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中长期风险, “Xi核心”也很焦虑|纽约时报中文网

30.jpg被赋予“核心”称号是习近平权力地位上升的最新证明。但同时,经济困境、官僚体制、国际形势的风险也让习近平深感忧虑。

储百亮 2016年11月2日

尽管习近平在政治上表现十分强势,有官员认为习近平和其他党内领导担忧共产党能否经受更长期、广泛的挑战和威胁。

即便是在胜利的时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会表现出焦虑。

自从共产党上周给予习近平“核心领导人”这一显赫的称号后,便展开大张旗鼓的宣传,让这个国家团结在他的周围。这种具象征意义的推举强调了习在党的精英中居于最高位置,增加了明年他按照自己的意愿对高级官员进行重新洗牌的可能性。

上海,一座建筑物外墙上贴满了习近平的海报。Aly Song/Reuters

但是,习取得的这一大胜利也伴随着官方文件和讲话中对中国和中共面临的风险的警告:放缓的经济因严重的债务问题和不必要的工业产出而扭曲;对腐败再次抬头的担心;令中央政策受挫的官僚惰性;以及国际紧张局势。

习在政治上似乎坚不可摧,但官员们表示,他和其他领导人为更广泛、长期的危险以及共产党化解这些风险的能力感到担忧。这两方面的考虑促使领导层决定提升他的地位。

 

“保持忧患意识是共产党传统一部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文说。他曾见过习。“但他的忧患意识比近期前任的领导更浓。”

“他看到了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以及中东、北非的那些政权危机,他在几次场合都讲过,他也看到了苏联的历史的教训,”王文说道。“确立他为核心就是定调,定的调就是中央要权威。”

63岁的习近平是一位尊崇毛泽东的老一辈革命家的儿子,他对共产党失去统治地位的担心尤为真切。

他乐于对精英的驯服,但也对无法控制草根阶层表达过受挫感。这种矛盾的结合可以解释为什么他的权力似乎既强大又脆弱——即使在担任国家领导人四年之后。有几位专家称,即便2017年他继任国家主席,四周都是自己亲手挑选的官员,他依然很有可能会加强对控制的追求。

“党的很多政策贯彻不下去,”邓茂生周一在北京对记者表示。他曾帮助起草提升习的地位的决定。他说,有些省市搞“独立王国”,藐视中央政策。

“我们要加强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邓说,“不加强集中统一领导,面临的问题解决不了。”

习被提升至“核心”地位后,迅速安插自己的人,以备明年提拔到党的高级职位上,届时决策机构政治局的25名成员中有近一半会退休。

周一,曾在东部省份浙江担任习手下的官员蔡奇被任命为北京市代市长。蔡之前担任的是习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高级官员。北京市目前的市委书记在明年退休后,蔡似乎很有可能接任这个比市长权力更大的职位。

蔡获得任命后,热情赞扬了这位国家主席,他对首都的官员们表示,上周召开的全会最大的贡献就是确立了习的“核心地位”。据官方报纸《北京日报》称,他还说,中国从2012年以来取得的成就在于习的“英明领导”。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政治学家史宗瀚(Victor Shih)密切关注着中国共产党的人事变动,他说,类似的提拔行动很可能会在未来一年里出现。

“习近平多次煞费苦心,把过去认识的一些人安插在重要的职位上,有时与党的规章制度或惯例不符,”他说。“习近平显然希望自己的亲信在党政军和国内安全机构的关键岗位上任职。”

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职位上都会被习近平的老朋友占据。将他提升到“核心”地位的决定,同时也对“民主集中制”进行了强调——让所有的高级官员都有发言权——并称他们应该来自“五湖四海”,意味着来自不同的背景。

“对习近平来说,填补这些职位显然是有利的,这并不意味着用一个现有的小团体来填补它们。”澳大利亚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荣誉退休教授、长期研究中国政治的泰伟斯(Frederick C.Teiwes)说。

“他会争取广泛支持,”泰伟斯在接受邮件采访时称。“他们显然会包括他熟识和信任的人,其他有重要关系的人会调整自己的忠诚,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习近平的人’。”

对习新地位的宣传表明,对他的坚定忠诚将对升迁至关重要。最近获得提拔的其他官员热情支持他的擢升——甚至是在上周中共中央委员会的决定公布之前。从那时起,更多官员在共产党主办的报纸报道的讲话中宣布对习“绝对忠诚”。

但是,对习的奉承也伴随着挫败的暗流——他的计划多次受到阻碍,同时对威胁党的领导进行压制的努力也遇挫。

上周的决定将这些风险总结为“四大考验”: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和外部环境考验。

习的新头衔宣布后一天,他召集高级官员,讨论经济健康状况。低息贷款促进了经济增长,但贷款额已达到令许多经济学家担忧的水平。周二,他警告官员们在推动改革方面“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数名专家表示,最重要的是,习担心那些障碍会阻碍中国转向较低速度的、更可持续的发展,阻碍他把反腐行动变成政府的长期改善。

经常与中国官员碰面的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东亚研究所(East Asian Institute)教授郑永年称,习认为最大的威胁恰是这些障碍,而非高级领导层中的任何潜在对手。

“如果没有成效,他的计划就会遇到麻烦,”郑说。“人们都很实际。今天你很受欢迎,明天就不一定了。”

不过,他和其他分析人士都称,他们很怀疑赋予习更大权力就能帮助解决中国的问题。

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所长韩博天(Sebastian Heilmann)称,习“巩固了他本就牢固的地位,但是民众的期望、决策的负担以及意想不到的风险也随之增加。出现明显决策失误的可能性也在增加,它们可能会困扰党的‘核心’。”

曾经担任赵紫阳助手的鲍彤称,尽管如此,习不大可能放松控制。赵紫阳是1989年因反对武力镇压天安门广场学生领导的抗议而遭罢黜的中共中央总书记。

“如果他的政治地位更稳定,我想他就更不可能改变,”鲍彤说道。“我相信他是一条路走下去,不会从这条路走到那条路。”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纽约时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