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 美国退出世界治理? 川普必然大转弯|世界日报

%e7%be%8e%e5%9b%bd%e9%80%80%e5%87%ba%e4%b8%96%e7%95%8c%e6%b2%bb%e7%90%86-%e5%b7%9d%e6%99%ae%e5%bf%85%e7%84%b6%e5%a4%a7%e8%bd%ac%e5%bc%af_%e5%89%af%e6%9c%ac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俄罗斯总统普亭,周一都和川普热线通话,期待改善双边关系。川普竞选时倾向美国自保的言论,引发美国退出世界治理的疑虑,但实际上,川普施政议程可能“美国优先”,内政排前面,或多或少暂让美国的世界角色淡出,但设想美国将淡出世界舞台,显然不切实际。川普“让美国再度伟大”,重在先内后外,治理好美国,再管治世界,“世界警察”不是无偿奉献,盟邦须合理分摊经费。亚投行行长金立群预期,川普可能重新考虑美国加入亚投行,正说明世局变化加快,川普执政很多不可能会变可能,但美国主导世界、维护“全球盟主”地位不可能改变。

2016-11-15

川普被舆论视为有孤立主义倾向,主因在竞选期间,质疑美国20多年来在全球推行民主,扮世界警察,出兵推翻多个专制政权,但美国得到甚么?这是川普支持者的共同疑惑。欧巴马八年、小布希八年,美国出兵反恐,花费数兆美元、牺牲逾7000美军性命,虽改善美国安全,但恐怖主义并未消灭、美国国际形象下降、美国人出国得处处提防被攻击;美国国债剧增、赤字空前,中产阶级收入停滞、就业机会减少,升斗小民对未来悲观。川普抓住民心,主张不同于两党传统,但民心想自保,总统却很难突破现实。

论断川普执政将让美国采孤立自保,显然武断而危险。一,二战迄今,两党无论谁执政美国都肩负全球角色,在欧洲与北约、在亚洲也和盟国共同维持和平局面,庞大军力分布全球,60多年来形成的军工复合体利益庞大,不可能因川普一人就打破。二,“让美国再度伟大”只是施政优先顺序不同,资源先用于国内,提振经济、改善就业、刺激税收、丰沛国库,国力上升后,美国再度强大才有筹码。川普可能淡化意识形态,对国际政治也讲投资报酬,国际维安经费合理分摊,例如美国长期负担北约70%经费,就不合理。

欧巴马主政下,中俄强势挑战美国愈趋明显,世界趋多极化。川普执政面临的情势艰难,略述如下:

一,亚洲仍是美国最重视区域,“亚太再平衡”名称即使消失,美国在亚洲能改变的有限。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前顾问马修.巴洛斯认为,美国以海上霸权优势削弱中国军事化、北韩核武发展,亚洲小型军事冲突威胁仍在,美国投入如减少,各国竞争将趋严重,甚至发展核武,使东亚情势比中东更危险。日相安倍17日急于见川普,用意明显。

亚洲比照欧洲民主和平方式建立共同体,是高远目标。但因中国政治未自由化的障碍,眼前不可能实现;亚洲如能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新秩序,美国的角色就可能淡化,但中国本身的不确定性,譬如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经济升级,考验都严峻;反之,如果中国崛起的企图失败,影响力消散,转移焦点对外,美国更难置身事外。

二,欧洲和中东方面,西方国家对世局影响力降低,世界经济版图东移亚洲,二战后由欧洲国家为主的G7(美、英、法、德、义、加拿大、日本)主导的经济和政治都在衰退,美国与西方夥伴的强大联盟走向衰弱,G7军事开支占全球军费比率不断下降,仰赖美国成分激增,但美国有心无力,从叙利亚乱局已见端倪。

专家估计,美国2030年仍将保有全球领先的军力,但国防开支所占比率持续下滑,随着人口老化、社会福利和税务改革迫切,经费排挤下,美国的军事优势逐渐消失。川普主张增加国防预算、强化海军,企图逆转趋势,其成败系于振兴经济。世界走向多极化,欧洲疲软,让世界霸主美国相形更吃力。

中国、印度崛起,俄罗斯想重振昔日雄风,中东伊朗也奋起,逊尼派和什叶派对抗,以色列与伊朗敌对升高,全球冲突的热点不降反增,川普面对混乱的世局。全球化让美国民众受伤,但美国利益无所不在,川普在国家利益、两党建制、共和党传统和国会构筑的系统制约下,走回正轨、政见急转弯属必然。他执政下的美国是振兴或更衰败,和美国能否继续支配世局,正是一体两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美国主导的世界不可能告终,也成川普无法反抗的最大“政治正确”。

 

shiji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