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钟: 工人阶级送川普进白宫|开放网

%e5%b7%a5%e4%ba%ba%e9%98%b6%e7%ba%a7%e9%80%81%e5%b7%9d%e6%99%ae%e8%bf%9b%e7%99%bd%e5%ae%ab_%e5%89%af%e6%9c%ac

唐纳.川普当选美国总统,让全世界大感惊讶。在曼哈顿读高中的女儿第2天放学回家,我问她,老师有没有讲选举?她说,没有,只是要同学发言。结果九成的同学都表示不喜欢川普。老师没有对选举作出解释。在逼近11月8日的一年竞选中,川普成为疯子、狂人的代名词,骂声不只是来自对手希拉莉一方,也包括各地无数旁观者,甚至他的共和党人。但是,这样一位“千夫所指”注定失败的人竟然赢得306张选举人票(超过希拉莉74票和曾连任的小布希),顺利当选。

2016-11-14

题图:川普一家。是美国社会最富有和漂亮的家族之一。他的x3任太太来自东欧的美女。
子女是他选战中最亲信和得力的助手。

这是我们从里根选总统开始欣赏美国民主以来,最令人伤感与困惑的一次。随着西方各大媒体选后的自省,过去被掩盖、忽视的背景显现出来,东西岸和内陆广大腹地的文化、社会差异有如“两个美国”一样决定了这次大选。有人可圈可点地指称这是“工人阶级的复仇”。美国自19世纪后期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以来,造就了一个强大的产业工人阶层,到战后1960年代,蓝领白领已超过8000万之众,历史学者说,60%美国人是工人阶级。这个现代工业所产生的产业大军已经远远抛离了马克思发誓要解放的无产阶级状态。他们不仅有车有房有股票,年薪上万,他们不是资本主义的掘墓人而是私有制的强大支柱(这次大选除两大党外,还有包括几个左派政党在内的15个小党参选)。

川普与父亲.jpg

川普的财气来自父亲的房地产生意,30岁与父一起。

但是,随着1980年代起的新经济转型,尤其是电脑网络、WTO和全球化的发展,美国引以自豪的传统工业受到冲击,例如制造业被中国这“世界工厂”抢走至少240万个就业机会。而受损的正是分布在中西部的白人工薪阶层,他们下滑的收入、失落感与对华盛顿官僚体制的不满,和一个竞选纲领不期而遇擦出火花之际,川普那些粗鄙不雅的狂言就不会是投票的障碍,无论川普的使命感何在,美国工人阶级决将一名意气高扬的富商送进白宫。而那边厢长达20多年的“克林顿王朝”仍然遵循正统的游戏规则,巨额的经费(比川普多1.6亿元)、庞大的媒体,加上民调、广告,着力点在政经界、科技界(矽谷的捐款高过川普10倍),低估中下层民意,以保守的精英政治对抗川普的民粹主义,票房自然萎缩,占选民七成的白人票比川普少了21%。

长女伊万卡,35岁,被称为美貌性感、双Q超高。帮父竞选的主角。

这是对摇摆州群起投川真相的一种解读。我们心中都会保留一个问题:未来美国的蓝天是否依旧?但是,我必须坦承,这次罕见的总统大选,其戏剧性不亚于8年前选出一位黑人当总统。只有一个文明根基深厚、包容性与实力超强的国家,才玩得起这样惊天动地的大戏来。君不见没有贿赂、没有买票、没有操控也没有暴力,一切透明,如在戏院悄无声地看一场好莱坞大片,便完成选举实现国家的权力转移,还有哪个国家显示过这样的能量和魄力吗?两个月后,这位70岁的地产大亨将要宣誓就任美国总统,誓词强调的是“竭尽全力维护、保持和捍卫合众国宪法”(比比香港宣誓风波吧)。没有理由对这样一个宪政体制高度成熟又充满创新活力的国家处理她的内部分歧失去信心。大洋彼岸的宣传工具则在疯嘲美国大选的“丑态毕露”,却又不准播放大选新闻。唯恐人民联想60多年对“工人阶级领导”的强奸(不是性骚扰),是他们的隐忧之一。

kaifan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