价值;已经入外国籍的人,在青田已经失去户口,就是有房地产,也得不到任何赔偿;那些在海外还没有身份的人和无法在规定时期内回家登记,也同样失去赔偿的权利。他们失去祖产和土地,失去家乡的坟地,如何落叶归根?有华侨移民发现,他们的房基地被水库淹没,祖宗留下的房子被拆了,盖起了新的商品房,每平方米卖价达七千五百元人民币,是赔偿价的二十五倍到五十倍。

  青田华侨以爱国著称,投资故乡的建设,是青田、丽水和浙江省经济迅速发展的主要原因。政府搞统战,华侨以为侨办、统战部应该为他们说话。直到二○一五年侨办的回信让他们彻底失望。你爱国,但国不爱你,于是准备在国外组织游行示威。经过一年的爱国和爱家的角力,他们终于作出了选择,让维也纳倾听维权的呼声。

  他们是幸运的,游行的队伍在警察的护卫下安全地经过维也纳市中心。二○一六年四月五日,数百名三峡工程移民在重庆市合川区移民局前游行示威,抗议移民局挪用补偿款,要求返迁,遭近百警察暴力镇压,三人被打伤,十六人被抓捕。二○一三年,分布在全国各地的三峡工程数千名外迁移民也曾发起大规模进京上访维权活动,也遭暴力镇压。华侨移民维权的路还很长,他们计划再举行这样的活动,让世界更多地听到他们的呼声。

 动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