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为什么完全误判美国大选结果?|德国之声中文网

%e5%aa%92%e4%bd%93%e4%b8%ba%e4%bb%80%e4%b9%88%e5%ae%8c%e5%85%a8%e8%af%af%e5%88%a4%e7%be%8e%e5%9b%bd%e5%a4%a7%e9%80%89_%e5%89%af%e6%9c%ac

民意调查专家和各大媒体完全没有料到特朗普会当选美国总统。这个令人惊讶的结果如何解释?

2016-11-11

作者: Sabrina Pabst

还在大选投票前,众多美国主流媒体就已深信不疑:希拉里·克林顿将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统。特朗普当总统?这对于很多新闻界人士来说曾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人们忘不了他的那些种族主义的、性歧视的和恶俗的言论。《纽约时报》支持希拉里·克林顿的选战、呼吁选民投票给她。著名的《大西洋》杂志亦有同样表现。

不同的美国观

然而,随之而来的是震惊:与传媒主流相悖,很多美国民众做出不同抉择,-他们选举特朗普为美国新总统。显然,美国媒体有着与很多民众不同的美国观。杜塞尔多夫海因里希·海涅大学交流与传媒学专家沃维(Gerhard Vowe)承认,特朗普的胜选令人大吃一惊,因为大家此前从媒体得到的信息是,选举结果可能会很接近,而希拉里·克林顿胜出的可能性要高得多。

不要笃信民意研究专家

沃维教授指出,传统媒体在做出预测时首先依据民意调查机构,而这些机构的专家低估了特朗普的影响力。他认为,民意调查机构不容易做出可靠解释,原因在于美国的选举制度、特朗普支持者们最后时刻的总动员,以及厌倦政治的选民们不可靠的表态。类似因素此前导致了对”Brexit-Votum(英国退出欧盟全民公投)”结果的错误预测。

不过,如果仅将不精确的民意调查结果视为传媒误、和轻视作为自主的总统侯选人的特朗普的唯一原因,就大错特错了。克吕格尔(Uwe Krüger)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解释说,自由派主流媒体、政治和传媒在价值观方面保持一致,但它们均未反射出民众的整体愿望。记者出身的克吕格尔是”Mainstream(《主流》)”和”Meinungsmacht”(《意见的力量》)二书的作者,2016年获颁”君特-瓦尔拉夫(Günter-Wallraff)新闻批评奖”。

象牙塔中的记者

新闻学者沃维指出,此次美国大选结果显示,美国大媒体失去了与国人的联系,”记者们生活在象牙塔里”。他强调,在传媒中心,记者们在工作地点上就已经被屏蔽在民众之外,打交道的尽是同类:政界人士或学者,具备某种程度的专业性、理性和共同的交流风格。沃维分析说,媒介没有充分意识到,选举决定是一种政治交流,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真理和内容,而是愿望。交流世界的分割是新闻界面临的一个问题。他指出,传媒人听到的只是自己的回声,没有反映觉得自己被误解或被抛弃了的那些人的心声。

特朗普和欧洲右翼民粹主义者之间的平行现象

特朗普的胜利被其支持者称为所谓的局外人对政治建制派的胜利。德国和欧洲的右翼民粹主义者也希望从中获益。政治学者丰克(Hajo Funke)认为,至少在煽情语言方面,”特朗普现象”和极右翼的”德国选项党”(AfD)的迅速上升具有可比性。

沃维教授也指出,人们对选项党及类似团体采取”一概反对立场”,不同其进行讨论、试图对其置之不理以及将其打入冷宫,依然还是一种非常普遍的态度。

他强调,鉴于”英国退盟”、特朗普胜选以及德国选项党迄今的选举成果,记者和学者们不能再与世隔绝了。他要求,新闻从业人员应从实际出发,解释,是什么东西正在推动社会。

社交媒体只是体现自己的回声

不过,在社交媒体时代,记者们几乎无法判定,自己与之打交道的只是边际现象,还是广泛的社会运动。传媒学家沃维指出,尽管大众媒体的评论栏目里有读者或用户的反馈,但人们并不能从中了解到,是否有更多的民众中也持相同看法。

社交媒体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传播体系。单个的特朗普支持者不再从传统的大众媒体那里了解民情。用户从Facebook或者新闻订阅(News-Feeds)中攫取与自己的利益或立场相近的新闻,他们从贴身环境中获取信息。沃维教授认为,这种形式的交流带来巨大影响:人们在网络里只听见自己的回声,不再感觉自己孤立,因此支持者们高估自己,并信心十足,前去投票。

离开办公桌

记者克吕格尔要求新闻业者摒弃只反映精英立场的做法。对他来说,德籍女记者哈亚利(Dunja Hayali)作出了表率。父母是伊拉克人的哈亚利,一再成为仇恨评论的目标。尽管如此,她仍对右翼民粹主义的德国选项党在爱尔福特(Erfurt)的一次示威活动作了报道,并力求直接传达旁观者和批评者的声音。

克吕格尔要求传媒人士涉及不受新闻发布会和通讯社约束的更多选题,并不断在政治主流之外从事新闻调查。

德国之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