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国打贸易战, 特朗普手里有多少弹药?|纽约时报中文网

2.0.jpg

如果特朗普实践他关于中美贸易战的竞选言论,他可以从中国钢铁下手,报复中国。中国也可以通过惩罚美国企业进行反击。

KEITH BRADSHER 2016年11月11日

作为一名候选人,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将一些最激烈的言辞抛向了中国,宣称“我们已经处在一场贸易战中”,还带威胁性地表示,“我们拥有压倒中国的力量,经济力量。”

作为美国的总统,特朗普则有可能把贸易——他的民粹主义崛起的一块基石——当作一件武器,大大改变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也会给依赖环环相连的数千亿美元商品贸易的企业、行业及工人带去改变。然而,结果有可能是两败俱伤。

切断贸易,无法挽回美国在之前几十年因中国成为世界工厂而失去的制造业工作。数年前离开美国一些行业,比如服装制造和一些轻工业,现在已经开始离开中国,转向到成本更低的地方。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还有可能惹恼一个本身也有经济民族主义名声的威权政府。

不过对北京来说,让人不安的现实是特朗普有各种各样的方式可以就贸易行为对中国进行报复。在他、他的支持者或处在受影响行业的人看来,那些贸易是不公平的。中国向美国销售大量的商品,他可以对这些商品征收更高的关税。

中国进行报复的机会将更加有限。简单地讲,原因是中国从美国购买的东西比较少。

但中国可以对波音(Boeing)公司、美国汽车制造商和美国农民等目标实施一些战略性打击。比如,北京对中国的航空公司实施严格的控制,偶尔在官员们感觉华盛顿不太配合的时候,转而和波音在欧洲的对手空中客车(Airbus)签合同。

“波音公司抱怨,‘我们和中国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为什么总拿我们当靶子?’”曾在中国商务部担任官员的何伟文说。他现在是颇具影响力的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下属的中美欧研究中心联席主席。

中国还可以严重破坏支撑iPhone和汽车配件等许多产品的庞大而脆弱的供应链。六年前,中国对鲜为人知但十分重要的矿物出口进行限制,曾引发全球制造商的强烈抗议。

初步迹象表明,贸易可能会在白宫的中国日程上占据更显著的位置。而在奥巴马总统的任期内,这个日程主要被北京在东亚的领土主张及它对朝鲜的影响占据。

特朗普已经准备让长期担任钢铁企业主管、同时也是贸易批评人士的丹·迪米科(Dan DiMicco),在他的政府实现过渡期间负责贸易方面的事务,这释放出了比较强烈的信号。在满是惊叹号的个人博客里,迪米科将美国工业的衰退归罪于贸易伙伴的欺骗行为,尤其是中国。

“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说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会引发‘贸易战’,但她没有意识到我们已经处于贸易战中了,”去年夏天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特朗普显然明白这一点,他会努力终结中国的‘重商主义贸易战’!一场针对我们进行了近20年的战争!”

过去两天,中国在强调健康的中美关系会让双方都受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周四称,“发展长期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还表示“美国任何一个政治家,只要从本国人民利益出发,都会采取一个有利于中美经贸合作的政策。”

最近几年,特朗普的观点大大偏离了共和党自由贸易的立场,显示出向里根政府时期更加强硬的立场回归的迹象,后者曾就贸易问题多次对日本采取行动。自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之后,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一直都不大愿意对抗有可能在补贴或倾销出口产品的国家,要么是因为证据不太确凿,要么因为存在破坏外交关系或战略关系的风险。

“这是你在法学院要学的东西,是在你从事法律工作初期就该知道的,”在卫理律师事务所(Wiley Rein)美国钢铁和铝业部的资深律师艾伦·H·普赖斯(Alan H. Price)说。

在使用时,这些措施有时被认为并不起作用。

一个罕见的例子是,奥巴马总统上台后没多久,便动用自己的权力对从中国进口的轮胎征收最高达35%的关税。此举导致中国对美国的鸡肉和汽车产品征收高额关税。两国均向通常都站在美国一边的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发起申诉。

此案导致美国自产的轮胎增加,但从其他国家进口的轮胎增加得甚至更快。后来,奥巴马政府对利用贸易限制挑战中国的做法变得更加谨慎。

特朗普采取的任何贸易行动都会面临限制。

今年,他曾提出对来自中国的所有进口货物征收45%的关税。但后来,他避免谈及细节,而且他也没有多大的权力可以这么做。法律允许他只能在最长150天的时间里,对所有进口货物征收最高15%的关税,除非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其他法律规定,他只能对目标商品征收关税。

如果特朗普想迅速发出姿态强硬的信号,他可能会对从中国进口的钢铁和铝采取行动。奥巴马政府一直以中国补贴铝出口为由,准备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此外,美国、日本和欧盟已经提出抗议,称中国政府的补贴导致其国内钢铁行业产能过剩,每年向全球市场倾销数百万吨剩余商品。

鉴于其出口至美国的商品数量,中国更容易受影响。十多年来,中国每从美国进口价值一美元的商品,便向其出口大约四美元的商品。面向美国的出口占中国经济的大约4%,而对中国的出口在美国经济中所占的比例仅为1%的三分之二。

“我们没有多少可以用来报复的手段,因为我们的出口规模大于进口规模,”中国前商务部官员何伟文说。

但中国仍可以给一些为美国提供就业岗位的敏感领域造成痛苦,比如波音的喷气式客机。

波音拒绝对此予以置评,只是说,“我们向候任总统特朗普与新当选的国会议员表示祝贺,同时期待与他们合作,确保我们能继续推动全球经济增长,保护我们的民众。”

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和福特汽车(Ford Motor)视中国为一个销量贡献大国。为了供应中国国内市场,他们主要在中国境内生产。但大量设计和工程工作仍在美国进行。中国可能会通过采取有利于美国车企强大的欧洲竞争对手,尤其是大众(Volkswagen)和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的国内政策,来打击美国车企。

其他美国公司也许不会像过去那么反对贸易限制。一些美国公司一直难以在中国打开销路。在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爆出美国在中国搜集情报后,北京把合同都给了中国的电信企业。此外,中国的国有企业也把大量投行业务从华尔街转移给了本土竞争对手。

美国的农民欢迎中国购买,但尚不清楚任何贸易纠纷对他们的伤害可能会有多大。鸡肉、大豆、玉米和其他食物是在全球市场上交易的大宗商品,农民通常能够把它们卖到其他地方去。

对美国民众来说,中国商品长期以来帮助抑制物价。但随着中国国内人工成本攀升,且印尼、越南和印度等竞争对手的制造业扩张,中国的出口商品在抑制物价方面的作用正在减弱。

中国最大的潜在武器是通过暂停出口关键材料或零部件,中断跨国公司的供应链。但这可能有损中国作为一个可靠的供应国的名声。

“我目前认为我们不会走到那一步,因为还有很大的谈判空间,”何伟文说。“如果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什么都可以考虑。”

翻译:常青、陈亦亭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纽约时报.pn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