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真讣告:“斗倒”胡耀邦的强硬派|纽约时报中文网

2.jpg.png.jpg

彭真长期担任北京市市长,是文革的首个重要受害者。他帮助建立了中国专制法律体系的框架,反对自由化及进行经济政治改革。

PATRICK E. TYLER 2016年10月28日

中国主要强硬派领导人之一的彭真于周六逝世,享年95岁。

本文最初发表于1997年4月28日。

彭真因为长期担任北京市市长而为人所熟知,他也是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的第一个重要受害者,在国内流放了12年,毛泽东于1976年逝世后才重新出山,帮助设立了中国专制法律体系的框架。其中包括一部严格的刑法,这部法律授予了警察部门、检察院和法院在共产党领导之下的无所不包的权力。

作为共产党内最强硬的执法者和法律专家之一,彭真是讲究政治正确的马列主义的象征,虽然他的去世可能会进一步削弱强硬派在中国的影响力,但他此前对私有财产、资本主义和西方文化的反对,一直是阻碍经济改革步伐、减少政治改革希望的强大力量。

彭真帮助起草了中国的1982年宪法,作为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长,他和老资格的强硬派陈云——1995年逝世——密切合作,给邓小平在80年代推动的经济改革制造了许多障碍。他还曾竭力推翻邓小平对政治改革派的任命,他们倡导更加以市场为基础的经济,支持中国实现更大的民主。

“他把法律看作一种专制统治的工具,当作制造可预见性同时保持共产党精英统治的方式,”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n United States-China Relations)主任(David M. Lampton)戴维·M·兰普顿(David M. Lampton)说。“但我不觉得他把法律也看作会对精英自身有所约束的东西。”

新华社的一篇新闻报道称,彭真于周六晚上11点40因“病”去世,但报道没有明确提及病因。多年来,他的心脏一直有问题。邓小平于2月19日去世后,彭真成为剩余的党内元老中年龄最大的一位。现在,90岁的杨尚昆成为了年龄最大的党内元老。

作为一名与毛泽东并肩作战,并让共产主义在1949年获得胜利的革命者,彭真参与了与塑造共产党现任领导层相关的所有重要决策,包括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让前上海市党委书记江泽民担任党总书记。

他的去世不会立即对目前的领导层格局产生影响,但它会削弱党内强硬派的力量,这有可能会降低实现自由化的阻力。在外界看来,其他依然在世的元老——比如杨尚昆、89岁的薄一波和80岁的万里——不像彭真那么反对改革,他们有可能会继续在幕后发挥重要作用,影响决策或解决如今正在执政的更年轻一代领导层内部的矛盾。

在促使支持改革的党总书记胡耀邦下台一事上,彭真起到了重要作用,前者在1987年被邓小平赶下台。两年后,彭真大力支持实施军事戒严,以打压胡耀邦去世后天安门广场上出现的支持民主的示威行动。1989年6月4日,抗议运动在一场军事袭击中被镇压,彭真和邓小平及其他高层领导人一起解除了接替胡耀邦担任党总书记的赵紫阳的职位,后者当时拒绝下令进行军事镇压。

彭真和胡耀邦之间的争斗不只是意识形态上的,因为这名改革派党总书记有意迫使老一代领导人退休,打破他们对改革形成阻碍的关系网。胡耀邦开启了一项反腐败运动,据说牵涉到了彭真唯一的女儿,这进一步加剧了两人的矛盾。

尽管彭真为中国的法律制度奠定基础,目的是为了让共产党长久统治下去,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扩大了约2500名人大代表在立法和监督政府方面的参与程度,由此帮助形成了一项制度,这种制度可以在中国未来出现的任何民主改革运动中承担更大的角色。不过就目前看,人民代表大会基本上还只是真正做决策的政治局手里的橡皮图章。

另一方面,彭真也曾在上世纪80年代末帮助推动了中国的村级选举。当时,毛泽东的公社系统已经被数亿农民抛弃,共产党对中国乡村的控制处于崩溃边缘。彭真把共产党精心控制下的选举看作一种稳定农村局面的手段,同时他也认为这有助于甄别更合格、更受欢迎的村干部——及新的共产党员。

彭真1902年出生于山西省一个农民家庭,1923年加入了共产党。1929年,他因从事地下工作而被捕,之后被囚禁了六年。30年代,他在战场上抗击侵华的日军。1949年共产党取得政权后,他于1951年被任命为北京市市长。那个时期,他积极参与了中国扫除“阶级”敌人的行动,该运动导致数十万人死亡。

尽管彭真反对邓小平的许多改革举措,但是在其他时候都之紧密合作,其中包括在50年代毛泽东的“反右”运动中帮助清洗和迫害了一大批知识分子。

像许多中国领导人一样,彭真的个人生活不大为人所知。据信他身后留下了妻子和五名成年子女。1939年结婚时,妻子张洁清的身份是他的机要秘书。长子傅锐之前是一名警官,现在供职于中国核工业集团。次子傅平在河北当律师。唯一的女儿傅彦在做生意。三子傅洋也是一名律师,四子傅亮则是河北发改委的一名官员。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纽约时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