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地位比肩毛邓 削弱集体领导的”X核心”|纽约时报中文网

17.jpg后毛泽东时代的权力分享和制度化继承规范被削弱。习近平不仅超越了前任,得到极少数领导人享有的地位,还将对中国的下一任领导班子施加强烈的个人影响。

储百亮 2016年10月28日

本周四在北京举行的中共中央委员会会议,坐在讲台上的是政治局常委成员。 会议改称习近平为“核心”领导人,增强了他塑造中共新领导层的实力,也向官员们发出了站队的警告。

本周四在北京举行的中共中央委员会会议,坐在讲台上的是政治局常委成员。 会议改称习近平为“核心”领导人,增强了他塑造中共新领导层的实力,也向官员们发出了站队的警告。Pang Xinglei/Xinhua, via Associated Press

本周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地位得到了大幅擢升,中国共产党在一次会议上改称他为“核心”领导人,让他获得了与毛泽东邓小平相当的崇高地位。

习近平的最新头衔呼应了那些铁腕政治人物,增强了他塑造中共新领导层的实力。这也是在警告官员们不要有非分之想,虽然有些人私下担心他掌握了太大的控制权,有损于集体领导的传统,而建立这种传统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毛泽东最后几十年里那样的权力滥用重演。

北京天安门广场一个店铺里的领导人肖像。习近平被擢升为“核心”领导人,让他获得了毛泽东级别的尊崇地位。Fred Dufou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中央委员会在为期四天的会议后发布公报,称自他2012年成为党的总书记以来,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就保持了身体力行、率先垂范。

“一个国家、一个政党,领导核心至关重要,”中国国家电视台在新闻中以严肃的语气朗读了这份文件。

在中国,这种头衔是一项强大的政治资本,习近平的新身份将在党内上下引起振动。

“看来这个会议真的是习近平的一次胜利,”波士顿大学研究中国政治领导层的教授傅士卓(Joseph Fewsmith)通过电邮表示。“这对人事变动究竟意味着什么还很难说,但习近平似乎会达到自己的目的。”

“核心”这个词不代表特定的权力。但它向潜在的竞争对手表明,习近平超越了一般的现代中国领导人,拥有极少数领导人才享有的地位。各级官员将被要求参加宣传和学习会议,表达他们对习近平的忠诚,并称颂他的新身份。

这也表明,习近平将抛开前任那种艰难求取共识的风格,对中国的下一任领导班子施加强烈的个人影响。

“从表面来看,自2000年来就成为中国政治标准的‘集体领导’概念被进一步削弱了,”在北京从事研究的学者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说。他正在写一本关于毛泽东思想的书。

布兰切特说:“这证实了习近平本人必然意识到了的一个情况,即在后毛泽东时代慢慢出现的权力分享和制度化继承规范,现在显然受到了怀疑。”

但中共的研究人员和出版物认为,中国正经受着经济下滑,国际环境变得更加严峻的考验,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来推动习近平关于振兴经济、加强一党统治和提升中国在全球的地位这些雄心勃勃却存在冲突的议程。

中共的主要党报《人民日报》说,中国和一党统治制度要迎接这些挑战,就需要有一个强大的权威中心。

“党中央、全党必须有一个核心,”中央委员会会议结束时的一篇社论称。给予习核心地位是“党和国家根本利益所在,是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的根本保证”。

领导“核心”这个词可以追溯到1989年动乱期间,江泽民突然被任命为总书记时,邓小平用这个词来确立他所缺乏的权威。邓小平还说自己和毛泽东是两代领导层的核心,暗示他们的权威几乎无可置疑。但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是个谨慎的人,他没能确定自己的卓越地位,也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个头衔。

“习近平核心的正式表述的提出很重要,”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教授聂辉华在接受采访时说。习近平的擢升将有助于他对多年来中共涣散的纪律进行整顿。

聂辉华说:“这个核心的概念肯定有利于贯彻党内监督和反腐败的推进。”

中央委员会还计划在明年下半年召开一次大会,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届时将确认习近平连任国家领导人五年,并任命一批他手下的新官员。

在那次大会上,很多领导人必然会退休,为习近平重塑党内最高领导层的腾出空间。根据非正式的退休年龄上限,中共最高机构政治局常委会中的七名成员中有五名必将退休,只剩下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

习近平成为领导核心,表明在可能会因此充满争论的未来一年中,他和同事在下一届领导层的定夺上已经占据了上风。

之前的两次领导人交接,在现任领导人从党总书记位置上退下来在五年甚至十年之前,可能的继任者就已经被选中。但一些政治知情人士和分析师说,习近平可能会推迟选择继任者,以便获得更多的时间和更多的选择,更好地维持自己的影响力。

习近平的擢升“向他的同事表明,他很愿意忽略以前的规范,这可能会对明天秋天的人事任命产生很大影响”,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政治专家克里斯托弗·K·约翰逊(Christopher K. Johnson)说,这“确定了他不是一个平等群体中的第一位,而是独一无二的”。

但中央委员会的公告也暗示,习近平尊重大家对不同背景的领导层的需要。会议公报称,官员们应该来自“五湖四海”,指的就是这一点。

习近平具体是如何获得这个头衔的,可能在很长时间内都不会为人所知。精英政党政治行事极为秘密,而且在他执政期间,这种保密作风更为加剧。

但习近平和他的盟友似乎想出了一个策略,来播种他作为“核心”的概念,然后声称这是对官员忠诚度的必要测试。他们自今年年初就开始为这个头衔做准备,当时有数十名省级领导人异口同声地称颂习近平是核心领导者。

最近,一些官员再次开始歌功颂德,呼吁大家“绝对忠诚”,捍卫他作为领导者的“绝对权威”。本周,党刊《人民论坛》表示,“对进一步确定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有很大的期望”。最近被习近平提拔为北方重要港口城市天津市市委书记的李鸿忠,就特别热衷于为他摇旗呐喊。

“党中央的领导核心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李鸿忠上周在《天津日报》上表示,当时中央还没有这么宣布。“维护核心、维护核心的权威,就是全党的最高利益,也是国家和民族的最高利益。”

然而,相对于中央委员会在一家1964年投入使用的苏式酒店里进行的“册封”仪式,即使是这种赞美也黯然失色。习近平在这个会议上还成功通过了两套新的规定——管理党的政治生活,进行监督——这为他提供了打击腐败,加强自上而下的官员控制,以及扩大党的影响力的工具。

“中央的做法就是继续从上而下的高压推进,”人民大学的聂辉华说:“那就必须有核心才能做。”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Adam Wu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纽约时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