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频: 谁决定变局 习近平还可期待?|世界日报

22.jpg

2016-10-16

民族、宗教和维权:全是敌人

中共宣传和信息封锁,使不少汉人误以为对少数民族的政策充满优惠和宽容,其实100多名西藏人自焚,在新疆实施铁桶、格杀政策,不但证明中共民族政策彻底失败,且使民族和解在现有框架下变得毫无可能。

这种敌对状态持续,无止境地消耗中共军警力量。相比民族问题较多集中在中国西北、西南地区,宗教信仰者却是遍布中国每一角落。虽然中国宗教信仰者多是温和者,但都感受到中共对一切宗教的控制欲。在很多情况下,中共将他们视为异类甚至敌对分子打压,因为中共恐惧宗教人士成为推动国家转型的力量。

中共现在的宗教政策不可能变宽容,因为这是中共全面性的统治危机的一环。即使是中共党员,运用中共制定的法律,只要是你维护的是民众利益,你就是国家的敌人。

在中国成长的一代维权律师,其实就是中国法律的捍卫者,他们试图将中国社会冲突在法庭找到和解点或博弈底线。然而,中共用侮辱、暴力方式,摧毁他们的心智和生存基础。这使中共的“以法治国”变成事实上的“以法治民”,如果掌握法律知识的人都如此处境,可以想见其他阶层的人状况如何?饱受压抑、摧残的民间精英阶层,不可能再对这个政府的改革抱有希望,移民就是一种投票,即使留在国内,他们已变得嘲弄中共的一切。

这批人也许在中国人群中不是多数,但独立思考、判断能力,使他们注定成中共的天敌,他们是先知,是火种,也可能成为旗帜,是这场变局最坚实的推力。

访民、群体事件出现是中国不公的明证,这些人同时是民众中的勇士。虽然至今没能演化成全国性抗争,但他们的行为鼓励更多人不屈从于压迫。他们是已经点燃的导火线,随时可连接火药库。相比之下,那些狂舞国旗的自称“爱国者”群众人数再多,也用不着太在意,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都拥有过更狂热的民众,他们只是魔鬼附体,一旦魔鬼不存,他们顶多哭泣一场悲情告别:青春无悔!

中共官员:维护与反叛

中共官员是中国体制受益者,腐败的主流甚至全部。他们享受特权、滥权,却也是中国最没有自尊和安全感的群体,是百姓的天敌,往往又是历次政治运动的祭品。过去几年中,不少官员被选中作为反腐败祭品,所受到的侮辱、打击,并不亚于无权无势的百姓。他们是体制的必然产品,体制却要他们承担后果,内心对体制的仇视可想而知。

即使仍在台上装模作样,中国中高层官员其实都处在软禁中,言论如僵尸,行动没自由,护照被收缴,坐等被上峰收拾、百姓清算,未来令他们无法回避地满心恐惧。虽然他们正维护这个政权,但这批人也是中国的知识精英的一部分,他们既比百姓更能感受到体制的万恶,也更瞭解人类主流文明应为何物。当政治变革来临时,这批人未必是铜墙铁壁,很多人会成为“带路者”,甚至爬上政治制高点。 这批人也包括军警。武警现在比地方警察、集团军队被用来更残暴地对付群体抗争,不过这支力量也可能在政变中扮演先锋角色。他们现在遭到全面清洗,但他们的任务特性与机动武力,注定是中国变局中的双刃剑。

集团军队是否演化成军阀混战?这是没有根据的担忧。虽然解放军是一支党卫军,但党从来不曾信任过军队,且越来越不信任。现在军队并没有军权,将领只是一批玩弄权位的高手,没有拥兵自立的能力和威望,只是党的最高权力拥有者的工具,吓唬人的面具。他们可能在短暂时间内被特殊使用,但没有可能跳到前台掌控整个国家或一个地区。

习近平:还可以期待?

嘲弄习近平现在成了中国精英分子的时尚,其实世界各国领袖很少可免于此灾。因为当今是人人都掌握娱乐工具的时代,强者的土壤已流失。但习近平的角色,比美国总统、德国总理,对人类文明的进化更具决定性。因为习近平在领导一个命运未定的大国。习近平过去几年的表现,使人们不敢对他引领中国走出政治丛林再抱有奢望。

其实,只要习近平真正拥有“中国梦”,而不是像胡锦涛混日子、江泽民捣浆糊、邓小平韬光养晦,都会更快速地催化中国的变局。对习近平而言,国家领袖集权是必须的,至少比集体领导符合政治伦理,也表明他承担责任的勇气,更是他能决定国家命运的前提条件。问题并不在他的头衔多少、名称如何,希特勒、东条英机就没有那么多头衔。

问题在,习近平怎样使用权力?如果他继续沿着过去几年作风,展现民族崛起的雄心、重建毛式党权的红心,理直气壮支持国有企业,挑战国际秩序,改革军队准备打仗,打压民间力量,整党整风……那中国就会越来越来趋向刚性,这就不断积累内应力,等于加大了中国未来的突变性。

那么,为什么还要对习近平领导中国走向民主化保持期待?因为大家公认,这是中国政治转型成本最小的方式,对习近平个人而言,也是成为世界和历史伟大领袖的唯一机会。他是否愿意抓住这一机会?并不完全取决于我们。但是我们应该给他指出这一前景。这不是乞求皇帝,这是鼓励弃恶扬善。如果找到更好的方式,这个期待自然是一个笑话。

shiji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