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 抓完了江家帮的马仔習近平会继续做什么?|北京之春

11.jpg

我们看到,江家帮的人马基本抓捕得未剩几个掌权的了,若是抓捕殆尽以后,剩下掌权的习家党还会做些什么呢?这已是我们大家最最关心的社会问题。我们都很清楚,习近平们也不是什么廉洁奉公的善类,基本都是贪官污吏的载体,只不过暂时没有人能动他们而已。但是,想动他们的人又是太多了。

2016年10月号

我们看到,江家帮的人马基本抓捕得未剩几个掌权的了,若是抓捕殆尽以后,剩下掌权的习家党还会做些什么呢?这已是我们大家最最关心的社会问题。我们都很清楚,习近平们也不是什么廉洁奉公的善类,基本都是贪官污吏的载体,只不过暂时没有人能动他们而已。但是,想动他们的人又是太多了。

说穿了,这伙人不外是贪腐的程度有大有小、贪腐的形式花样有些更加隐秘,但他们的邪恶本性仍未改变。特别是,利益熏心的共产党人,没有一个不变态,又是无底线地思维,依然明火执仗地在抢夺民脂民膏,他们的意思形态就是可以吃掉所有人,包括所有人的财富。

而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必要争论,因为一旦民选的官员一旦拥有了国家审判权,检察权,那么,抓捕到的腐败分子一准都是中共孽胎。更恶劣的是,就如我以往常述,完全可以继续采用现在中共自己的宪法所使用的法律来侦查,做判决,足以把所有的共产党官吏送到监狱里去。

再说,习近平家族几乎都是既得利益者,他们的猫腻无非被独裁政权保护着,才不至于送到法庭上去,这种掩耳盗铃的行径经不起正义的审判。这也是习近平不会主动选择做民国总统的根本所在,更不要说共产党人都希望民选政府形成。

共产党人嘴里为人,心里都是为己地思维,所有的决策,无不是以己利先。

那么,共产党人为何这么容易抓捕呢?因为他们几乎都是依靠投机钻营获取权力的奴才型群体,习家帮一旦完全绑架了国家机器,仍可以转动机器为所欲为时,就不再有投鼠忌器的思维了,他们就更会原形毕露地对国人大开杀戒,制造更多一些的罪恶。同时,他们所需要的利益不仅在江家帮那里掠夺,老百姓的民脂民膏也在之列。

习家之所以公然抓捕律师,对他们而言,并不是最愚蠢的臭招数,他们都知道,任由律师们斗争下去,就有可能引爆中共国内这个大火药桶,他们所具备的潜质正是符合独裁政权构造,仍无法容忍正能量的冲击,才不得不甘冒天下大不讳地大耍流氓和无耻的身段。

有人对习近平看好,认为他将是中国第一任民国总统,特别是法轮功信仰者在网络里的一些舆论,大赞习近平,并预言给共产党送终的就是习近平,还拿出推背图的预言来印证。

然而,在客观现实里,就连一大批仗义执言的中共国著名律师在习共政权下,都成了颠覆分子,甚至那些不得不做访民的民众也有不少的成了颠覆分子,包括有益无害的法轮功修炼者依然被迫害关押,可见这个习与共是捆绑在一起的狼狈,不会轻易分离。何谈他放弃独裁专制做民国总统?

也就是因为此,这样的习共独裁势力,因为已经阻碍了中国的民主进程,不利于中华民族的自然延续,是该被颠覆了,这到不是我们愿意多事,或与习共过不去了,因为中共国的民众至今没有自己的代言人是利用现有的法律给人民一些必须的代言,又有什么错呢?错就错在,独裁者从来就没有什么法律给予人民作为社会活动的最基本保障,才导致了中共国的民众无法正常生存,这是官吏故意与民众形成了根本的对立关系的必然结果。

有人从另个角度思考问题,他们告诉我们,独裁者抓捕律师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万不得已不得不如此;一种是故意给习天下搞事,好使习天下不能安生。更坏的心计就是不让习近平过消停的日子。一方面,习近平这个独裁者不能说手下不积极维护独裁者利益;一方面,中共体制内的鬼魅们,潜意思就是:你习近平给我们不舒服,我们也不让你太舒服。

如今的中共国内,由于赵家人从来就不讲人道,不按照规矩行事,才导致了更多的社会矛盾继续积累,特别是那些无缘故的被掠夺的群体并没有减少,那些想改变社会制度的人们不断地增加,才形成了滚滚的斗争洪流。并自然地令国内形成了更多的政治职业活动家,因为大潮来前,没有活动家的推波助澜,速度只能缓慢,更不利于民主进程,而且,新的事态演变,明告了大家,不搅动社会各种事件一齐膨化,就不利于民主进程的高加速。

而在大家是你不给我好处我就给你坏处的恶性循环中,大家都不愿意省事,反正是要生大家一起生,要死大家一起死。中共国的人心、特别是独裁体系里的魔头们大大地变坏了,坏到只会自相残杀、形成互害的对立,为了个人黑猫白猫的利益,不择手段地制造害人最后也自害的天然条件。从食品到生活用物,到空气环境,让中共国的人们都成了带毒生物体,你不舒服与我没有关系,你只要能给我好处,我们就可以暂时互容,否则,就是敌人。

邓小平统治以来的猫论,就是没有好处不行,有好处就做。也就让中共国的人们都不择手段地进行没有必要的倾轧争夺,导致大多数人已经没有了道德底线,若能为所欲为,就不在乎怎么做,只要能得就够了。形成了信仰严重地缺失的愚昧局面,基本走向了自我毁灭的道路。

一个社会,被人类完全控制以后,如果是不注重保持其它生物的自然演绎,为了自己的利益,进行灭绝似的捕杀,到头来,其它生物不存在了,自己也离灭绝不远了。共产党不仅捕杀一切可以能捕杀到的生物,甚至不惜于捕杀同类,捕杀低级动物是其最没有人性的,但是,捕杀同类也是稀松平常事,更恐怖的是,捕杀高级智商人也不在意会是什么后果,更没有什么内疚与惋惜。

也是说,江家帮的人抓尽了,独裁大权基本握稳了,可新的问题也来了,江家帮与民为敌,才导致了民众对江家帮的憎恨,待到江家帮的人被清理殆尽了,习家帮的人不得不与民直接面对的那一日、也就自然与民更多地发生对面冲突,使民众的憎恨自然转移到习家帮的身上。

王宇律师不接受国际人权奖,作为为中国民主事业主动做出贡献了的王宇女士,她被关押了这么久,也没有多好的名目令王宇长期坐牢,但是,共产党原本就没有什么法律可依的事做得太多了,也不差多王宇一件,如果王宇不声明不接受国际人权奖,那么共产党就会长期关押,为了换取自由的形式,王宇选择不接受是理性的,但是,接不接受国际人权奖,对于中国的民主事业都有实际意义。

如今的中共到了执政的末期,能否撑得过2017年还真难说,原因就是习共只能用杀戮、恐吓与关押的办法对付反抗的民众,别的好办法已经完全缺失(并没有完全丧失)。其实,他们不是不具备从新得到民心的自然条件,关键是他们已不具备做人的良知,十足的害群之马,他们骨子里的思维就是如何让别人做出牺牲,自己得益越多越好。这种反常的思维,基本固禁了他们的灵性,所以,任由他们,只能做民众之公敌,无二可能。

要说贪腐分子十分可恶也不完全正确,应该说是因为有了共产党的独裁制度放开了贪腐的空间才是问题的根本。腐败分子并不是有多少智商,到是奴才型的共产党人愚昧无知地进入了共产党的圈套,成为被铲除的一类。而自身的邪恶不论是敌是友,都在极力损害的思维,衍生出一胎不如一胎的共产党人。

准确地说,我们进入这一的独裁怪体,一样的也会成为腐败分子,因为我们的心地在独裁制下,并没有脱离以自我为中心的孽障荫庇。特别是当一个人需要适应现实环境的时候,往往不得不牺牲的是良知的时候,畸形怪圈里,不得不进入自害的自然演变中。

要说习近平该反省的就是如何能与民站在一起?如果让利于民的话,哪个老百姓会不支持他?老百姓无非就是想得到的更多一点,再说,国库的钱多用在民身上,比用在维稳上,海外大撒钱上,更利于支局,这种最浅显的道理,为什么到了习近平那里,就深奥了呢?

因为,出自他的骨子里,就没有了为人才更利于生存的哲理。

几年前,有人预测习近平能做皇帝的时候,鄙人就反对,认为他就是一个大傻,文化缺失十分严重,不可能坐上中共国第一把交椅,那个时候鄙人感觉民国时代就要到来,结果我的感觉是错误的,习大傻也就坐上了第一把交椅。

但并不奇怪,我们作为民主信仰者,好去处看,独裁政权很快就会倒塌,可是多年了,独裁政权不仅没有倒掉,反而变本加厉地残害国人,才令我们不得不落魄地逃离海外。以往的作为,几乎零星地熄灭着,新的后辈缺失的不是勇气与大舞台,而是我们老一辈的民运分子的理性与智慧。

而习近平今后的行为无非就是继续维系独裁制度的生命,而我们就有义务的让他放下独裁的权杖,利于中国的民主到来。

2016年10月25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