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红包照耀中国|东网

28.jpg在最近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的大会上,中国领导讲述了许多红军的感人事迹。
2016-10-31

题目借用美国记者爱德格·斯诺的书名《红星照耀中国》(Red Star Over China),一本最早记述红军长征的英文书,是他到中国西部采访中共领袖的实录。该书1930年代在中国翻译出版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改名为《西行漫记》,从此流行。

看得出那时无论是国统区,还是沦陷区,国民党和日本人对媒体的出版管理都是很无能的,用网路术语来说,换个马甲就能继续发帖。不像现在,管理严格,依法治国,别说换个名字,就是换个地方,在境外出版,犯我强汉,一样虽远必诛,抓回受审。

之所以提到长征,是因为在最近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的大会上,中国领导讲述了许多红军的感人事迹,最著名的就是剪被子的故事:“什么是共产党?共产党就是自己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半条给老百姓的人。”以此提出弘扬长征精神,坚持共产主义理想,继承红色传统。用斯诺的话说,就是让红星照耀中国。

但是在最流行的微信中,却是红包照耀中国。在现实中,更是向钱看,GDP的增长,比什么环境、人文更重要,也最容易考核。用邓小平的话说,发展才是硬道理。江泽民指出,闷声发大财。现在推广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第一条,就是富强。

在地方跑部钱进、官员提钱进步、百姓为了房子生计而奔走的时代,经过了这么多年改革开放市场化、资本化的变化,也就是说在唯利是图的时代,重提共产主义和长征精神,既彰显了伟大的战略气魄,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特别是在政治生态和社会生活层面,网络时代,已和过去完全不同。

政治方面,人们经历了1949年以来前后30年的对比,也许不清楚走向何处,但很清楚不能往回走。要是横向看朝韩、统一后的东西德、巨变后的东欧的比较,大概对未来的方向也有个预期,特别是身边有个同文同种的台湾的转型例子。你可以说台湾很乱,但乱的是政治,社会很稳定,环境很干净,民生有保障。

最大的不同来自网络带来的社会变化。不像传统媒体中央化、行政化、政治化、单向化的宣传,网络没有中央,没有行政级别,众声喧哗,娱乐至死,资讯多元。网络世界,一切都可以质疑、戏谑,官方建构和民间解构无时不在发生。

尽管受到很大限制,但社交媒体多少有点言论自由,人们至少敢说了。而无数的微信群解决了结社问题,尽管是虚拟的、受限的。众多的人们每天在微信群里交流、讨论、争辩着,也许背景不同、观点各异,但不管什么思想路线,抢红包是最大的共识。

美国前副总统切尼访华后,发表演讲,称中国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资本主义的气息,混合着资本、市场、权贵和变化。中国是共产党统治的国家,但早已不是共产主义国家。

几十年前的红色革命,裹挟进无数的人们,给中国带来惨烈深刻的变化,并产生世界性的影响,连大洋彼岸的美国记者都跑来关注中国上空的红星。几十年过去了,变化曲折但继续。现在,红星照耀的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红包诱人的蝇头小利相比,到底谁能胜出,还是最终合二为一。

东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