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 中共六中全会 “習家军”上位不可挡|世界日报

22.jpg攸关高层人事大洗牌和权力再分配的中共第18届六中全会,24日至27日在北京召开。中共官方指全会讨论的核心议题,是“从严治党”和订立监督制度问题,即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将给中共政坛尤其高层官员“立规矩”。不过外界最关注的,还是会议是否如历届六中全会一样,确立下一届中央委员会即中共19大领导层,尤其是否会按照惯例,确立习近平的接班人,以及“习家军”以怎样的规模抢占要津。

2016-10-24

中共19大最高领导层的组成,取决于两大关键因素:一是六中全会是否正式确立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并将其合法化;二是2012年中共18大以来与习近平密切配合、扳倒党内各派系,铲除曾威胁习政权的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等权贵的功臣—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究竟是急流勇退,或是更上层楼。

中共为确立习近平“核心”地位,已做了许多铺垫。先是在今年初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提“核心意识”,然后由多个省的封疆大吏表态拥护,再由舆论在一定范围内造势,把习近平塑造成中共历史上承继毛泽东、邓小平,形成的第三个时代的标志,以及自毛、邓以来最强大和最有力的领导核心,从而把曾被称为“第三代领导核心”的江泽民排除在外。

尽管曾不遗余力鼓吹“习核心”的天津市代理市委书记黄兴国,已因贪腐落马,但接替他的前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在六中全会前夕对“习核心”登峰造极的吹捧,和他“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让人瞠目结舌的效忠表态,让外界相信,能否维护习近平核心地位,可能成中共六中全会的主旨,和官员能否在中共19大更上层楼的检验标准。

而习近平核心地位确立与否,影响之一是将直接冲击被称为“储君”的中共下一代领导人和接班梯队的选定;影响之二是以“之江新军”为骨干的“习家军”,将以空前规模在中共19大上位,抢占要津。

依照中共行之有年的“隔代指定接班人”规矩,胡锦涛时代着力培养的现任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和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在六中全会确立地位进入接班梯队,似乎早就没有悬念。然而,习近平的核心地位一旦在党内达成共识,他可能为延续政治生命而推翻这个规矩。其中一个可能的发展是,效法俄罗斯总统普亭,无限期担任最高领导人;另一个可能是,不接受胡锦涛选定的胡、孙接班规画,推迟交班进程,直到他找到自己中意的接班人。

习近平的接班人何时挑选、如何挑选,以及选择谁,都将为衡量习近平能在多大程度上偏离行之有年的集体领导原则,订立有利于他专权的新规,提供观察角度。而“习家军”能在19大中央政治局抢占多少关键位置,也将决定习近平未来五年,能否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施政。

影响中共领导层接班的另一悬念,是习近平最强有力盟友、目前炙手可热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是否按照“七上八下”(67岁可留任、68岁则退休)的规矩退休。无论明年将满69岁的王岐山如外传在19大留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并接任国务院总理,或王与其他五位常委一起退下,相信六中全会都将出现结论。如果王岐山留任,势必打破中共高层接班进程。有人把王岐山是否留任称为“王岐山指数”,并把它作为判断未来中国政治的标尺。习近平时代的中国政治是循规蹈矩,或发生地震式颠覆,王岐山在19大后的位置,将是重要观察指标。

值得注意的迹象是,已有中国媒体“体察上意”指出,中共目前的当务之急,并非接班人选定,也不是具体的19大人事布局,六中全会的重点也不在人事,而是在“从严治党”,进一步维护中央权威,确定最高领导人权威。而从“从严治党”成为中共六中全会的主题观察,习近平以中共反腐任务艰钜,让王岐山在19大后连任中纪委书记,并非不可能。

假如中共19大重要人事安排,尤其习近平的后续接班人在六中全会悬而未决,就极可能拖到明年中共19大前夕的18届七中全会,才能作最后决定。那么未来一年仍存在很多变数,中共高层各派系的厮杀将更加惨烈。

shiji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