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衣客: 中共意识形态的滑铁卢──从十一网络舆情看官民对决|动向

1.gif

近年来,中国当局每每把爱国主义破旗悬挂起来之时,都无一例外地遭到了亿万网民用这段经典名言给予的迎头痛击。今年十·一期间,中共在互联网上遭遇到的滑铁卢,便是这句经典名言在中国的土壤上绽放出的一朵最美丽的思想之花。

2016年10月号第374期

题图: 蟹农场漫画:黑社会过节了

伪国庆日,大陆风景独好

十月一日即将到来之际,中共当局不仅有意识在网上“泄露”出了若干幅网警如何监控网络异见者的视频照片,而且还公布了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联合发布的一项最新规定:

自十月一日起,公、检、法机关有权收集、调取公民在网页、微博、朋友圈、贴吧等网络平台发布的信息,并将他们收集、调取来的电子数据留作日后呈堂证供。

中共当局杀气腾腾的“规定”,远超二○一一年早春“茉莉花革命”前的红色恐怖。习近平的蛮横恐吓,非但没能奏效,相反却刺激出人们更坚定的反抗意志。今年的“十·一”中共建政六十七周年纪念日这一天,在寒凝大地的中国大陆,到处都出现了让习氏独裁集团感到尴尬的景象。

由曾因参与推动官员公示财产活动而系狱三年的山东公民张向忠倡议的“十·一禁食一天”活动,在网上得到了十六位公民的积极响应,这些响应者皆以公开发表禁食声明的形式参加了此行动。在山东烟台市,一位名叫孙富贵的年青公民(图一),独自手举写有“人权”二字的标语牌,公然闯入游人如?的莱山新世界百货广场。在缓慢的行走过程中,他还高呼了“言论自由、人人平等、宪政治国、保护人权”等“煽动颠覆”口号。在北京,来自全国各地的十多位访民,公开在首都大街上打出了“访民纪念共产党武装夺取政权六十七周年”的大幅标语(图二)。

至于到处都布满中共网警与网特眼睛的互联网上,更是热闹非凡。许多网友不仅把十月的第一天重新命名为国殇日、沦陷日、伪国庆等名称,而且还将各自的头像换成了黑底白字的“沦陷日”。与此同时,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的一首著名的拟古诗《望大陆》(“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见兮,只有痛哭!……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也在伪国庆节期间像纷纷雪花一样洒满了各个网络社交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十·一”到来前,就有许多网友在社交自媒体上发表了个人声明:任何人若在国殇日发来祝贺“国庆节快乐”之信息,无论亲疏,一律拉黑。

纵观中共建政以来的历史,我们就可看出,与历年“国庆节”相比,今年的十月一日,的确应是人民觉醒程度最高、而且大胆发出不认同中共政权声音最响亮的一次。

  全民觉醒的精神催化剂

任何观念的变化,其实都是社会生活变化所催生的结果。尽管人们都普遍把中国戏谑地称为“西朝鲜”,然而,只要我们对比一下金氏家族统治下的“东朝鲜”,我们就不得不承认:同为共产极权国家,统治者同样手握“洗脑愚民术”,但两个山水相连、唇齿相依的“朝鲜”,却由于对外开放程度不一样,民众的觉醒程度便有着巨大差异。倘若没有一九九○年代以来的市场经济与对外开放,没有互联网的普及,中国民众就绝无睁开眼看世界、看自己的历史、获得历史真相之可能;更没有今年成千上万的“西朝鲜”民众以哀伤的黑色来覆盖掉中共建政纪念日喜庆的红色之可能。当我们在谈到民众思想觉悟的进步与中共打开门户和互联网的普及之间的关系时,我们更应清晰地看到:这一社会、历史与人民的进步,其实是用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无数先烈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结果,而非中共独裁集团的恩赐。这一点,或许正是中国与北朝鲜为何不完全一样的地方。

在如何评价中国民众今年“国殇日”的可喜表现之时,我们不能抹杀“六四”大屠杀过后,体制内外的公共知识分子利用网络或纸媒,坚持不懈地从事还原历史真相与思想启蒙的功绩,比如,刘晓波、钱理群、秦晖、陈子明、杨继绳、笑蜀等,尤其是笑蜀先生编辑出版的那本《历史的先声》一书,还有袁腾飞先生的历史课视频节目,都对揭露历史真相起到了极大的传播作用;我们也不能忽视从早已被封杀的《东方》、《方法》,已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的《南方周末》,以及新近被谋杀的《炎黄春秋》、《共识网》这样一些秉持社会良心、积极传播自由民主理念、还原历史真相的媒体的功绩。“六四”过后的思想启蒙运动,通过二十多年的春风化雨,才有了互联网时代中国民众的普遍觉醒。

今年十月一日之所以变成中共在意识形态战场上的又一个“滑铁卢”,除以上原因之外,我们还应看到今天民众的普遍觉悟,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一波波结社组党运动的垂范作用有关。胡石根、李旺阳等前赴后继的勇士,用他们“砍头也不回头”的精神,极大鼓励了今天的中国民众,使后者从中获得了抗争勇气。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社会全面向着毛时代的方向倒退的局势,则从反面的角度,给了今天的中国民众义无反顾告别中共政权的动力。今年是文革发动的五十周年祭,虽已变得遥远,但经历过文革的一代,尤其是文革时代被毛泽东所忽悠的那一代人依然健在,他们从他们的同龄人习近平的身上看到了文革与个人崇拜复辟的灾难性后果;再加上这个国家在中共的治下所经历过的近七十年苦难历程,尤其是习近平政权这几年来在政治上的倒行逆施与国内经济大衰退形势,更是今年十·一民众大觉醒的最直接的催化剂。

自一七七五年英国的老派政治家塞缪尔·约翰逊说出“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这句响亮的话后,法国的启蒙思想家卢梭,还有被中共奉为革命导师的列宁都曾响亮地重复过它。近年来,中国当局每每把爱国主义破旗悬挂起来之时,都无一例外地遭到了亿万网民用这段经典名言给予的迎头痛击。今年十·一期间,中共在互联网上遭遇到的滑铁卢,便是这句经典名言在中国的土壤上绽放出的一朵最美丽的思想之花。

 动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