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地”反美亲中”立场令东南亚国家不安|纽约时报中文网

17.jpg

杜特地称要与中俄共同“面对世界”,谋求疏远美国。但分析认为北京未必希望与之结成反美联盟。菲律宾外交转向也让邻国感到不安。

JANE PERLEZ 2016年10月25日

题图: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地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周在北京。Pool photo by Thomas Peter

北京――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地(Rodrigo Duterte)上周在北京发表了一番激烈的反美言论, 而一些中国人更喜爱严格按剧本发展的国事访问,他们因此产生怀疑,到底能不能信任这位让人捉摸不透的客人。

但是杜特地欣然同意就有争议的南海问题进行直接谈判,对价值240亿美元的投资与金融协议表示感激,这也令许多人产生这样的印象:通过把一个美国的重要盟国拉到自己这边,中国可能已经开始在东南亚进行战略重组。

越南等国此前在慢慢向美国靠近,而马来西亚与泰国都在加强与北京的关系,分析师们说,这些国家现在可能会看到靠近中国所带来的益处。

“中国马上就同杜特地改善了关系,建立了一种和平解决南海纠纷的方式,”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与著名的外交政策鹰牌人士阎学通说。“南海这个问题大体上已经结束了,现在美国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

菲律宾自1951年就是美国的条约同盟国,一直被视为亚洲最重要的亲美国家之一。

杜特地宣布他谋求“疏远”美国——回国后,他把这番声明收回了一些——似乎是表明他正在抛弃这个菲律宾长久以来的盟国与前殖民宗主国。

他还说,自己将与中俄建立三国同盟,来“面对世界”。

此前,经过一段时期的紧张局势后,一个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就中国在南海的行为做出了不利于该国的裁定如今有些分析师对北京的好运感到惊讶。杜特地表面上的彻底转变并不是北京领导人做出很多努力的结果,他们只是接受了杜特地经民主选举成为菲律宾总统这个结果而已。

“这是一个礼物,不是一场胜利,”阎学通谈起杜特地的言论。“胜利意味着你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某些东西。我们什么都没做,这是一个礼物。”

与此同时,杜特地的反美言论令他的东道主们也感到惊愕,担心他可能变成一个负担。

举个例子,北京的政策制定者应该不太想要建立中俄菲联盟,香港岭南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张泊汇说。

“我认为北京方面眼下并不想和他结成非常亲密的伙伴关系,如果这种伙伴关系可能被视为一个反美联盟,就更加如此了。”张泊汇教授说。

在社交媒体上,不少人都对杜特地的真诚程度表示怀疑。一个人在微博上写道,或许他玩的是上海的一些夫妇在运用的一种把戏,那些人为了绕开当局对购买房产的限制,会办理假离婚。

还有一些人在社交媒体上拿杜特地开玩笑,因为他所领导的国家在中国常常受到轻视,觉得那里除了出产大量热带水果,基本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在一位漫画作者笔下,杜特地是一名香蕉推销员,既然中国已经解除了长达4年的从菲律宾进口水果的禁令,他可有得忙了。

不过,菲律宾代表团的此次访问仍旧被认为在几个方面取得了成功。

菲律宾国防部长德芬·洛伦扎纳(Delfin Lorenzana)会见了中方对应官员常万全,两人达成共识,要重建两国海军之间的关系。尚不清楚这种新关系牵涉到哪些具体的细节,但此次会面的基调与前总统贝尼尼奥·S·阿基诺三世(Benigno S. Aquino III)在位时中菲之间的紧张关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中国的另一个收获是:菲律宾同意把本国的大量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交给中国的一些国有企业来做。如果这些交易得以完成,中国在菲律宾的相对较小的经济影响力将会大大提高。

其中一项交易可能让中国尤为满意:国有企业中交疏浚承诺扩建宿务国际大宗散货装卸港口(Cebu International and Bulk Terminal port)。

中国在南海的斯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 archipelago,中国称之为南沙群岛——译注)修建人工岛期间,大部分填海造地作业都是由中交疏浚完成的。前一届菲律宾政府曾在其海牙国际仲裁庭的案件中对此进行抗议。

菲律宾贸易部长拉蒙·洛佩兹(Ramon Lopez)表示,中国已经同意拿出150亿美元,投资于各种项目,帮助在菲律宾掀起自从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的独裁统治被推翻以来最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热潮。

在评价中方投资的价值时,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 Bank)致力于亚太地区问题研究的经济学家阮纯(Trinh Nguyen,音)态度颇为谨慎。

“对菲律宾来说,一些承诺并不一定能转化为现实的外国直接投资,”他说。“这只是中国政府向菲律宾示好的信号。”例如,在印度尼西亚,中国击败日本揽下了一个高铁项目,但该项目被严重延误,至今依然悬而未决,他补充道。

尽管杜特地在北京表达了反美立场,但他并未特别指出将暂停向美国开放五个军事基地。从长期来看,中国会对这样的政策喜闻乐见,因为它有助于中国实现控制南海的目标,还会打乱美国的军事部署。

但分析人士称,中国并不指望杜特地第一次访华就做出这样的承诺,他决定接受就南海问题进行直接会谈的计划,就已经让中国心满意足了——他的这一立场与美国的政策相悖。

美国一直认为,这条水路上的领土和捕鱼权争端,应当由牵涉其中的所有国家一同解决,而且最好是在地区性组织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简称东盟)的主持下。

岭南大学的张泊汇教授说,杜特地已经“确认双边方式更为有效”。

“这对中国来说是巨大的支持,”张泊汇说。

他还指出,按照美国的战略,需要有人扮演中国的“受害者”,以便让其他国家团结起来,但杜特地已经让菲律宾摆脱了那种角色。

夏威夷亚太安全研究中心(Daniel K. Inouye Asia-Pacific Center)的国际关系教授亚历山大·L·吴翁(Alexander L. Vuving)说,毫无疑问,杜特地成功访华让那些既觊觎中国的经济馈赠又忌惮其战略野心的东南亚国家感到不安。

他说,越南现在将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倒向美国的立场。但他表示,比起向中国靠拢,越南更有可能说服美国在这一地区做出更大投入。

“杜特地的战略转向带来了困惑,”吴翁说,“但也证明越南当前与中国打交道的方式是正确的:既给予尊重又有所抗拒,并避免过度依赖某一个大国。”

Yufan Huang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纽约时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