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 美国失败的民主vs.中国成功的独裁?|世界日报

26.jpg

美国今晚将诞生可能有史以来形象最不堪、声望最毁誉参半的新总统。无论喜莱莉·柯林顿或川普当选,都有近半数愤懑、不支持新总统的选民,须怀抱遗憾至少苦熬四年。民选总统有民意加持,胜选者却像“惨胜”,今后靠再多政绩都未必能刷新形象。对照近期南韩朴槿惠闺密风暴,支持度跌至5%;早先英国卡麦隆发动脱欧意外通过而请辞,再看台湾、菲律宾,民主制盛产“失败的领袖或国家”,让人很难为民主制作强力辩护。

2016-11-8

反观近日最鲜明对照─中国:中共18届六中全会确立“习核心”体制。以党领政的中共,从集体领导跨步进入单一核心的一人领导,党政军定于一尊,仿如重回毛泽东时代。习近平不但享有极高民间声望,全国上下也“一片祥和”拥戴。“成功的独裁强人”和“失败的民主领袖”,中美形成强烈对比,谁优谁劣,一时之间更难分辨。

今年大选,美国社会被彻底撕裂,总统道德形象创下新低,民主的窘态毕露,被反民主者揶揄讥讽,国务卿柯瑞、“纽约时报”等都自承,这场大选让美国蒙羞。民主盛宴如今变噩梦,两位候选人先天都有严重缺陷、“负面竞选”主导大局,川普不但颠覆共和党既有体制,其拥护者想改变美国方向,近似“革命”的激情,让大选变异程度空前。民主应有的理性思辨、民众自由作良善选择,几乎荡然无存,“两个烂苹果之间选一个”连带使美国民主的崇高价值被举世质疑。

反观中国,独裁制引来批评,透过一党专政不透明运作,习近平站稳“核心”地位,民众只能接受,无缘参与或置评。中国国力渐跻身超强,与美国分庭抗礼,除了人民自由权利受限,民众基本对经济有高满意度,习透过反腐、推动中国梦和官媒包装,广获拥戴,形象和声望都非柯林顿和川普可比;中国民众对国家未来的信心空前,即使移民潮和资本外逃打破了“中国神话”,仍与美国形成此消彼长的强烈对比。

官媒和御用学者在颂扬“中国模式”的优异性,以对比美国可笑的民主。挪威社会学家斯坦·林根(Stein Ringen)最近在英国牛津出版“完美的独裁:21世纪下的中国”新书,形容中国的独裁不仅超越专制(Autocracy),人民更自觉控制自己所思、所想、所为,不逾越统治者画下的红线,他用“自我管控的专制”(Controlocracy),形容全球独一无二的中国“顺民专制”现象。

用简单话说,民主制人人可表达意见,自己作自己的主人,但竞选可能使领导人成遍体鳞伤的“恶棍”。上任后,还有透明开放的监督、权力制衡和效率抵消、永无休止的争议,常导致政府立场混乱、政策反覆,国家陷入困境。如今欧美都面临治理平庸,失败领袖一个换一个;新兴民主政体如台、韩都陷入困境。反观中国坚拒民主,一党专政反而实现高速崛起,创造人类历史奇迹,让部分中国人自信自豪,自愿放弃权利,认为中国走自己的路正确。

于是中美对比,专制团结的中国/民主分裂的美国、高效率的北京/松散无能的华府、崛起/衰落、民众自信/民众旁徨、蒸蒸日上/失败无能……,这些对比让民主制惊心动魄,自由主义前景渺茫,甚至认定西方民主制已病入膏肓,而中国道路仍稳步向前,可能取得“最后胜利”。

然而,美中对比,经济成就固然重要,却是短暂和一时的。西方经济发展不像中国处于半发展、半成熟阶段,每年能维持7%高增长。中国得力于低度开发,改革开放30多年解放生产力,“东亚睡狮”觉醒,却难保证领先到底。中国经济结构面临调整、竞争力下降、外资减少,“专制红利”快速消失;断言独裁制优于民主制,更忽略人权、自由、个人自我实现和免于恐惧等民权保障和公民社会建立,失之偏颇。

美国200多年的民主实践正遇低潮,但总有反省、再向上的时候,“川普现象”选后必然成朝野反省的核心。民主制绝不完美,却不会永远失落无序。而中国数亿中产阶级群体日益庞大,“自我管控的专制”行不通时,如何解决政治参与问题,早晚须面临严酷的考验。

shijie

Advertisements

“港独”与”独裁”的碰撞: 立法会宣誓风波|纽约时报中文网

2-jpg-png

因在就职宣誓时发表香港独立言论,两名立法会议员引发争端。港府有可能提请中国人大常委会就此事释法。本土派称,北京破坏一国两制,才促使港独兴起。

傅才德, ALAN WONG 2016年11月3日

题图: 最近当选的香港立法会议员梁颂恒(中间戴眼镜者),本周三试图重新宣誓就职后,遭安全人员限制。Anthony Wallac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事情的起因是,两位新当选的年轻议员在宣誓的时候,在香港的主权统治者——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式名称中用了一个贬义词,其中一人还加上了一个脏话

除了大幅改动所有香港立法会议员都必须进行效忠宣誓之外,议员游蕙祯(Yau Wai-ching)和梁颂恒(Sixtus Leung)在咒骂的时候,还打出了“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国)的横幅。

游蕙祯和梁颂恒于本周三在香港立法会大楼外。 忠于北京的香港政府已要求法院体系裁决立法会是否可以让两位议员重新宣誓。Vincent Yu/Associated Press

而中国正在直言不讳地予以回应。

忠于北京的香港政府,对于立法会是否可以让这些议员重新宣誓就职,已要求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的法院系统进行司法审查。香港政府和北京都希望这两个支持香港独立的代表腾出席位,而不是重新宣誓。香港的法院将于周四就此事进行聆讯。

 

但是,本周三,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对两人的声讨,经香港新闻媒体进行报道后,引发了人们的担心,因为北京可能绕过香港的法律程序,对香港的小宪法作出罕见的释法,有效地禁止梁颂恒和游蕙祯就职。

这种前景让香港政治、学术和法律界的很多人感到忧虑。香港从英国继承了一个强大而独立的法律体系,在为1997年恢复中国对香港的统治铺路时,中国已誓言至少将其保留到2047年。但香港有一部微型宪法,称为《基本法》,它赋予了中国傀儡立法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尽管这项规定极少被援引。

人大常委会正在开会,如果他们在会议上对这个问题进行裁决,就相当于没有独立法院传统,也不想对释法展开真正辩论的中国大陆,将践踏高度发达的香港法院制度。立法会最早可能在本周开会讨论这个问题。

香港司法独立,是大量跨国公司、银行和律师事务所将亚洲总部设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法学院讲师张达明(Eric Cheung)在接受采访时说,人大作出的任何释法都“将从根本上破坏香港的法治和香港法院的解释权”。香港大律师公会(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本周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北京作出释法将会“对香港独立司法权及终审权带来极大冲击”。

声明还说,此举“实为百害而无一利”。

游蕙祯和梁颂恒等主张香港获得更大自决权人士的行为,触动了北京的要害。对于西藏、新疆等其他地区的独立运动,北京进行了严厉打压。

但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北京曾承诺香港拥有相当大的自主权,人们可以自由表达这种情绪,而不用担心被逮捕。这种自由在10月12日宣誓日得到了体现,当时游蕙祯和梁颂恒把中国(China)念成Chee-na,类似于“二战”时日本占领期间对中国的贬称——支那。

由于其常规的威权式镇压手段在香港使用受限,中国动用宣传机构对两人进行了口诛笔伐。本周三,中共主要党报《人民日报》发表了对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莫纪宏的一篇采访,他在采访中称游蕙祯和梁颂恒的行为“恶意明显”。

“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允许在中国领土上发生,”莫纪宏说。“如果在香港特区内不能处理好此事,中央应当果断出手,决不能养痈遗患,必须要将‘港独’苗头消灭在萌芽状态。”

25岁的游蕙祯和30岁的梁颂恒也对中共进行干预的可能性进行了猛烈反击。本周三,他们闯入立法会,试图重新宣誓,引发了一场混乱,却没有成功。立法会主席说他们的举动很“荒唐”。

“我担心‘一国两制’遭到破坏,”游蕙祯告诉记者。“一旦中共政府选择对《基本法》作出释法,这就意味着他们的独裁来到香港,这是所有香港人都不想要的。”

梁颂恒提出的一个在很多香港人看来都是显而易见的观点。港独行动是新兴的,它是人大上次对香港如何管理其事务树立规则的直接结果。那是在2014年,人大为香港最高级官员的选举制定了严格的指导方针,以确保只有亲北京的候选人可以出现在选票上。

该决定引发了巨大抗议,梁颂恒和游蕙祯所在的政党政治团体“青年新政”(Youngspiration)也因此而成立。港独支持者的主要信念就是中国的干涉破坏了“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和香港独立是香港政体的两个模式。”梁颂恒说,“当你破坏其中一个时,就不可避免地会促进另外一个。”

2014年的裁定是提前发出的信号。但是全国人大可能会干预宣誓的消息还是令很多人感到惊讶。法律学者张达明说,在涉及两名议员的事件中,相关的主要法律是一项关于宣誓的地方条例。他说,这不应该在全国人大的管辖范围内。

更重要的是,人大可能会先发制人,让香港法庭无法进入处理程序。自1997年以来,中国立法机构对香港《基本法》只作出过四次释法。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阅读本文英文版。

纽约时报

牛津学者: 中国”完美独裁”|BBC中文网

22.jpg英国牛津一位来自挪威的社会学家近日出书形容中国体制为“完美的独裁”,称其意识形态令人民自觉控制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为,在全球来说是独一无二。

2016-11-3 林祖伟

斯坦·林根在书中不点名感谢提供协助的中国朋友

斯坦·林根(Stein Ringen)认为西方学术界对中国的经济成就存在根本性误解,错误解读成一个专制政府的有效管治策略,而忽略了中国体制的黑暗面。

他认为习近平提出中国梦,又成为“核心”,显示中国再次逐步迈向如毛泽东般的一人治国,并有意进一步推崇国内的民族主义、大国主义。

这种意识形态对台湾、以至区内局势带来威胁。

完美的独裁?

牛津大学社会学与社会政策系荣誉教授斯坦·林根接受BBC中文网专访,介绍他的新书《完美的独裁:21世纪下的中国》。

他认为中国是一个完美的独裁政府,用专制(Autocracy)等字眼,去形容中国的体制是太过温和,所以创建了一个新字——管控专制(Controlocracy)。

“如果你是一个独裁者,应该去中国学习,因为没有国家比中国做得更好。”

在管控专制下,人民不需要被下令去做某些事情,而是由人民自发地自我控制、自我审查,不会去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情。

这令人产生错觉,以为中国“没有那么独裁”。

但事实上一旦有反对声音,或是认为对政权有所影响,他们都能有效实施管控和镇压的措施。

而中国亦有自己一套的管控,去监视近乎所有人民。

中国投放大量资源在实质的监控部门,例如约有二百万人专门监视互联网。

另一方面,在宣传(Propaganda)上亦做得十分成功,透过控制历史、控制舆论,由上而下令人民无时无刻都接受其灌输的意识形态。

他认为近年中国的意识形态,都倾向鼓吹民族主义、大国主义,在民间产生共鸣来增加自己的认受性。

“但意识形态是十分危险的。”斯坦·林根说:“意识形态可以强大到,连领导人都会成为这种意识形态的俘虏,受到意识形态牵制,推行激进政策。在这种意识形态下,有一个强势的领导人,对百姓来说,是十分具吸引力。”

习核心

而习近平近日确立了“习核心”的地位引发外界惴测之际,新华社日前发表习近平在六中全会就《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作出的说明,提到要继承1980年制定的《准则》。

习近平称,1980年的准则是总结文化大革命后的惨痛教训而制定,认为这些原则和规定,今天依然适用,包括“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专断”、“接受党与群众和监督,不准搞特权”等等。

而现在,习近平认为党内出现一些突出矛盾和问题当年尚未遇到,所以要有一套新准则,包括加强规范党内高级干部,中央领导层组成人员必须以身作则,做到永不叛党。

但分析认为,即使“坚持集体领导”也不削弱“习核心”的代表性。

斯坦·林根表示,这反映这显示中国由迈向一人治国,即使他推出对社会不利的政策,也无人能够阻止。

他把习近平与毛泽东相提并论,指习近平采取了不少毛泽东的管治方式、诉诸群众,并要求所有人要服从“核心”。

被问到有否文革的影子,斯坦·林根表示:“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仍然可以发生。”虽然中国在文革、八九都经历了大大小小的事情,但平民却对这些真实的历史,没有足够的认知。

威胁安全?

斯坦·林根认为,如果大陆执意鼓吹民族主义、大国主义的意识形态,台湾将会是首当其冲,大陆将不会再以务实态度对待台湾,以经济、人民交流促进两岸和平的方法或不复再。

而香港的情况更简单,“五十年不变”的承诺结束后,内地再没有任何协议要跟随,香港将会是中国的一个“普通”城市。

斯坦·林根忧虑,中国威胁区内安全形势,对于近期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家,频频对中国示好,他认为是这些国家屈服于中国所能提供的经济利益,对此表示失望,认为区内国家应该合力对抗中国的挑衅。

出书前,这位挪威社会学家曾经到访中国多个城市,四处演讲和担任客席教授。

亲身接触中国后,他认为西方学术界对中国的经济成就存在根本性误解,错误解读成一个专制政府的有效管治策略,而忽略中国体制其实“比黑暗更黑暗”。

他为了出书,曾与中国国内多人紧密联系,搜集所需资料、数据,但从没向他们披露过,自己会怎么去解读这些数据。

书中,他不点名多谢中国的合作伙伴,笑言或许有些中国朋友,会觉得他出书批判中国,是背叛了他们。

“我不知道他们如何解读我的书,但我预料我不会再到访中国。”他说。

bbc%e4%b8%ad%e6%96%87%e7%bd%91

独裁上升, 反抗下降?【墙外文摘】|德国之声中文网

9.jpg

舆论忧虑:中共专制者变得更加聪明,香港反抗者日益孤单,台湾迂回外交尚无支撑?

2016-10-2 摘编: 张平

香港《端传媒》发表学者徐贲文章《文革后四十年间的”独裁者学习曲线”》认为,相比公民自由权利和人权,人们对”文革”余毒和复辟可能的忧虑,都不过是表面现象。从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到习近平的”七不讲”和重建”共产主义理想”,这些思潮和措施,归根结底是为了维护一党专制的统治权力,而公民的自由则是实现这一目的的主要障碍。

徐贲引用 “独裁者的学习曲线”理论说,新的极权专制给人民许多表面与程序上的”自由”,但始终渗透并控制着那些权力赐予人民的自由。在经济上,新的独裁者更聪明,不再封闭守贫,切断与世界的联系。他们懂得从全球体系获得资源,却不会失去自己的统治权,其最重要的三个手段,便是金钱收编、利益分化和虚假宪政民主。徐贲说,在中国,独裁者学习曲线呈上升状态,抵抗者学习曲线却呈下降趋势。”可以说,是抵抗的软弱成就了专制独裁的强大”。

更黑暗、更复杂的香港故事

香港媒体学者陈婉莹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香港,孤独地反抗》指出,内地发生的镇压活动是让香港民众感到担忧的根源之一,特别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律师、记者、活动人士和其他异见人士被捕,并在官方的电视节目上示众,供认自己的”罪行”。而且,北京无处不在的触手似乎已经伸到了香港:因为一些被北京认为有冒犯之意的出版物,香港多名书商遭到绑架,并被带至内地接受审讯。北京对香港的新闻媒体等机构的控制也日渐增强。

陈婉莹说,在不少香港民众看来,两年前的雨伞运动的结果就是最后那根稻草。在79天时间里,成千上万人在街头露宿,要求得到更广泛的代表和真普选。他们未能获得北京的让步。

但随着世界各地的强大力量都争相取悦北京,立法会里的反抗者及支持他们的民众显得越来越孤独。”我的学生将不得不准备好讲述已变得更黑暗、更复杂的香港故事”。

中国精英忽略民间抗争

台湾《上报》发表媒体人李宁文章《中国”改良派”的思维还停留在清末之前》,指出当下中国变革的前提是基于多年来越发浑浊的现实,提出要从根子上摒弃现行政权合法性与正当性,这一点是与改良渐进素质提升,来团结大多数人有着本质区别。换个维度(角度),对改良派的批评是源于改良派寄望于团结体制内人士,背后是改良派严重的精英意识,忽视民间抗争合法与正当,甚至常见的词是”暴民或红卫兵”,这当然是自觉或不自觉给体制以合法正当理由借此维系虚假,让极权得以像前面数年那样全方位控制,届时成本一定是更大更高。

李宁说,改良派的精英思维既狭隘又可笑,他们把不同于他们的社会抗争方法或者说正常的论据论理分歧,都能说谁逼谁革命,谁让社会变乱,谁跟着极权一起合谋等不知云云。”改良的思维逻辑还停留在清末之前,他们连革命真正所追求或所要的一点都不懂”。

迂回外交与尖端科技

台湾《风传媒》发表政论人陈昭南文章《中共要消灭中华民国,逼台湾新创共和国?》,认为台湾如果像蔡英文总统说的那样”摆脱对于中国的过度依赖”,”第一急的当然是长期垄断买办事业的红蓝权贵帮,再其次为中共涉台单位人马”。

陈昭南认为,从现实面推论,中共强要台湾接受”两岸同属一中”,则双方所欲争者就会转移到”一国两制”的制度面上。中共之所以处处打压台湾国际活动空间,其目的就是要将”台湾问题”矮化为内政问题,并据此排除美日等外国势力介入的合法与合理性。

陈昭南说,蔡英文政府的外交迂回策略,有个很重要的前提必须先行满足:科技经济高速发达作为前导。”令人扼腕的,小英政府至今似乎并未在尖端科技上提示给国人最新亮点”。

德国之声