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虞: 韩国的问题就是没能确立朴槿惠这个核心|东网

朴槿惠以自己的经历告诉观众,女人呐,即便不结婚,即便没生娃,也随时要提防,别被闺蜜家的熊孩子给坑上身。
2016-10-31
最近国内新闻比较寡淡,闲得无聊的我于是追了几集韩剧《闺蜜大作战》。片中,女主角朴槿惠以自己的经历告诉观众,女人呐,即便不结婚,即便没生娃,也随时要提防,别被闺蜜家的熊孩子给坑上身。因为你可以不嫁男人,却保不准有几个闺蜜,而人家闺蜜是要结婚生女的,万一生了个熊孩子,又是炫富又是“特招”,坑得她妈不仅颜面扫地,就连“电邮干政”的陈年往事也被人扒拉出来,进而坑得她妈那位正在谋求修宪连任的闺蜜总统都快提前下台滚粗——这就是目前韩国正在上演的这出“青瓦台韩剧”大致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

应该说,剧情并不复杂,解读却千差万别,有人从中看到了东亚传统政治、裙带文化的遗毒,有人得出了“民主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的结论,更多的人抓住闺密父亲“邪教教主”的身份叽喳个没完,浑然不觉“邪教”本身就是一个有你国特色的词汇,也忘了张无忌、令狐冲这些世人口中的大英雄、大豪杰,无一不跟“邪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在我看来,此事暴露出韩国社会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没有及时确立朴槿惠这个核心,至于说闺蜜干政、邪教泛滥什么的,那不过是些细枝末节的小事。

不信看看咱们中国,这些问题哪一样没有,且哪一样不比韩国严重上一千倍一万倍?人家韩国总统的闺蜜,还只是帮忙审阅修改了一下演讲稿,以便“如何更好传递情感”,而咱这儿的夫人、二奶们,哪一个不是直接干政,扮演地下组织部长、“二号首长”的角色?比如最近热播的《永远在路上》第一集《人心向背》中,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周涛就曾提到:“在云南当地流传着一句话,有事找张姐,在云南没有张姐办不了的事。”张姐者,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夫人张慧清也。按照中纪委的说法,“张慧清在前台办事收钱,白恩培在幕后默默地支持。”

至于说邪教泛滥,这个咱倒还真没有。别说邪教了,就是正教,未经官方许可、“三自”阉割,那也是不允许存在的。但邪教没有,迷信却风行的很,特别是在官员群体当中,凡事请个大师、看个风水、不问苍生问鬼神,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就影响而论,“心灵导师”崔泰敏对朴槿惠、对韩国国政的影响力,绝对小于你国的王林大师。所不同的在于,人家崔教主升天多年了还在被其国人鞭尸,而咱的王林大师却活得有滋有润,并抽空搞了个大新闻——把自己的关门弟子给做了,门规之严、手段之狠,恐怕连郭德纲都要给他跪了。

事实上,不仅是王大师,整个这国尽管问题重重,却无时无处不呈现出一片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若要问诀窍:无他,唯确立了核心尔!有了核心,闺蜜、情妇哪还需要“电邮干政”,直接走上前台加封个中央文革小组第一副组长、政治局委员,也没人敢牙崩半个不字;有了核心,别说什么梨花女子大学,首尔、延世、高丽三大名校想上哪所上哪所,哪个同学敢不爽,哪位教授敢让她挂科?要是都看不上,直接送剑桥、哈佛,学成之馀混个“英国十大杰出韩人青年”,那也是so easy;有了核心,甭管是贪多少亿,或者如何蓄意谋杀国际友人,都无需担心会成为第二个贾敬龙。即使法院迫于舆论压力判你个死缓无期,秦城的环境待遇也足以让坐牢变成养老。

总之一句话:倘若韩国人也能像历史上那样,对我中华上国亦步亦趋,积极参照、践行天朝治国理政的成功经验,及时确立新国家党在韩国的核心地位,确立朴槿惠总统在新国家党的核心地位,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既管不住媒体乱爆料,又无法阻挡民众上街游行集会,甚至就连下属的检察部门都胆敢上门对总统府进行搜查,搞得纲纪败坏、天下大乱?

韩国人孔子曾经曰过,“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尽管“早发(财)早移(民)论”愈来愈在这国精英中成为共识,但我还是要劝一下韩国的朋友们,回头是岸啊。

东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