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8名香港立法会议员被指宣誓心不诚|纽约时报中文网

2.0.jpg

一个香港的士司机协会向法院申请,要求宣告八名议员就职宣誓无效。其中一名议员说,不能忠于“屠杀自己人民”的政权。

傅才德, ALAN WONG 2016年11月11日

题图: 周日,在香港中联办外,抗议者设置障碍物与警方对峙。

香港立法会的八名亲民主的议员正面临被逐出的能,此前,当地出租车司机协会的一名成员要求法院裁定他们的就职宣誓不符合规则,意味着他们可能违反了北京做出的一项有争议的裁决。

新诉讼让可能失去立法会席位的议员人数达到10名,这些立法会议员都在今年9月份当选的。这八人外的另外两人是梁颂恒游蕙祯,他们在誓言中加入了贬低中国的用词,还发誓效忠“香港民族”,激怒了中国政府

10月,在香港的宣誓仪式上,梁国雄撑开了一把代表“占中”运动的黄色雨伞。Anthony Wallac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他们两人的做法导致北京在周一宣布了新的指导方针,规定宣誓人必须“真诚、庄重”,必须准确地宣读誓言,不可重新宣誓就职。

上周日,北京即将宣布释法的消息在香港引发了大规模的街头抗议活动,警察最终与示威者发生了冲突,带着防暴用具的警员向示威者使用了胡椒喷雾。在北京宣布释法后的周二,由于担心大陆正在破坏香港的法院系统,上千名律师在香港中心商务区举行了游行。香港在1997年前曾是英国殖民地,虽然现在仍有相当大的自主权,但中央政府可以对被称为《基本法》的香港小宪法做出释法,香港法官也必须考虑全国人大的释法。

据高等法院的归档记录,新案件是周三提交的所谓司法复核申请,涉及立法会的一项决定,该决定接受了八名立法者中六名的宣誓,并允许另外两名在第一次宣誓无效后,重新进行宣誓。

在当地公共广播服务香港电台的一个采访中,的士司机从业员总会前会长郑玉佳展示了针对那八名立法会议员提出的司法复核申请。这不是郑玉佳第一次使用司法程序来帮助推动北京的利益。2014年底,他所在的团体成功地提请法院发出了一项禁制令,清除了民主示威活动中被示威者占领的一条主要道路的部分地段。

“他们改变誓言意味着一件事,就是他们的宣誓不真诚,”郑玉佳在采访中说。“如果他们没有真诚地宣誓效忠国家和香港特别行政区,他们怎么有资格当香港的议员呢?”

在香港申请司法复核需要两个步骤。法院首先要批准申请人可以提交申请。法官要看提交司法复核的人与其要求的“事宜有足够的利害关系”。虽然的士司机从业员总会是立法会功能界别运输界的企业成员,但郑玉佳在此案中有什么利益还不清楚,功能界别指商贸团体在香港立法会制度中占有的席位。

在司法复核申请中被点名的八名立法者中,刘小丽以极慢的语速宣读誓词,在每个字后停顿,花了10分钟才读完;罗冠聪说了一段开场白,表示他不能忠于“屠杀自己的人民”的政权;外号“长毛”的梁国雄在宣誓时打开了一把黄伞,那是2014年抗议活动的象征。

香港的司法制度是英国遗留下来的,以其独立性而闻名。法官必须针对每个具体案子来决定如何解释北京的释法,以确定在宣誓之后发布的释法是否具有追溯效力。与这八人的情况不同,游蕙祯和梁颂恒的誓言被定为无效后,还没有得到重新宣誓的机会。

“我认为我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司法复核申请中被提名的立法者朱凯迪周四对记者说。“我认为,即使在释法之后,香港法院的法律也不会做出取消我和我的同事议员资格的如此可笑的裁决。”

朱凯迪说,“这是来自北京的对全社会的政治镇压,不只是对我。”

中央政府在周一的释法中强烈暗示,释法针对更多的人,不只是梁颂恒和游蕙祯。据《南华早报》报道,北京一位官员在周三表示,多达15名立法会议员有可能会因就职宣誓不符合规则而失去席位,另一位官员则详细阐述了什么样的誓言会被视为“不真诚”。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

翻译:Cindy Hao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e7%ba%bd%e7%ba%a6%e6%97%b6%e6%8a%a5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