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 十九大人事布局进入攻坚战|东网

2-jpg-png_meitu_3
北京市市长的调整,显然不是年龄到点或提拔重用出现空缺之类的正常调整。
2016-11-6

随著十八届六中全会的闭幕,又一轮围绕著19大布局的人事调整开始了。首都北京首当其冲,中央决定蔡奇任北京市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原市长王安顺因工作调动辞去北京市市长职务。王安顺因信誓旦旦向总理立下军令状,表示2017年北京如果雾霾治理不好就“提头来见”而名噪一时。如今离2017年到来还有两个月,北京的雾霾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愈加严重,他的那句“提头来见”只能成为笑谈了。

北京市市长的调整,显然不是年龄到点或是提拔重用出现空缺之类的正常调整。有意思的一个细节是,王安顺并没有出席宣布大会,所以也就没有了新老市长的互致问候和热烈拥抱、发表临别感言流下幸福热泪之类的官场惯例。这个细节也足以说明这并不是一次正常的人事调整。当然,接替他的蔡奇更有来头。

蔡奇,1955年12月生,福建尤溪人,在职研究生学历,经济学博士。仕途起步于福建,成长于浙江,先后担任过福建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福建省三明市委副书记、市长。1999年调任浙江,任职衢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台州市委书记,杭州市委副书记、市长。2010年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13年11月任浙江省副省长。2014年3月赴京任正部级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专职副主任。从简历看,蔡奇的仕途起步并不算太辉煌,但是在福建16年、浙江15年,有这两段经历就足够了。有时候在哪里做、做什么不重要。跟谁做,很重要。

不过,蔡奇的另一个“大V市长”的身份,更令人刮目相看。作为副部级官员,2010年5月,蔡奇开通实名政务微博,半年后通过实名认证。当时,浙江省省委常委的身份使他成为地方官员中,公开开设微博中行政级别最高的一位。他在腾讯微博的粉丝一度达到了1030多万。

随著北京市市长的调整,坊间也在传另一个人事调整版本,涉及不少省份和国务院部委。可以预见的是,围绕19大人事布局的调整将紧锣密鼓。其中最为人们关注的是19大政治局成员及常委的组成。未来一年,19大人事布局将进入攻坚战。

为什么说是攻坚战?因为之前部分省市一把手的调整陆续在进行,剩下来的就是北京、上海、广东、重庆之类的重要地区。这些地区的一把手,直接关系到谁将入局或者入常。我之前曾经写过一篇评论分析19大常委人选,但是随著十八届六中全会正式确立了“核心”的提法,比预计的提前了一年,所以19大常委的组成又增加了许多不确定性。

“核心”的提出,弱化了现有的常委制,实际上更接近于中共以前一直实行的主席、副主席制。总书记与“核心”,实际上就是班长与班主任的关系。班长还是一个学生,和副班长及其他班干部本质上都是一样,彼此发生矛盾,还得班主任来做主。班长是绝无权决定是否废掉副班长的。但是核心不一样。核心就是班主任,他领导班长、副班长及所有班干部。

毫无疑问,“核心”对于未来的常委、政治局成员组成将拥有更多的话语权。这实际上等于向“隔代指定”接班人的惯例提出了挑战。因此,不确定性主要体现在胡时代选定的接班人人选上。他们被坊间约定俗成地冠以“太子”的称号。这个身份对于他们本人可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导致他们瞻前顾后、缩手缩脚,难以大胆施展才干。

十九大人事布局进入攻坚战。从目前看,常委人选除了习、李、栗、汪4人基本板上钉钉以外,其他人选都充满了不确定性。这恐怕也是未来一年,中国政治生活充满了无限魅力和遐想的所在。

dong
Advertisements

子夜: 六中全会的“悬剑”与“立威”|争鸣

2.jpg.png.jpg

2016年11月号第469期

六中全会目的之一:悬剑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曲终人不散。本次六中全会顶层要办两件大事:一是悬剑。在全会通过早已泡制好的所谓“党内监督与问责条例”。这把剑悬在谁头上呢?难道世上有?瓜铸剑者悬剑于自己的床头?当然没有这种傻子。不用说,这是掌权者给麾下尤其给党内其它山头官员做警示与惩罚作用的。更直接的作用则是:当今掌控中共党天下大权的习氏团队给正趋白热化的权力内斗纷争撕扯披上神圣合法的皇帝新衣,让世人感到习氏强势集团占领党天下主导地位是师出有名,名正言顺,是立党为公,立派为民。

其实,所谓的“党内监督与问责条例”,即使定得再完备再严格,如果党内各派力量不处于均衡状态或在党外有某种威权力量能够干预,那这些闪光熠熠的法规条例事实上不成空文就会成为权力在手者制敌的利剑,(前几年悬挂的反腐利剑范围对象太窄,现在的问责条例无界不及。)这是有史为据的。当年毛泽东发动文革,上有党章宪法,但他对刘少奇说,我只要用一个手指头就可把你戳倒。难道毛泽东有十八般武艺、有一指功?他之所以如此牛气是因为他当时掌控枪杆子。何况法律法规解释权一向掌握在掌权者手中。规章与条例之所以需要,一是为了骗骗党内同志和党外民众,二是为了彰显以法治国以规治党的“公正”。以上是本次六中全会虚的方面,即精神方面的需要。

  悬剑警示很难有效

从中共六十多年来的历史及当前中共官场的实际情况来看,这种悬剑警示是无效的。中共建政后类似的悬剑举动与警示难道少了吗?但是为何越来越腐败,党内斗争越来越激烈?其根源很清楚:中共不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政党,它的党章就体现专制独裁特色,实行集中制,下级服从上级,上级服从中央,中央服从领袖独裁。这是从俄共那里学来的,也有中国本土帮会特色。造反闹革命时期为了快速决断需要可能有点必要,但掌权六十多年了,这套独断章程从未改过,六十多年所造成的祸害难道需要列举吗?今天习氏集团不但不从放权平等方向给党员以尊严有权议论中央,有发表异见不受惩罚的权利,像他父亲要求的那样,在本次全会通过言论自由法,反而拧紧金箍咒,这样能得到全党心服自觉遵守执行吗?中共老祖宗马克思说过一句至理的话:“真理一旦离开了利益就要使自己出丑”。当前习氏这些举措,打着救党为公的旗号,但他与他的团队到底追求什么,党内同志是心知肚明的,因为他们也曾是玩这套把戏的老手。一旦政令违背了自己的利益,他们总能变出一套冠冕堂皇的举措使它寿终正寝。

  六中全会目的之二:立威

本次六中全会,顶层要办的第二件大事是什么?是立威。也就是打造习近平为核心的领袖地位。这是出于两方面的迫切需要:一是这几年新政成绩欠佳,得罪了党内官僚不说,也受到广大知识分子的负评,在此种情势下不设法立威等于承认失败。二是出于牢固掌控十九大支配权的需要。他的团队不在本次六中全会夯实十九大的“基础工程”,等于置自己于危境当中。所谓“基础工程”当然指人事安排,十九大高层人事安排当然不会提前在本次全会讨论与敲定,但可以在会上会后在中央委员与政治局委员中形成属于自己派系的稳定铁杆子多数,以便在十九大掌控全局使自己的人事部署顺利通过。

这件事从另一角度上看,是很失党内外人心的,因为“威”不是人为可以打造的。所谓时势造英雄,如果英雄是顺历史前进方向造势,那么此英雄不去打造也必然被群众同僚视为英雄。例如当年毛泽东领导中共在时来运转之下建立了江山,他当然成为中共的革命领袖。现在习近平这套救党治党保国举措不是顺历史潮流将中共改造成现代意义上的政党继续执政,而是倒行逆施开历史倒车,向毛泽东学习集权于个人手中,这对中共的党天下共享成规是天大的冒犯。党内官僚同志能拥护吗?顶多是在会上举手赞颂在背后骂娘。对于全国其它广大群体来说,也会被视为大逆不道的事。大家开始指望实行政改顺应宪政自由民主潮流,把中国带到现代文明国家行列中去,没想到习近平不久就原形暴露,搞假反腐真内斗扩军备战打压异见分子。真正的民生工程不搞,却花大钱送国外买支持,还学习古代帝王办峰会演万国来朝的风光戏。这完全是在旧政治的套路中做“中国梦”!

试看邻国日本,闷声大发财不与你对骂,悄悄发展实力。最近据国际权威研究机构“汤森路透”发表的新的一年全球企业创新新排名TOP一百,中国人惯叫的“小日本”排名第一,有四十家榜上有名,科技创新能力也排名前列。当今的强国概念不在一国拥有核武器多少,而在其国的人权纪录、公民人均收入、生存环境如何,更看它是否为世界生产出独特的创新产品。习近平不在这方面领导中国人做功课,脑筋全在党内斗争与外国逞能上下功夫。

  民心所向是民主自由

六中全会一如既往胜利落幕了,笔者不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虽然对习近平新政有异见,但决不希望中国出乱局,仍盼望习近平看到全中国人民的人心所向,有壮士断臂的精神,将中国带往民主自由的光明大道。

zhengming

蔡奇任北京代市长乃习近平十九大布局|自由亚洲

3.png

中国国安委常务副主任蔡奇,被选出任北京市副市长及兼任代市长。网路上也曝光了北京市代市长的表决票,蔡奇为唯一的侯选人,被网友嘲讽为“中国式选票”。蔡奇是习近平最重要的亲信之一,是习近平主政福建和浙江时的旧属。(吴亦桐/刘少风 报道)

2016-11-1

中国官媒“北京日报”报道,周一(31日),北京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决定,蔡奇出任北京市副市长兼代理市长。此前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闭幕时,就分别有香港和新加坡媒体报道,蔡奇将出任北京市长。

就在蔡奇宣誓入职的同时,网路上盛传一张带有官方红色印章的北京市第十四届人大常会第三十次会议表决票,显示北京代理市长唯一的候选人既是蔡奇。被网友嘲讽为“中国式选票”。

图片来自网络,候选人蔡奇表决票(拍摄时间不详,自由亚洲听众提供)

图片来自网络,候选人蔡奇表决票(拍摄时间不详,自由亚洲听众提供)

现年61岁的蔡奇曾在福建和浙江两地长期任职,他是习近平早年间主政福建、浙江两地时的旧部,蔡奇任浙江高官时,一度以粉丝数量超千万的“大V”形象活跃微博,2014年3月,蔡奇赴京履职,任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专职副主任,行政级别为正部级,因为职务的敏感性,蔡奇在微博上消声匿迹。2013年11月,中共当局首设国安委;被称为第五大权力部门,也被认为是制衡江派势力控制政法系统的重要机构。2014年1月24日,习近平任国安委主席。港媒“南华早报”当时报道指蔡奇调任国安委为习近平亲自点将,足见习近平对蔡奇的倚重。

中国媒体人李大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已经看到网路上传出的“表决票”,唯一的候选人并不是件新奇的事情,因为目前的代市长为指定,表决票只是走一个法律上的过场。对于习近平的钦定,底下的官员也是心领神会。

李大同说:唯一候选人,这个东西在国内大家都心知肚明了,没有竞选嘛,没有竞选怎么会有两个候选人呢?从来没有让你二选一过。这根本也不是选票,就是一个表示合法性的一个程式。就说经过了这些代表们画圈,在法律上可以认定了。

李大同认为蔡奇应该是习近平未来十九大布局中重要的一枚棋子,有望明年接任郭金龙成为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并进入中共十九大中共政治局核心团队。

李大同说:他实际上这种布局是要接郭金龙当书记的,他不是来当市长的,因为郭金龙岁数大肯定下了,谁继位呢,当然是第二把手。第二把手进了书记的位置上,自然就成为政治局委员。现在肯定要布局了,它(十九大)明年就要开了。

中国时政评论人陈杰人也向本台表示,以蔡奇为代表的浙江系官员近几年受到重用的确实很多,但要观望明年十九大时,具有决策权力的高层中浙江系所占比重,才能判断习近平的势力是否获得稳固。

陈杰人说:北京市长这么一个岗位在全国和地方的党政要人中确定是第一的重要性,重要性和敏感性都是第一。这几年以来以蔡奇为代表的浙江出身的官员受到重用的人是特别多,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需要继续观察,因为对于中国整个宏观的政局来看,其实关键还是在于最高决策层人事安排,要到明年才会看出一些端倪。

另有传闻现任浙江省省委书记的夏宝龙亦有可能接任郭金龙,在明年出任北京市委书记。李大同梳理蔡奇仕途轨迹,指蔡奇在年轻时曾做中共改革派官员项南的秘书,及至后来选择跟随意识形态趋于保守的习近平,并屡获习近平的提拔和重用,因此明年蔡奇进入十九大政治局的可能性比较大。

ziyou

陈破空: “Xi核心”出炉: 威胁、妥协与交易|自由亚洲

13.jpg

2016年10月底,中共举行十八届六中全会,为期四天。会议发表公报,第六段出现这样的造句:“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最后一段出现这样的造句:“全党同志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

2016-11-1

题图漫画作者:Stephens

鉴于会议公报是中共中央正式文件,由此显示,习近平被正式称为“核心”,换言之,“习核心”正式出台。这是习近平本人梦寐以求的,苦熬四年,总算有了一个结果。“习核心”来得并不容易。细读公报全文,处处充满玄机和微妙。实际上,“习核心”最终出炉,是威胁、妥协和交易的综合产物。

所谓威胁,笔者指的是,六中全会前夕,习王阵营的一系列舞剑动作:安排香港《成报》公开挑战江系常委张德江和刘云山;中纪委查办由张德江主导的港澳办和中联办;中纪委推出八集反腐电视大片《永远在路上》,赶在六中全会前两天播完,意在震慑高层。习王舞剑的潜台词是:习近平必须称“核心”,反对者恐遭中纪委利剑。

至于妥协和交易,就隐现于六中全会公报的字里行间。比如公报中的这一段文字:“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是民主集中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始终坚持。”紧接着,用了三个“任何”,造出一句:“任何组织和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违反这项制度。”

这段文字与三个“任何”,只能解读为对习近平的制约。必是习近平的对立派系如江系常委张德江、张高丽、刘云山等人提出,意思是:若要我们接受你为“核心”,我们有条件,那就是,继续坚持常委分工,各管一摊。

这段文字,等于追认了1980年中共《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专断。”该《准则》确立文革后中共集体领导制度。当然,事实上,手握实权的邓小平随后破坏了这一制度。这是后话。

习近平在一时无法拿下这些政敌(现任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员)的情况下,行威胁之余,也被迫妥协,与对方做交易,意思是:只要你们同意我当“核心”,我会尽量满足你们的条件。于是,在重门深锁、戒备森严的京西宾馆里,各方激烈争论,字斟句酌,讨价还价,没日没夜。极可能,王岐山和刘云山都各自草拟了一个文本,互相攻防,反复较劲,取舍,综合,最终达成了这么一份充满妥协和交易的文件:六中全会公报。

类似的妥协和交易,在公报全文中,随处可见。比如:“党内决策、执行、监督等工作必须执行党章党规确定的民主原则和程序,任何党组织和个人都不得压制党内民主、破坏党内民主。”以及,“党内不准搞拉拉扯扯、吹吹拍拍、阿谀奉承。对领导人的宣传要实事求是,禁止吹捧。”

鉴于过去四年,领导人中,只有习近平一人受到了吹捧,这些话,明显针对习近平。还有,关于干部选拔,公报强调:“坚持五湖四海。”暗示,不能让“习家军”一派独大。

公报继续保持中共近年来的理论体系:“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这种陈述,竟然在公报中两次出现。(第二次提到,是讲“党内监督”时,意在制约王岐山和中纪委。)

毫无必要的重复,显示习近平对立派系的用意:要求习近平不得否认从毛泽东、邓小平到江泽民、胡锦涛的思想和历史地位。其重点,是要保住江泽民(“三个代表”是江思想的代名词)。因为,对习而言,毛、邓、胡都不是问题,江才是问题,是习急于抹去的。身为江系常委和江的代理人,二张一刘保江的企图,也是要保他们自己,以及江系一众高官,无论在任的,离任的,或即将离任的。

在这里,习近平也妥协了,或者说,暂时妥协了。与这一妥协对应的是,六中全会前后,分别有江泽民秘书获任新职、江泽民之妹露脸参加国际活动等消息流出。

公报中对中纪委的角色与功能,充满约束性文字,应该都是习王的政敌所拟。公报强调:对党内监督工作,“要建立健全党中央统一领导。”并进一步阐述:“党的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全面领导党内监督工作。党委(党组)在党内监督中负主体责任,书记是第一责任人,党委常委会委员(党组成员)和党委委员在职责范围内履行监督职责。党的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要履行监督执纪问责职责。”完全不提中纪委,而只用“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和“纪律检查机关”代之。

获得“习核心”称号,习近平并未大获全胜,而是半胜。原因在于,目前的中央委员会,即十八大中央委员会,包括其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并非习近平“组阁”的人马,而是政治老人主导下的格局。与其说是同志,不如说是监军。其中,占多数的,要么是江系人马,要么是团派人马,亲习近平者为极少数,高层则只有王岐山和栗战书两人。这是习近平一上任就成立众多工作小组的原因,用“小组治国”,避开这个不属于他、而只会掣肘他的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

再者,习王反腐、打虎,更直接得罪了这三大机构的委员们,其中大多数人心怀不满。当外界以为习近平“大权在握”时,习却继续遭遇权力抵抗。这股力道不小的“软抵抗”,不在中下层,也已经不在地方大员,而就在上层,就在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

六中全会结束后,在记者会上,身为习近平亲信、陕西同乡的中组部副部长齐玉一语惊人,也是一语道破:之所以制订新的《准则》和《条例》,就是针对“高级干部中极少数人政治野心膨胀、权欲熏心,搞阳奉阴违、结党营私、拉帮结派、谋取权位等政治阴谋活动。”

面对这样的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习近平历经四年苦斗,能取得“核心”称号,已算成绩不俗。借助于王岐山掌控的中纪委,习王联手,双剑合壁,天下无敌。习王以少胜多,实现政治突围,已算奇迹。

但要真正做到大权在握、一言九鼎,还须指望明年十九大的人事换届。习近平须力保,十九大组成的新一届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里,至少有60%以上的人属于习或忠于习,在“习家军”的近身拱卫下,“习核心”才算当真。到那时,回头看今日习近平之妥协,或可视为暂时的妥协,策略性的妥协。

ziyou

姜维平: “Xi核心”的中国能发生军事政變吗?|纵览中国

11.jpg
外界期待许久的中共18届6中全会,已经结束,并刊发了会议公报。此前有人预测的习将被政变赶下台的观点,没有应验;相反地,习近平的权力被进一步加强。中共官媒新华网发布“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公报”,着力突出了一个重点:确立“习核心”。不论实际上,出席会议的官员心里怎么想,至少在表面上,他们达成了文字表达的一致。不管你赞成与否,未来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习近平将掌控世界上人口最多,经济发展最快,而官员腐败最严重的中国。那么,19大前后,习及其领导下的国家会如何?

 

2016-10-28

在不久前,流亡海外的众多异议人士和民运人士,召开过一次规模空前的有关中国民主转型的研讨会,它的亮点在于史无前例地邀请了罗宇和刘亚伟等人参与讨论,流露了一些民运人士希望包容,和解,倾听,倾诉的愿望。当然,更多的,也集中表现了人们翘首以待过久而不见政改的焦虑,愤怒以至心理失衡,进而转为鼓吹“暴力革命”。这一点非常重要,虽然他们身在海外,但实际上,它浓缩了海内外许多人的意见,应当引起中南海领导人的反思和自责。但是,那种中国因为习的集权而将引发宫廷政变或军事政变的推测,却不切实际。18届6中全会前,甚至有人根据人民日报的一篇文章,信誓旦旦地预言习已垮台的消息;现在,想来有点幼稚可笑。正是因为普遍存在的官场腐败,和专制的集权政体的惯性滑动,中共舆论掌控的谎言欺骗的有效性以及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媒体精英的联手,阻扰了中国社会的根本性变革。这一过程要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18届6中全会的公告指出: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坚定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坚持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集中整饬党风,严厉惩治腐败,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党内政治生活展现新气象,赢得了党心民心,为开创党和国家事业新局面提供了重要保证……。这当然是冠冕堂皇的字眼,实际上,由于没有独立于党派之外的司法体系,反腐打老虎带上明显的官员内斗的派系色彩,我仔细看过长达8集的专题片《永远在路上》,应当肯定的是,落马的高官大都与周永康和令计划等人有关,而同样腐败的一些“红二代”毫发未损。这显然有失公平。就我个人感受来说,在大连,整肃贪官曹爱华之类的“共青团派”,甚于追诉薄熙来的党羽。比如,贪腐金额胜过副市长曹爱华的原大连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刘长德,贪得无厌,累积数亿,安享晚年,一点事也没有,等等。这些事例说明:由于制度弊端,习近平对“红二代”,高抬贵手,除了与其争权的“薄三”之外,几乎全部放过一马。因此,反腐未必带动政改,“反腐”的确永远在路上啊。

但是,并不能就此得出结论:他与王歧山强力推动的这场廉政风暴没有意义,并失去了官员支持,也尽失民心,成了孤家寡人。不是的,情况运作远比一些人的想象要复杂。中国官场比较大,层次多,方位广,各级官员心情比较矛盾,贪腐严重的抵触反腐,不贪的希望狠整而给自己倒出位置,特别是那些紧跟习而从地方窥视上层职位的小官僚,更急切地热望王歧山给力而找到自己的落脚点。这些官员集结的组织,能同心协力地搞一场推翻习近平的政变吗?真是天方夜谭。

其次,凡是政变都得有一个蛊惑人心的纲领,官员们用神马纲领呢?用反“反腐”吗?老百姓能接受和跟风吗,当然不能,由于广泛的禁言,封网和愚弄,中国大部分的老百姓并不全部知道一些重大政治事件的真相,既便部分了解了也不太敢行动,我们已经看到了统治者对维权律师和“爆料记者”的打压,一点没有放松的迹象,在这种万马齐喑的形势下,某一个官员或其他身份的人登高一呼,有响应的吗?用“神马”迷人的口号能搞一场军事政变?

回顾历史,凡是宫廷政变无不以军事实力为依托和基础,目前习已完成了军改,把过去的“八大军区”“四总部”改为“五大战区”,并以此为借口,全部安插自己人马于重位,对靠近自身的中央警卫局也动大手术。可以说,他的周围已是密不透风,连一个排的军力出营都得军委主席亲批,怎么可能发动政变呢?有哪一个军人有这个能力敢搞这种事?中南海以内有效率极高的中央警卫局,首都以内有北京军区,以外有驻守周边的部队,想搞军事政变或宫廷政变,一点门也没有。

而且,现在,中共对经济精英与知识精英和媒体精英,无一不采取高价收买,常年豢养的政策,如同政坛一样。虽然在民企央企抓捕了一大批有钱人,但仅限于涉及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等案件的人,而更多的企业老板照样闷声发大财,也有很多人很快填补了那些倒下的老板空出的领域,继续赚钱而自我感觉良好,尽管几年后,他们可能成为新的刘汉,蒋洁敏等,但眼下他们是“今日有酒今日醉”,不在乎这些明日的事。也许他们心口不一,但表面上一定高喊拥护“习核心”。

同样的,更多的媒体精英,把不满藏在心里,因为住房,工资,荣誉和位置,人脉关系而小心谨慎地把手放在键盘上,面对连着世界的电脑而寻找一条安全的路子,既要走得一路鲜花美酒,又要呼风唤雨,举例来说,奔波了多年,逛遍世界的诗人北岛,已经找不到“北”,而回到美丽的西湖无病呻吟了。而“脑残”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女诗人,已引领整个文坛堕落……。因此,面对这种严峻的形势去做“政变”的梦,实在是可爱,可悲,可笑得很。这些人怎么可能成为政变的民心基础呢?

然而,承认中国走向民主与法制的艰难和遥远,这并不意味着专制集权的“习核心”能永久不变,世界上任何事都是盛极而衰,可能的结果是,在5年后或10年后,由于国内外局势的演变,在习必须交出权力之时,他要学毛还是仿蒋,就是一个关键点。从他个人品性看,他藏得太深,很多东西一时不好推测,但显然他想把中国往统一和富裕方向领,并自以为是。也许他先集权后改革,现在他认为时机不成熟;也许他利令智昏,做着袁世凯的帝王梦;也许他目前没什么具体打算,只是跟着感觉走;不好妄加结论。但我回忆2009年2月我初来加国对媒体的发言,大概没有错,我说中国要取得言论自由,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可能需要三五十年。未来10年,这期间会有波折,但军事政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2016年10月28日于多伦多。

纵览中国

“X核心”并不意味着习近平权力空前|德国之声中文网

13.jpg六中全会闭幕的会议公报中,明确提出“习核心”,引起外界广泛关注。这是否意味着中共告别了集体领导体制?习近平是否已权力空前、可能寻求连任三届?针对这些问题,德国之声采访了中国问题专家潘宇舟(Matthias Stepan)。

2016-10-29 王凡

德国之声:中共中央提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这具体意味着什么?

潘宇舟:在实际操作中,并没有太大变化。获得这个头衔表现出,习近平已经毫无置疑地在中共党内成为一把手。在他之前,对于邓小平和江泽民也有过这种提法,只有胡锦涛非常少被称为”核心”。

德国之声:现在习近平手中的权力是否已经超越了其前任们,达到毛泽东去世以来空前的程度?

潘宇舟: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一直有类似说法。他确实获得了很多新头衔,建立了很多新领导小组,这让他在平日的政治生活中显得比其前任们更为重要,这一点毫无质疑。然而,他并不一定是比邓小平或者江泽民更有权势。邓和江做了很多事情,即便是他们退下来以后,仍然对中国的命运施加着影响。即便是在今日,已经90岁的江泽民说话仍很有分量。

德国之声:提出”习核心”,是否意味着告别中共集体领导体制?

潘宇舟:集体领导与”核心”概念并不一定矛盾。在10月27日发布的六中全会会议公报中,明确写着要继续 集体领导的原则。其中没有什么暗示,中共内部要支持习近平一个人执政做主,而是更关心如何在本国民众和外国面前,树立起一个模范领袖形象。

不过,阅读会议公报这样的中共文件时要谨慎。这些文件是基于党内的共识,因此,一些在我们看来自相矛盾的地方,并不罕见。公报里另一个矛盾之处是党内民主以及公开批评。一方面,称要加强党内民主。然而另一方面,也有”坚决禁止不服从组织决定的行为”的说法。

回到集体领导和”核心”这个问题上,这两者是可以并行的。一方面是集体领导制和做决策,另一方面将习近平推为”核心”、对外形象以及中国的强人。

China Sitzung Zentralkomitee 12.11.2013 (Reuters) 六中全会的公报中,明确提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

 

德国之声:您认为,习近平在两届任期结束后,会不会继续留任?

潘宇舟:目前,我无法想象,习近平会寻求第三次连任,从而质疑现有的、为了保证中共党内和国家领导层平稳换届而形成的党内规矩。不过,如果他的改革计划成功,我完全可以想象,他在第二届任期结束后,继续以很大权威积极参与中国政治。在中共历史上有不少先例,影响颇丰的领导人–特别是邓小平和江泽民–在不担任党和国家公职时,也要对中国政治进行有力决策。最近一段时间屡屡有报道,称江泽民、朱镕基这些党内元老参与、涉入有关改革的讨论。

德国之声:六中全会的公报中,您认为还有哪些值得注意的内容?

潘宇舟:公报让我们可以展望反腐运动的未来。在过去一段时间,我更多地对习近平政治集权对中国省市层面政策落实的影响进行了研究。有迹象显示,中央集权与反腐运动相结合会导致(地方)大规模的行动不力。

从这次的公报来看,反腐运动不会结束。习近平作为总书记,要进一步加强对党内纪律的监督。党员、干部被要求,积极推动中央的改革计划。与此同时,公报撰写者却也提出警告,称不要劳民伤财、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并表示一旦发现这类行为,将会问责追责,进行严厉的处罚。

然而,习近平的改革计划能否取得成功,取决于其在地方层面的落实情况。加强针对干部们的反腐运动,可能在长期上导致持续的瘫痪局面,给习近平设立的目标造成威胁。

潘宇舟( Matthias Stepan)是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的政治、社会、媒体课题研究部副主任。

德国之声

个人地位比肩毛邓 削弱集体领导的”X核心”|纽约时报中文网

17.jpg后毛泽东时代的权力分享和制度化继承规范被削弱。习近平不仅超越了前任,得到极少数领导人享有的地位,还将对中国的下一任领导班子施加强烈的个人影响。

储百亮 2016年10月28日

本周四在北京举行的中共中央委员会会议,坐在讲台上的是政治局常委成员。 会议改称习近平为“核心”领导人,增强了他塑造中共新领导层的实力,也向官员们发出了站队的警告。

本周四在北京举行的中共中央委员会会议,坐在讲台上的是政治局常委成员。 会议改称习近平为“核心”领导人,增强了他塑造中共新领导层的实力,也向官员们发出了站队的警告。Pang Xinglei/Xinhua, via Associated Press

本周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地位得到了大幅擢升,中国共产党在一次会议上改称他为“核心”领导人,让他获得了与毛泽东邓小平相当的崇高地位。

习近平的最新头衔呼应了那些铁腕政治人物,增强了他塑造中共新领导层的实力。这也是在警告官员们不要有非分之想,虽然有些人私下担心他掌握了太大的控制权,有损于集体领导的传统,而建立这种传统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毛泽东最后几十年里那样的权力滥用重演。

北京天安门广场一个店铺里的领导人肖像。习近平被擢升为“核心”领导人,让他获得了毛泽东级别的尊崇地位。Fred Dufou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中央委员会在为期四天的会议后发布公报,称自他2012年成为党的总书记以来,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就保持了身体力行、率先垂范。

“一个国家、一个政党,领导核心至关重要,”中国国家电视台在新闻中以严肃的语气朗读了这份文件。

在中国,这种头衔是一项强大的政治资本,习近平的新身份将在党内上下引起振动。

“看来这个会议真的是习近平的一次胜利,”波士顿大学研究中国政治领导层的教授傅士卓(Joseph Fewsmith)通过电邮表示。“这对人事变动究竟意味着什么还很难说,但习近平似乎会达到自己的目的。”

“核心”这个词不代表特定的权力。但它向潜在的竞争对手表明,习近平超越了一般的现代中国领导人,拥有极少数领导人才享有的地位。各级官员将被要求参加宣传和学习会议,表达他们对习近平的忠诚,并称颂他的新身份。

这也表明,习近平将抛开前任那种艰难求取共识的风格,对中国的下一任领导班子施加强烈的个人影响。

“从表面来看,自2000年来就成为中国政治标准的‘集体领导’概念被进一步削弱了,”在北京从事研究的学者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说。他正在写一本关于毛泽东思想的书。

布兰切特说:“这证实了习近平本人必然意识到了的一个情况,即在后毛泽东时代慢慢出现的权力分享和制度化继承规范,现在显然受到了怀疑。”

但中共的研究人员和出版物认为,中国正经受着经济下滑,国际环境变得更加严峻的考验,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来推动习近平关于振兴经济、加强一党统治和提升中国在全球的地位这些雄心勃勃却存在冲突的议程。

中共的主要党报《人民日报》说,中国和一党统治制度要迎接这些挑战,就需要有一个强大的权威中心。

“党中央、全党必须有一个核心,”中央委员会会议结束时的一篇社论称。给予习核心地位是“党和国家根本利益所在,是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的根本保证”。

领导“核心”这个词可以追溯到1989年动乱期间,江泽民突然被任命为总书记时,邓小平用这个词来确立他所缺乏的权威。邓小平还说自己和毛泽东是两代领导层的核心,暗示他们的权威几乎无可置疑。但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是个谨慎的人,他没能确定自己的卓越地位,也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个头衔。

“习近平核心的正式表述的提出很重要,”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教授聂辉华在接受采访时说。习近平的擢升将有助于他对多年来中共涣散的纪律进行整顿。

聂辉华说:“这个核心的概念肯定有利于贯彻党内监督和反腐败的推进。”

中央委员会还计划在明年下半年召开一次大会,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届时将确认习近平连任国家领导人五年,并任命一批他手下的新官员。

在那次大会上,很多领导人必然会退休,为习近平重塑党内最高领导层的腾出空间。根据非正式的退休年龄上限,中共最高机构政治局常委会中的七名成员中有五名必将退休,只剩下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

习近平成为领导核心,表明在可能会因此充满争论的未来一年中,他和同事在下一届领导层的定夺上已经占据了上风。

之前的两次领导人交接,在现任领导人从党总书记位置上退下来在五年甚至十年之前,可能的继任者就已经被选中。但一些政治知情人士和分析师说,习近平可能会推迟选择继任者,以便获得更多的时间和更多的选择,更好地维持自己的影响力。

习近平的擢升“向他的同事表明,他很愿意忽略以前的规范,这可能会对明天秋天的人事任命产生很大影响”,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政治专家克里斯托弗·K·约翰逊(Christopher K. Johnson)说,这“确定了他不是一个平等群体中的第一位,而是独一无二的”。

但中央委员会的公告也暗示,习近平尊重大家对不同背景的领导层的需要。会议公报称,官员们应该来自“五湖四海”,指的就是这一点。

习近平具体是如何获得这个头衔的,可能在很长时间内都不会为人所知。精英政党政治行事极为秘密,而且在他执政期间,这种保密作风更为加剧。

但习近平和他的盟友似乎想出了一个策略,来播种他作为“核心”的概念,然后声称这是对官员忠诚度的必要测试。他们自今年年初就开始为这个头衔做准备,当时有数十名省级领导人异口同声地称颂习近平是核心领导者。

最近,一些官员再次开始歌功颂德,呼吁大家“绝对忠诚”,捍卫他作为领导者的“绝对权威”。本周,党刊《人民论坛》表示,“对进一步确定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有很大的期望”。最近被习近平提拔为北方重要港口城市天津市市委书记的李鸿忠,就特别热衷于为他摇旗呐喊。

“党中央的领导核心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李鸿忠上周在《天津日报》上表示,当时中央还没有这么宣布。“维护核心、维护核心的权威,就是全党的最高利益,也是国家和民族的最高利益。”

然而,相对于中央委员会在一家1964年投入使用的苏式酒店里进行的“册封”仪式,即使是这种赞美也黯然失色。习近平在这个会议上还成功通过了两套新的规定——管理党的政治生活,进行监督——这为他提供了打击腐败,加强自上而下的官员控制,以及扩大党的影响力的工具。

“中央的做法就是继续从上而下的高压推进,”人民大学的聂辉华说:“那就必须有核心才能做。”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Adam Wu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