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軍人立即報警”:北京中央軍委大楼交通管制|自由亚洲

2.jpg.png.jpg

中国各地的退伍老兵继续发起全国联动进京上访行动,打算11月1日到中央军委大楼维权。当天早晨,北京警方在军委大楼前层层设卡,盘查路人。北京地铁发出通告称,1日首班车至晚上12点,军事博物馆站采取封站措施。北京市公安局向公交集团保卫部发出“11.01”专项工作函,要求“发现军人立即报警”。

2016-11-1

继10月11日,逾万退伍军人到中央军委大楼上访维权事件发生后,11月1日,全国各地老兵打算再度上访。各地政府近日紧急启动维稳措施,阻止老兵离开当地。北京地铁10月31日发出通告,11月1日首班车起至当晚12时止,1号线、9号线的军事博物馆站采取封站措施,期间1号线、9号线各次列车在该站通过不停车,请乘客提前安排好出行时间及路线。据老兵提供的军委大楼附近照片显示,现场到处是警察和便衣,数十辆警车及公交车停在大楼周边,军委大楼东侧马路已被封闭,任何社会车辆不得通行,现场气氛十分紧张。

题图: 警方封闭军委大楼一侧的马路。(老兵提供/记者乔龙)

警察在军委大楼门前巡逻,多辆警车待命。(老兵提供/记者乔龙)
北京警方发出“11.01”专项工作函。(老兵提供/记者乔龙)
中央军委大楼前的警车。(老兵提供/记者乔龙)
中央军委大楼一侧,警方封闭马路。(老兵提供/记者乔龙)

一位不愿具名的老兵当天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这次请愿活动被警方掌握,不少老兵被所在地政府人员控制:

“这个我知道,全都去了北京,给你发的图片都有,在北京闹事是很大的影响。尤其去的山西的兵,还是四川的、湖南的特别多”。

据湖北民生观察工作室网站报道,11月1日,全国老兵计划再次进行大规模的赴京上访请愿活动,各地维稳机器迅速启动。有老兵贴出一份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集中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及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10月28日下发的文件,文件名为“关于坚决劝阻制止各类涉军群体人员参与全国联动进京集体上访的紧急通知”。内文称,据中央、省、市维稳办通报的情况,全国各类涉军群体人员企业军转干部、转业志愿兵、对越参战人员、援越抗美人员、涉核人员、伤残军人、复员军官等七个群体邀约10月29日至11月7日大规模集体进京上访,人员将达二万人。

北京一位老兵家属称,他们维权多年,要求落实退伍军人待遇,但政府一再拖延:

“听说了。我们这边的问题是解决不了,哪儿有解决问题的啊,待遇、房子,找了那么多年,也没有解决。一直在拖,找一次就拖一次。拖欠的这些人应该给的,应该承诺的,比如志愿兵应该给安置,但没有安置。应该做到的都没有”。

北京市公安局于10月29日向公交集团保卫部发出的关于做好“11.01”专项工作函称,据有关部门通报,11月1日将有大规模人员前往八一大楼聚集,按照市局工作部署,为做好重点地区重点部位的安全防范工作,防止大规模聚集情况发生,在工作时服从现场民警指挥,工作中发现身着旧军装、佩戴胸牌、军功章等物品的,携带拉杆箱及有军人气质的,三五成群的,年龄在40至60岁的,要及时拨打110报警。

今年10月11日,来自中国12个省、市的约一万多名退伍军人聚集八一大楼静坐抗议,要求当局落实相关政策待遇。最后九个省的副省长到北京劝说老兵返回,并承诺妥善解决老兵反映的问题。不过,老兵发现这一承诺并未兑现。

老兵张先生说,他们维权的诉求其实非常简单:

“现在维权的人都是五、六十岁的年龄,到这个年龄了,主要诉求是吃饭有依靠,各方面国家都给予照顾。(每月)几百元前,特别是有大病以后,这个问题是最主要的,当兵的现在一个月加了40元钱,没有参战的现在一个月拿400多元钱”。

民生观察网站则发文,呼吁当局制止、停止对全国退伍老兵的各种非法的维稳监控行动,尊重老兵行动自由等基本人权。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寇天力

ziyou

附:2万退伍军人拟围军委 北京警方重点维稳|自由亚洲粤语部

全国各地约2万退伍军人,拟周二(11月1日)再度包围中央军委大楼维权,北京市公安局实施专项维稳行动,并将军委大楼门外的交通和路口一并封锁。此前,全国各地维稳办也奉命将涉军重要维权人士,视为属地严控对象,严防退伍军人赴京。(黄小山/程文 报道)

2016-11-1

武汉新洲区维稳办的紧急通知。(图片来源:知情人,拍摄时间:2016年10月28日)

知情人提供给本台的资讯显示,周二一大早,北京市警方就调派大量的警车和警力封锁了中央军委大楼门前的多条马路和路口。连过街天桥下也被警车驻守。其中一些马路,则实行单边放行。

本台记者又掌握一份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卫总队上周六签发的文件指,根据情报部门通报,周二当天将有大规模的人员前往八一大楼(军委大楼)聚集,要求公交集团的职员严密注意车上可能出现的退伍军人的动向,并要求一旦发现,立即报警。

该份警方公文留下的联系人为左博楠。根据检索发现,左博楠系北京市公安局公交治安总队内保支队队长。本台记者拨打其手机,但一直无人接听。

知情人杨先生透露,由于当局戒备森严,到周二下午,还不知道维权退伍军人是否突破了警方的封锁。

杨先生说:只有那些图片,那几张。没有什么新的照片过来,没有传新的消息。

本台记者获得的一份武汉市新洲区维稳办签发的紧急通知称,企业军转干部、转业志愿兵、对越参战退役人员、援越抗美人员、涉核人员、伤残军人等7个群体的重点人员,邀约于10月29日至11月7日大规模进京集体上访,声称规模达2万人。

该通知要求各街、镇和相关单位,必须落实重点涉军人员的在位情况,并要求逐人落实稳控。还要求每天上午9点和下午4点向维稳办进行一日两报。

为了了解基层涉军维稳的实际状况,本台记者致电武汉市新洲区“涉军维稳紧急通知”上的联系电话,但该人士称,他是接访人员,和维稳是两个概念。同时以自己正在接访为由,拒绝透露更多的资讯。

他说:那我不是很清楚,因为我跟你说了,我是负责接访的,我这不是维稳办啊。接访和维稳办是两个概念。我正在接访,还有两个人坐在我这儿,在接访。

曾为退伍军人的评论员贾平认为,因为上次包围军委大楼成功,导致官方对涉军人员加大了管控力度,他们再次集结的难度也急剧增加。涉军人员退役后对待遇不满,是多年的老问题,官方也一直严控,直接的后果就是维稳经费飙升。

贾平说:肯定要增加,甚至可能不是同一拨人。看到的消息是上一次答应了他们一些条件。就是别人看到了示范的效应嘛。这个作为重点,那是好多年前,十几年前就已经列为重点了,而且这么多年一直是盯得很死的。这种重点的群体其实规模都不小啊,各地不惜代价的结果就是经费猛增的事情啊。因为这种待遇它是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问题。这夥人比如他说诉求是90年代的问题,但原来还有诉求60年代的问题的呢。

贾平认为退役人员维权的根本原因,就是争待遇。但因为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都有限,注定了大多数退伍人员根本不可能得到待遇丰厚的位置,也注定中国军队的转业安置制度难以为继。

上月11日,数千退伍军人避开了各地维稳机构的围堵,突然出现在北京军委大楼前集体维权,引发了国内外广泛关注。而越来越多的退役老兵是否成为反抗核心力量,也在异议人士中引发激烈的争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