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川普上台的内外隐忧|东网

%e5%b7%9d%e6%99%ae%e4%b8%8a%e5%8f%b0%e7%9a%84%e5%86%85%e5%a4%96%e9%9a%90%e5%bf%a7_%e5%89%af%e6%9c%ac

川普当选前,党内许多大佬都不支持他,当选后又激起不少地区大规模的街头抗议,这在以往极其少见。
2016-11-14

川普当选总统,出乎许多媒体、专家、乃至外国政府的意料。大国领导中,和川普私交不错的普京,第一个致电祝贺。而美国最持久、最牢固的盟友英国,首相很晚才祝贺,并且用词是要和他“谈一谈”。选举后,著名的《纽约客》杂志总编发表社论,称:“我们的未来不可能是法西斯主义,我们不允许;但是这个肯定是法西斯主义的开端。”

之所以有此担忧,是川普在竞选期间,多次表达强烈的种族歧视和排外言论。他采取和对手相反的主张,对选民大肆许诺,很多都相互矛盾。比如他反对希拉妮增税、大福利、通过发展高科技和清洁能源增加就业的政策。为了吸引底层、传统行业、中西部和南部的选票,他主张减税,扶持制造业和传统能源产业,让美国重新强大,不是依赖福利,而是工作。

但是,扶持传统产业需要钱,钱从哪来?要么增税,要么继续国内外借债。而美国的传统制造业早已没有竞争力,这些年主要靠进口,再用优势的高科技出口来平衡。如果制造业起不来,从业人员还得要福利。他只不过是画饼充饥。

许多人说川普虽没有从政经验,但他是成功的商人,人很精明。问题是国家治理和企业管理有很大的不同,除了经济,还有安全、外交和公共服务。总统要知人善用、合力团结,而不是大放厥词,制造分裂。当选前,党内许多大佬都不支持他,当选后,又激起不少地区大规模的街头抗议,这在以往极其少见。

川普上台后,会往回退,走中间路线,还是会走得更远?毕竟他大权在握,强悍的个性、极端的言论,加上被忽悠的民众,有很多不确定性。也有人说美国总统有任期限制,而且在法律和三权分立的制约下,如果好不到哪去,也不会坏到哪去。

但是民选的美国总统,权力相当大而且灵活。法律往往是滞后的制约,三权分立里总统权力占优、主动,他可以绕开国会的讨论,甚至可以否决国会的法案。代表不同选民诉求的众多议员,要想以三分之二的多数再否决总统,难度更大。

至于任期制,罗斯福总统有过突破,当年的希特拉,现在的普京,都弄权改变。美国由于历史上没有经历过纳粹极右和列宁极左的危害,在国力下降、经济不振的情况下,渴望变化的民众被川普煽动起来,到底会怎样?这是《纽约客》主编等精英的担忧。

中国人更关心中美关系。尽管网络上对两位候选人毁誉都有,作为网红政客,川普更受推崇。但中国官媒倒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倾向,而是从总体上批判美国的选举闹剧、金钱政治,暗示中国人坚持党领导,决不走邪路。

从官方来说,比起高举自由人权价值观大旗的民主党,更愿意和较为功利、注重工商贸易的共和党人打交道。但川普又不是典型的共和党人,没有处理中美关系的经验,为了国内经济和国际竞争,很容易拿中国做靶子。比如,他想提振美国制造业,就会像竞选时说的,对中国征收高额关税,限制进口。加大美国国内的建设,会吸引美元回流,加速人民币的贬值。总体上的排外、限制移民,也会对华人有影响。

国际战略上,美国和俄罗斯修好,中国的回旋馀地变小。美国如果从东北亚、东南亚战略收缩,中美之间在北韩、南海问题上的均势会打破,原来由于美国存在而掩盖的矛盾,会变得尖锐、复杂。美国如果专注国内,伊斯兰极端势力也会渗透新疆。

不过中美两个最大的对手,这么多年,好也好不到哪去,坏也坏不到哪去。美国强了,中国可以搭顺车。美国不振,中国更是有机可乘。

 

don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